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双学位姐姐带4岁孤独症弟弟上班:常被误会是我儿子

2021-04-02 阅读数 21654

出品: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文、图:首席记者 谭里和 记者 李曼倩 实习生 钟思哲 雷昊 钟思奕

微信图片_20210402103848.jpg

工作之余,田晓燕把所有的时间都给了弟弟小可。

微信图片_20210402103853.jpg

“孤独”的小可。

是让4岁的小可留在张家界妈妈的身边,还是继续跟着她去长沙?刚走出大学校门、才22岁的田晓燕跟妈妈罗玉莲一直在讨论。

母女俩把最后的决定权给了小可。在跟妈妈还是跟姐姐的选择中,小可牵起了姐姐田晓燕的手。

3月14日一早,在离家不远的候车点,车门即将关上,罗玉莲冲着女儿喊:“晓燕,如果影响工作,我就来长沙把弟弟接回家。”

晓燕挥手跟妈妈告别,而一旁的弟弟小可,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手机播放的动画片上,对车外妈妈的不舍浑然不知,也不在意和关心。

离长沙岳麓山大学城不远的一家颇具规模的艺术培训学校,田晓燕是这里最年轻的乐理老师。每年的3月,不是培训机构最忙碌的时候,当下,晓燕非常迫切地想给小可找一家能收留他的幼儿园。

(视频:22岁姐姐带着孤独症弟弟上班)

“孤独症谱系障碍”——田晓燕是在三年前接触到这个病症的,那时,她正在南昌大学艺术学院读大三。

2018年11月底,罗玉莲带着儿子小可去南昌看望女儿田晓燕。2016年10月出生,当时已经2岁1个月的小可的异常举动引起了田晓燕的注意。

“两岁的小孩正是咿呀学语的时候,但弟弟不知道发音,也看不出这个年龄的小孩对妈妈的那种依赖感。”田晓燕担心弟弟天生聋哑,便和妈妈带着弟弟来到江西省儿童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的结果显示,我弟弟的听力没有问题,但语言发育相对滞后。结合其他的表现,医生说,有孤独症的倾向”。

田晓燕带着弟弟工作生活,经常被误会是母子。

为了帮弟弟小可走出“孤独”,田晓燕带着妈妈在学校外面租了房子。在医院做了三个月的康复治疗后,效果并不明显。

“我查询了很多资料,发现这个病的治疗是非常需要耐心的,大多数患者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自己的世界。”田晓燕说,“但我一直相信,弟弟会好起来。”

2020年6月,同时获得音乐和行政管理双学位的田晓燕毕业,应聘到长沙岳麓山大学城这家艺术培训学校工作。

“去年11月,晓燕找到我,说了她弟弟的具体情况,为了更好地引导弟弟适应社会,想把弟弟从老家张家界带到长沙来。”田晓燕所在培训学校的孙姓校长对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说,“我跟学校股东汇报后,大家同意了晓燕的请求”。

微信图片_20210402103901.jpg

田晓燕在给学生上课。

“为了照顾我和弟弟,学校给了我们一个独立的房间,而且一日三餐都免费。”田晓燕说。

孙校长告诉记者,田晓燕虽然才入职,但工作认真,学生和老师都很喜欢她。“如今小可在我们学校也几个月了,我们都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大家有时间就陪他玩,希望他能渐渐融入我们的生活。”

为了弟弟,性格开朗的田晓燕也牺牲了个人生活:“不上班的时候,我的时间都给了弟弟,很多不了解的人,还以为弟弟是我的孩子,最开始我也有些尴尬,但慢慢地就无所谓了。我妈年纪会越来越大,对弟弟,我是永远不会放弃的!”

微信图片_20210402103904.jpg

发现小可对音乐有些敏感,田晓燕常会带他去学校琴房弹琴。

3月15日中午,再次见到田晓燕,她有些开心地告诉记者:“我工作附近的一家幼儿园同意让小可入园。”

但她的欢喜没有持续多久。1个小时后,正和记者聊天的晓燕接到了园长打来的电话:“你弟弟不守纪律,我们完全管不住,赶快领回去吧!”

挂了电话,田晓燕刚舒展的笑容收了回去。担心弟弟惹事,她急匆匆地赶到幼儿园接他。

来到人少的巷子,田晓燕突然蹲了下来,对弟弟说:“你不听老师的话,现在没有书读了怎么办?如果你还想读书,就把书包背上。”

小可从田晓燕手上接过书包,背在背上,又朝幼儿园的方向走去.......

“你看,我弟弟其实也没有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周围发生的事他还是有感知的,只是他要恢复正常生活,确实需要时间,我会给他足够的时间和耐心,引导他成为一个正常的孩子。”望着小小的弟弟背着书包的背影,年轻的田晓燕表情无助,但言语里又充满了希望。

微信图片_20210402104211.jpg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