“长高生意”真能满足家长心意吗

2021-12-30 阅读数 15039

今日女报/凤网见习记者  朱泓江

有人说:这不只是一个看脸的时代,也是看身高的年代。

医学越来越发达,变美变瘦都不再是难题,可一旦骨骼完全发育,要想改变身高,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们,不希望孩子在身高上矮人一等,个子稍微不够,就会想尽办法给孩子增高。

现在,常规的运动加食补已经无法满足追身高心切的家长了,为了让孩子长高,一些家长开始为孩子注射用于治疗矮小症的生长激素,睡前在孩子腹部打一针,一天一针或一周一针,一针几百元,一年下来花费上十万元并不少见。

与此同时,生长激素价格是否偏高和是否被滥用等问题,也一再引发争议。

“身高70%靠遗传,30%靠后天,生长激素让定制身高不是梦。”这样的宣传随处可见。但背后,却是家长们不知道的生意。

“长高针”能否让人长高?什么样的情况家长才能带着孩子进行注射?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带你一探究竟。

微信图片_20211228174523.jpg

(生长激素是否被滥用,一再引发争议。)

模式   需要自费,每月将近4000元

12月25日,记者实地走访位于长沙市开福区东风路某民营儿科诊所。

“医生,我家孩子10岁2个月,男孩,身高120cm左右,有什么办法可以治疗吗?”记者进行咨询。

诊所内医生表示:“你孩子情况很危险,再不干预,可能,就真的没机会了。”

跟着,医生拿出了一张《0~18岁(男性)身高、体重百分位数值表》,“如果数据准确,孩子就是矮小症。”医生表示。

随后,医生向记者简单推荐了生长激素+“赛高素”的组合疗法,生长激素价格每月约为2700元,依据情况增减,需要每天晚上都进行注射,而“赛高素”一个月的花费为1000多元。

当记者表现出想要获取处方进行注射的意向时,医生向记者推荐了几所位于长沙的公立医院:“你看哪里方便,你就去哪里,反正打的药都是一样的,只是我们这里价格会实惠一些。”她表示,想要给孩子注射要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她同时还告诉记者,当下生长激素是需要自费的,所以其实在三甲医院注射和在具有资质的民营诊所注射没有本质的区别。

当记者问到安全性时,医生表示:“早在1993年,长沙就已经有进行注射的案例了,目前已经很成熟。同时,疗程要根据孩子的情况调整,跟骨龄匹配。” 她甚至表示:现在激素不仅仅有长高作用,还对孩子的免疫系统都有一些好处。

随后,记者走访了位于长沙市芙蓉区辖区内,设立在社区周围的私人诊所。

诊所内的医生告诉记者:“生长激素我们没有,那东西有粉剂、水剂、长效水剂,一般人搞不清,至少我们这里没有。”他说,生长激素的副作用不详,不敢随便拿货注射。


揭秘   三种类型,成分基本一致

记者从长沙一位儿童生长发育领域资深从业者口中得知:当下的生长激素市场较为特殊,它无法进入医保,而消费者在公立医院开具处方,再去院外诊所买药的模式早就成了行规。

他告诉记者,当下市场中最常见的生长激素产品是由位于东北的一家药业的下属公司所生产,主要类型有3种:粉剂、水剂、长效水剂。

“这三种药剂,成分从根本上是一样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粉剂是其中最为实惠的选择,大概3~5万元一年,使用时需要自己将粉末状的激素溶解后注射,而水剂就省略了自行溶解的这一步,直接可以用来注射,但是价格高达5~10万 元一年;而最新的长效水剂在业内还没有被完全认可。他告诉记者:人体内的生长激素分泌是“脉冲式”的,约每2~3小时出现一个峰值,夜间入睡后分泌量增高,而长效水剂注射进入身体后,是在刺激身体持续不断地分泌生长激素,这显然不符合自然规律。

“就和有些人打完流感疫苗后,感觉不适一样,这里面存在一些副作用和连带反应,腹泻、内分泌失调,甚至出现身体排异都是有可能的。”他告诉记者,生长激素的初衷毕竟是用来治疗,而且这是一种人工合成的药物,进入身体后,谁也不敢保证完全安全,同时儿童的心理变化大,注射后心理的变化也很有可能导致生理上有所反应。

公立医院存在药占比等限制,而且生长激素需要每天都注射很麻烦,去大的医疗机构频繁就诊,医院也没有各种答疑解惑后续服务,而民营合作门诊布点多,方便大家拿药,所以目前一般多是在公立医院检测开方,之后去民营合作门诊拿药。

微信图片_20211228174558.jpg

(每个儿科诊所都会有这么一张身高对照表。)

药企   市场规模可以突破110亿 

现如今,水针剂的市场最庞大,2019年时,占比约为61%,粉针剂占比为38%,而长效针因为太贵,大部分家庭都消费不起,占比非常低,只有不到1%。

虽然一年十几万元往上的长效针大部分家庭都会放弃,不过出于安全、便捷考虑,大部分家长还是会从牙缝里省出钱给孩子注射水针剂,而不是便宜一半的粉针剂。

在父母深沉的爱的加持下,生长激素市场增长非常迅速。

2013年时,国内生长激素市场规模约为12亿元,到了2019年,市场规模已经达到58.89亿元。短短7年时间里,年复合增长率就高达30.42%。

根据西南证券的数据,2020年生长激素的市场规模为77亿元,预计2021年可以达到95亿元,到了2022年可以突破110亿元。

近年来,生产生长激素的企业赚足了钱。

在国内,这类企业并不多,且集中度非常高。占据国内市场份额的78.39%的一家药企,每年,生长激素贡献了这家企业差不多90%的净利润。

纵向来看,这家企业生长激素的营收增长也非常迅速,2015年时,实际收入为10.62亿元,但到了2020年,营收收入则为58.03亿元。一同增长的还有利润,2015年时的利润为4.46亿元,2020年时的利润则为27.6亿元。

根据这家公司的年报数据,他们的产品连续几年的毛利率都在97%左右。

这家药企在2021年8月5日发布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显示,后续将推进生长激素产品在大龄女性备孕方面的应用。随着“三孩时代”的来临,大龄妈妈数量不断增加,生育能力也成为了妈妈们备孕过程中的忧虑所在,医药公司早就看准了这一个市场。


医生   生长激素绝非单纯“长高药”

“绝对不行!”

这是湖南省人民医院儿童医学中心九科(儿童保健康复科)主任潘丽对想要运用激素促使孩子拥有理想身高的家长们的回复。

“生长激素是一种药物,是用来治病的,正常孩子想要长高有其他的方法,用药物绝对不可取,在正规的医院也无法拿到。”潘丽告诉记者。

潘丽还说:“‘矮小症’是一种症状,它背后的原因有很多。”

据悉,三甲医院对于诊断为激素缺乏的孩子的用药非常严格,一般不会超过一个月的用量,平均也就是2~3支生长激素,并且要求每个月都要重新开具处方用药,每三个月都要进行全面检查,确保患者用药准确。

潘丽告诉记者,不要把生长激素单挑出来论证,它其实参与的是人体的内分泌系统,有可能因为生长激素分泌情况的改善,使得人体机能出现一系列变化,反之,副作用也一样。

目前公立三甲医院所有的用药都要根据“指南”进行处方开具,非常严谨。“是药,就会有副作用。”她告诉记者,生长激素缺乏的孩子在用药过程中有可能会出现甲状腺异常、血糖异常、股骨头滑脱等方面的副作用,反应因人而异,坚决不能够超适应症用药。

中国儿童骨龄评分法创制人、儿童生长发育学专家叶义言表示:“生长激素的判定包含复杂多样的指标,不能单单就年龄与身高是否匹配来判断是不是应该接受激素治疗,而是应该依照骨龄匹配的标准来判断。重组人生长激素注射液是一种药,但绝对不是单纯的‘长高药’。”

根据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对523例身材矮小的病因分析报告,只有21.99%的孩子是生长激素缺乏,其他孩子根本没有必要使用生长激素。

央视也曾多次曝光滥用生长激素的问题,《每周质量报告》曾报道,不少儿童生长发育门诊医生将生长激素当增高药,给渴望长高的青少年使用,这种情况不在少数。

不仅如此,给不需要补充生长激素的孩子注射生长激素,也会面临严重风险。

根据2020年一份刊登在国际杂志《Cancer Research》的论文显示,牛津大学的科学家通过对40万英国人进行研究后发现,生长激素发挥作用的“胰岛素样生长因子1”水平升高,容易增加乳腺癌、前列腺癌以及结直肠癌的患病风险。

编辑:俏俏

审核:吴雯倩

  特别报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