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滑档的湘妹子 如何精准指导上万考生填志愿

2024-06-20 阅读数 6105    赞 1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欧阳婷 

每年高考过后,填报志愿都是热门话题。近日,一条“网红机构3小时‘收割’2亿元”的消息冲上热搜,让高考志愿填报服务行业被广泛关注,高考志愿规划师这一职业再次备受争议。 

圈钱还是服务?当大众对高考志愿指导充满质疑时,一位湘妹子邓也的故事却在社交平台赢得了一片掌声——她曾因志愿填报错误,经历高考录取滑档;如今她用8年时间指导上万名高考生填报志愿,助力学子成功步入梦想大学。 

微信图片_20240620213704.jpg

高考的遗憾

2024年度高考落下帷幕,新一年志愿填报即将开始。邓也迎来了一年中最繁忙的时刻——她和同事奔走在河南郑州的各所高中学校,为家长和考生送去最新的志愿填报信息。

 邓也1991年出生于湖南湘西的偏远农村。从小,父亲就格外重视家中孩子的教育。邓也不负众望,从小成绩优秀。2008年,她参加高考,考出理科583分的好成绩。 

这一分数给全家人带来了喜悦,但也让邓也陷入了紧张中:“出身农村,并不知道怎么选择好学校,填错了该怎么办?” 

邓也的梦想是当医生,所以,这一年,她的高考志愿选项都与医学相关。她怀揣医学梦想,在高考志愿填报信息里勾选了“不接受调剂”。 

结果,邓也遭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滑铁卢”——她高考志愿滑档,最终在老师帮助下补录了志愿,成为中国地质大学一名英语专业学生。 

填志愿的经历让邓也在大学里充满遗憾。毕业后,她四处投递简历,寻找工作,可要么因为专业不对口,要么因为没工作经验,都遭到拒绝。就在她感到迷茫时,河南省郑州市一所民办高中向她递来了“橄榄枝”,她成为学校复读班的英语老师。 

2012年,陪伴复读班学生经历200余天的奋斗后,高考结束。没等邓也松口气,她便收到3名学生发来的求助信息——跟她有着类似经历的农村孩子,并不了解志愿填报规则,对大学生活既迷茫又期待。

 好在从事教育工作后,邓也时刻关注着行业动态和国家政策。

她连忙搜集了各种相关的资料,帮助学生完成了志愿填报。

收到录取通知书后,3名学生的家长向邓也表示了感谢:“邓老师帮了我们大忙。” 

“这算是我第一次接触到高考志愿规划。”邓也说,也是这一次经历,她开始关注高考志愿规划。 

“那时候,高考志愿规划师并不多,很多指导工作都是由学校老师来完成的。”邓也说,或许是自己有过遗憾,让她很想帮助更多学生正确填报志愿。为了不影响教学工作,她索性从学校辞职,加入教培行业。 

教师的转型

2017年,在同事推荐下,邓也成了一名高考志愿规划助理。这一年,还没有“高考志愿规划师”的岗位说法。 

“用‘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来形容高考志愿填报,一点都不为过。”邓也说,从学校转型教培行业后,她接触到各类成绩的学子,也更真实地感受到毕业生的迷茫。 

一次,一位来自天津的许同学和家人前往郑州市,找到邓也。她得知,许同学在高考中拿到了总分668的好成绩,在天津市所有考生中排名2492,在高中选择史地政课目的他希望可以就读法学和金融专业,未来可以继续深造。 

“他的成绩很优秀,能优先考虑专业。”邓也说,但许同学家人更希望孩子选择金融专业。在了解了孩子和家长的意愿以及规划后,她开始分析匹配,“要考虑学科的评估和学校的升学率,以及行业发展趋势和院校的综合实力”。 

最终,许同学被一所985大学的金融学成功录取。而当年,该学校的金融学在天津市的招生名额只有3人,最低录取分为666分。 

这样的惊险填报过程,邓也几乎每年都要经历,她也在一次次的挑战中找到了价值。

此后,由于找到她的学生和家长越来越多,她索性创办了两家教育服务机构,专门从事教育咨询服务工作,为来自全国各地的考生和家长提供高考报考指导服务。

微信图片_20240620102624.jpg

混杂的市场

从业8年,邓也还发现了很多行业存在的问题。高考志愿填报服务市场,近年来迎来飞速发展。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3年中国高考志愿填报及就业前景大数据分析报告》显示,2022年中国高考志愿填报市场付费规模为8.8亿元,2023年达9.5亿元。 

“在2021年,高考志愿规划服务逐渐走进大众视野。”邓也说,直到今年,高考的改革,加上全国高考报名人数再创新高,繁杂的高考信息和难度加大的填报规则让大家对高考志愿填报服务的需求变大,越来越多的人进入高考志愿规划服务这一行业,其中不乏一些大型机构。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搜索相关报道发现,目前高考志愿填报服务市场机构冗杂、标准不一,从业人员鱼龙混杂,虚假宣传、服务质量差等投诉频现。不仅如此,许多“高考志愿规划师”培训机构打着“市场广阔”“人才紧缺”“丰厚收益”的旗号招揽学员,宣称“0基础、0门槛,从0起步学习掌握高考报考”“21天成为高考规划师”,并可获得教育部官方颁发的证书。然而,在最新版《国家职业资格目录》中,并没有“高考志愿规划师”一说。 

邓也发现了这一问题,她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目前,行业内服务水平参差不齐,以至于不少家长在联系她时,同样还有着质疑,“怕我们收了费用后不提供服务,也怕我们提供的服务不到位”。 

邓也说,如今她更希望聚集各大中学的专业老师从事高考志愿规划服务,“我不想成为第二个张雪峰,也从未想过靠这一职业牟取暴利,我始终只有一个初衷:帮助更多考生步入梦想大学!”


编辑:徐珂

二审:唐天喜

三审:邓魏

  特别报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