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楚怡工匠”女学生:技能型学霸这样养成

2024-06-20 阅读数 19363    赞 3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周雅婷  江昌法

又是一年高考招生季,如何选择专业成为家长和考生们的热点话题,而近年来职教本科备受关注。经历了高考的洗礼,一部分学生也将步入高职院校就读。 

2023年5月,湖南省教育厅发布了“楚怡工匠计划”,在全省启动本科层次技术技能人才培养试点工作,被试点本科高校录取后,考生大学4年均在对应的高职院校培养。 

发的是本科文凭,学习却在高职院校,这样的人才培养方式到底受不受欢迎?一组数据给出了答案——2023年,“楚怡工匠计划”物理类最高投档线达475分,高出物理类本科线60分;2024年,进行试点的本科高校增加至17所,高职院校30所,计划招生总人数翻了将近一倍…… 

如今,首批被选入“楚怡工匠计划”的学生已经度过了一年的学习生活,其中不乏女学生的身影,她们对理论与技能并重的培养方式有怎样的感受?这些女学生又将如何规划自己的发展道路?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采访了第一批“楚怡工匠”学子,听她们讲述自己的故事。

故事>>

园艺“工匠” 实践课时占48%,她的课堂在广阔的田间地头

每周五晚上,李玲有一个习惯——查看“兴趣小组”群聊的消息。通常来说,老师会在群里发布周末去实践基地参观的行程,想去的学生可以自行报名。只要有时间,李玲都不会错过。

 郴州女孩李玲今年19岁,可“楚怡工匠计划”并不是她的第一选择。她喜欢养花、种植物,梦想是考上东部地区一所林业大学,但高考成绩没能让她被自己的“梦中情校”录取。后来,朋友们凑在一起帮她出主意,给她介绍了“楚怡工匠计划”。

 “既有理论知识,又有实践经验,这也许是我理想中的学习生活。”于是,她被湖南人文科技学院的园艺专业录取,来到娄底职业技术学院,开启了自己的大学生活。

 在湖南人文科技学院与娄底职业技术学院共同制定的培养方案中,学生们的实践课时占到了48%,这也就意味着,李玲的课堂大多不在教室,而在实验室和更广阔的田间地头。

mmexport1718763597412.jpg

 在葡萄种植园实践的学生们。

大一的很多课程,都会在学校的两个农业实训基地进行。“我们有蔬菜大棚、花卉、果园,就在那里学翻土、扦插、栽培、施肥。”而经过前期的基础理论和实操学习后,大二下学期至毕业,李玲将有18个月的实习时间。

 相比大多数对自己的发展道路尚未有成熟规划的学生,老师们对于本科层次技能人才的培养显然更加“有想法”。在大一上学期一门名为“园艺专业发展与职业生涯规划”的课上,老师就提出,有兴趣的学生可以跟着他,每周末去学校的实践基地、市区周边的农田、山庄“加课”。李玲是“兴趣群”的群主,一下课,半个系的学生都报了名。

 李玲告诉记者,跟实验室里的盆栽或小田相比,农庄、生产基地里的大田是能大面积生产的,能让学生从真实丰富的自然环境等中,获得最接近实际生产的知识、技术与经验。“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一家阳光葡萄种植园,听老师讲解葡萄的品种知识,还一人拿一串葡萄,学习嫁接、修剪。”

 不过,实践并不是他们唯一的学习方式。跟同在高职院校的学生不一样,李玲的理论课程也不能落下。“高等数学、农业微生物、基础生物化学等,感觉什么都要学。”   

 大一下学期,李玲隔壁班的班长组织了一次“楚怡班”的内部知识竞赛。“我和3名同学一起,用视频的形式介绍植物相关的知识。”在视频里,“牵机药”被李玲和同学们“拟人化”,它的特性、历史故事被做成了动漫和表情包,年轻人对园艺的热爱和创意碰撞出有趣的火花。

 “我觉得在这里学习的好处是,你有很多途径到未来工作的地方,学习真正能够帮助你提高实操技能。”经历了一年的学习,李玲的脚步走遍了整个校园,拿着风向仪和温度计在学校小河边测过土温,观察过显微镜下花粉粒的形态,剥过不少果肉细胞,她想坚持自己的“园艺梦”。

机器人“工匠”  学到一手好技能,不愧“工匠”之名

李佳敏是湖南工业大学机器人工程专业(楚怡)大一的学生,过完这个暑假,她就能开始正式学习工业机器人技术基础和机器人本体设计相关的课程。

 最开始,李佳敏的亲戚朋友得知她学习的地点在高职院校时,非常不理解。

 2023年高考,李佳敏的分数超过本科线50多分,类似“成绩又不是上不了本科”的言论总是萦绕在她耳边,但对于走职业教育这条路,李佳敏很坚定,也是深思熟虑后的选择——机器人产业是制造领域的关键环节,发展前景好;高中时父亲专门为她买了一套物理实验工具,她喜欢动手操作,掌握实实在在的技能。

 不过,在大一,李佳敏的学习还停留在学科基础课,专业课和实操更多地被放在了大学后半段。“机器人涉及机械设计、自动化控制、环境感知等多方面的知识,要学以致用,基础必须打好。”因此,在实训室上课的机会只有在学习工程图学的时候,而这门课也是李佳敏最头疼的。

 “从前高中学数学时,空间几何我就掌握得不是很好,所以画图会有点吃力。”为了攻克这一难关,李佳敏想了不少办法:“泡”图书馆翻书记案例、在视频网站上和同专业学生交流画图“秘诀”。

一次,李佳敏偶然发现,通过玩“我的世界”(一款沙盒类电子游戏),可以帮助自己提升画图水平。在游戏里的三维空间,她可以自由地创造和破坏不同种类的方块。在寓教于乐的同时,她从一开始什么也分不清楚,到现在“一画图脑子里就有谱”了。

2024年,湖南汽车工程职业学院升格为湖南汽车工程职业大学,也因此不再与本科高校联合培养学生,李佳敏和70余名同学成了“独苗”。“但这并不代表学校不重视我们,相反,两所学校的老师们都很热心肠,合作也很紧密,我们有一些对设备要求比较高的实验课,都是去工大上的。”

在李佳敏看来,选择“楚怡工匠计划”的学生们都是有“主意”的人。在大多数同龄人还未确定人生目标时,他们就已经想好了自己未来的出路。有的想考研,继续在机器人产业领域深耕,有的对拓展市场情有独钟。而李佳敏也已想好了自己的路——专注生产、管理的机器人“现场工程师”。“学到的好手艺,可不能浪费!”

困惑>>

被贴上“专科生”标签?

倪思婕,是湖南第一批吃职业教育改革螃蟹的人。2023年,她成为1320名在高职院校读本科的大学生的一员。

 493分,比本科线高出了78分。2023年6月,当看到这个成绩时,倪思婕一度十分纠结。她原本想报湖南工程学院的机械类专业,但看到“楚怡工匠计划”的出台,她心动了。

 “我最心仪的大学是湖南农业大学,但离投档线还差了26分。报这个计划,就可以实现低分上农大。”倪思婕果断地在电脑上,勾选了U19——湖南农业大学和湖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联合办学的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专业。

 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倪思婕就对职业教育充满期待。她的外婆家,就曾有因职业教育改变命运的人。

倪思婕的小姨是1997年毕业的大专生,当时她考取了长沙的一所警校。大专毕业后,她被分配到当地的公安局当刑警,实现了梦想。

收到录取通知书的第二天,2023年7月27日,喜欢逛小红书社交平台的倪思婕,打算去小红书上“捞同学”。

 在“小红书”的搜索栏里,倪思婕输入了“楚怡工匠”四个字,突然出现了“23年楚怡计划U19组”的帖子。

 倪思婕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能在小红书,找到自己未来的两个同班同学——李星源和帖子作者熊殷饶。

mmexport1718763566330.jpg

 在实训中心做实验的女学生。

第二天,倪思婕和在小红书上相识的两位同学,建了一个群。很快,就到了开学的日子。跟倪思婕一起入学的,还有69名超过本科分数线的同学。

 入学后的倪思婕发现,专科和本科实质上的差异也可能是难以逾越的。 倪思婕不甘心安于现状。于是,她加了湖南农大的机电学院群,关注着农大最新的讲座信息。她很羡慕本部的同学,可以享受着优质的学术资源。

 倪思婕的学校同时招生本科生和专科生,但本科学生和专科学生分开学习,从来没有一起上过课。她对比过两边的课程学习,专科生学的是她高中学的内容,难度明显要更低。

 因为是第一批,她们没有学长学姐,也没有可借鉴的学习模式。其中有些课程,熊殷饶都不喜欢。她最开始选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专业,就是不想学编程,但这学期的C语言程序设计,学的全是编程的内容。想逃离编程的熊殷饶,不得不跟它死磕到底。

 跟学校里的一些专科生不同,倪思婕一直保持着一种比较好的学习习惯——每天在放学之后都会背着书包把当天老师讲到的一些功课,还有练习册带回到图书馆里,认真地做作业。因为高分入校,倪思婕也成了学校专科同学眼里的学霸。

3.jpg

 除了上课,大部分时间,倪思婕她们会通过参加社团活动,接触到很多学校的专科生。她的同学胡蝶,更是在学校运动会开幕式擒敌拳活动中,认识了一个专科成绩进来的同学,并成为要好的朋友。

相比于学校里的专科生,在社团的发展中,倪思婕无形中拥有了一种年龄优势,“专科同学是读三年,我们是学四年,稳定性强,可以为社团多贡献一年青春。”胡蝶笑着说。

 因为在专科高校读书,倪思婕和胡蝶,都遇到很多误解。最直接的误解,就是外人给她们身上贴的专科生标签。

 胡蝶毕业于一个三线城市的重点高中,高考成绩不如预期,她选择“楚怡工匠计划”,走专业路线。

 不过,一封录取通知书却让她第一次感觉到世俗眼光的“不友好”——通知书里虽写着“湖南农业大学”,但跟着的一句“去湖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报到”,让她的家人满脸质疑“怎么还考了个专科学校?”

为此,胡蝶不得不一次次解释“楚怡工匠计划”,“入读一年后,家人朋友也都更了解了,他们都觉得挺好的,拿本科文凭还能学专业技能!”

学校声音

合作办学的探索之路

尽管本科与高职院校联合培养人才的探索之路才开始一年,但学生和家长对“楚怡工匠计划”抱有相当大的热情。

 “我们和湖南人文科技学院联合培养的园艺专业招了93名学生,招生规模在参与试点的众高校中也算是比较大的,而且投档线均高于本科分数线。”娄底职业技术学院农林工程学院副院长谢大识告诉记者,在人才培养方面,高职院校会根据本科院校提供的人才培养方案为蓝本,结合职业教育的特点进行优化、修改。

 “我们打破了传统学期制,设立小学期,强化企业现场训练,并开设《乡土文化》《耕读教育》《大国三农》等3门特色课程,加强三农情怀教育。”谢大识说,相比起本科教育,“楚怡工匠计划”更重视理论教学与生产实践相结合,将专业技术用在田间地头。

 湖南汽车工程职业大学机电工程学院教授夏致斌告诉记者,经过一学期的教学实践,学院已建立起针对“楚怡工匠计划”学生的长效管理机制。“比如说教学方面,学生们专业基础课的实验课程由湖南工业大学进行,而专业课程的实训,则在湖南汽车工程职业大学进行。”此外,也完善了“楚怡工匠计划”学生普遍关心的奖助学金政策、心理普查情况、团员党员发展、图书馆资源共享、普通话考试等方面的管理。

赋能企业,培养专业型人才

湖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的机械制造及自动化专业,已有60多年建设发展历史,是省级高职特色专业、中国特色高水平专业群(A档)重点建设专业。

 “我们同湖南农业大学联合办学,是为了培养具有较高文化水平、熟练专业技能、创新思维能力的高素质本科层次技术技能人才,推动装备制造业向着高效、智能化的方向发展。”机械工程学院副院长李楷模告诉记者,他们主要为工程机械、智能农机、自动化设备等装备制造企业培养“敢闯会创”的工程技术人才,为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升级服务。

 “我们本科专业的核心课程有数控编程与加工技术、机械制造工艺学、液压与气压传动等。”李楷模介绍,其中数控编程与加工技术是国家级精品资源共享课程,主要通过虚实一体的技能训练模式,提高学生的编程和操作能力。

尽管学校的客观条件有限,但湖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在设备上进行了大量的投入。其中,使用数控机床需要投入非常大的资源,一台五轴数控加工中心就要70万元,普通的数控车15万元,同时采购几十台这样的设备来供学生实训,是一笔很大的投入。

 “而且学生实训并不产生经济价值,相反还会产生耗材,又是一笔很大的开销。但学校毫无保留地支持,全力支持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本科专业的建设。”李楷模说,学校还打造了一个价值1800万元的自动化产线,并根据这一特色开发了一门课程新课程——机械制造自动化。

“有志于从事工程机械制造与研发、爱动脑筋、善创新的同学,可以选择报考我们学校。”李楷模告诉记者,“长沙是著名的机械之都,中联重科、三一重工等标杆企业都在数字化转型,朝自动化生产线的方向发展,急需具有一定的理论水平,同时又具备一定动手能力的复合型技术技能人才。而这,正是我们本科教育的培养方向。”

湘妹子评论

让高技能人才成就出彩人生

楚怡工业学校是20世纪初湖南著名的职业学校之一,由教育家陈润霖先生于1909年9月在长沙市北区(今开福区)稻谷仓创立。 

“楚怡”一名,源于“惟楚有才,怡然乐育”之意。当年楚怡工业学校以“爱国、求知、创业、兴工”为己任,培养了一大批职业人才,“楚怡”也成为全国极具盛名的职教品牌。而从2023年开始的“楚怡工匠计划”,是构建具有湖南特色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又一有力行动。

 湖南省教育厅党组书记、厅长夏智伦指出,楚怡工匠计划的施行,一方面,能充分发挥优质职业院校的带头作用,稳步扩大职业本科学校和专业规模,牵引职业教育办学层次梯度高移,提高技术技能人才培养规格;另一方面,能积极探索中职、高职、职业本科、专业学位研究生贯通培养,延长技能培养周期,并带动全省职业教育专业建设水平整体提升。

 2024年湖南省委、省政府发布《关于加快建设教育强省的决定》,更是指出湖南将着力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明确深入推进职业教育“楚怡”行动,实施办学条件达标工程。探索建立资源共享、学分互认机制,支持普通本科高校参与职业教育改革。

 千金在手不如一技傍身。全面推进中国式现代化,高技能人才大有可为,一定能在自己的赛道上成就出彩人生。我们希望在全社会大力弘扬技能宝贵、创造伟大的时代风尚,努力营造尊重技能、崇尚技能、学习技能的浓厚氛围。


编辑:罗雅洁

二审:唐天喜

三审:邓魏


  娇点关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