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祭拜亡父后,株洲男子为自己选了一块墓

2023-04-13 阅读数 7561    赞 1

出品: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采写:首席记者 谭里和

3岁,父亲溺水身亡,母亲随后改嫁,他成为事实孤儿。

他靠着自己的努力一路打拼,娶妻生子、建新房,原本以为多舛的人生扒开乌云见到了阳光,但一场重病让37岁的他直面死亡。

今年清明节,他给亡父扫完墓后,当着孩子的面残忍地给自己也选了一块墓地。即便如此,但他更想活着:“我想陪着护着孩子们长大,不想他们跟我一样,从小没了父亲……”


为自己选墓地的人

 4月4日下午,株洲市区暴雨。

“哥,来接一下刘玉华吧,他坚决要回去。”株洲市二医院住院部呼吸科外走廊上,陈秀芳给堂哥陈岳文打电话。

半小时后,陈岳文开车匆匆赶到医院。

从株洲市二医院到刘玉华的老家茶陵县秩堂镇东首村沙田里,190公里,全程高速。要在以往,刘玉华开车只需要两个小时就到家了,但现在,他病了,走一两百米路就会感到胸闷,得坐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气。

在转院到株洲之前,刘玉华在茶陵一家医院的ICU病房待了半个月,血透析了四五次,但病情一直没有得到好转,肺部感染严重,还伴着40℃的高烧退不下,肌酐值达到1500μmol/L,是正常人的15倍多。医生说,刘玉华的肾功能已经严重减退,肾脏的排毒能力基本上没有了,尿毒症已经到了晚期。

微信图片_20230413102805.jpg

陈秀芳在照顾丈夫刘玉华吃药,对于爸爸的病情,孩子们都很担心。

“他才37岁,我们不可能就这样放弃。”刘玉华的妻子陈秀芳声音沙哑,但救丈夫的决心是坚定的。

3月24日上午,陈秀芳回到娘家。听女儿说要带刘玉华去株洲看病,还没等她开口,66岁的母亲刘金娥便拿着手机躲进了房间。

“好,2000元,谢谢;3000元,好,谢谢;1000元,可以可以,谢谢、谢谢……”每次听到房间里传来母亲打电话借钱的声音,陈秀芳的心都感到被针扎了一般。

午饭后,刘金娥终于筹集到了15000元钱。当老人把钱全部交到女儿陈秀芳手上时,母女俩最终都没有绷住,抱头痛哭了起来。这点钱,对于接下来还需数十万元换肾续命的费用,无异于杯水车薪。

当天下午,刘玉华便被堂哥陈岳文开车送到了株洲市二医院。7天血透了三次,刘玉华的病情暂时得到了控制。

“4月5日是清明节,我有一个心愿,带孩子们去给我爸扫墓。”4月3日晚上,刘玉华对妻子陈秀芳说。

“医生说你现在还不能出院。”陈秀芳不同意。

“趁我现在还能走,到了明年,也许走不动了,就没有办法了。”刘玉华的这句话,引得陈秀芳趴在病床上啜泣了起来。

株洲回茶陵的途中,雨一直下着。等从学校接到16岁的女儿小冉和11岁的儿子小祺,回到家时天已经全黑了。

给逝者扫墓,是一件庄重的事。对于身染重病的刘玉华来说,尤其有些特别。

“这是香烛、纸钱、黄酒、鞭炮……”4月5日一早,刘玉华把准备好祭拜的东西装进小竹篮,一一向儿子女儿介绍。

皇雩仙岭,满目苍翠,刘玉华的父亲刘五乃葬在这里。离家不到一公里的路,刘玉华带着妻子孩子打着伞,歇歇走走,花了半个多小时。

点香烛、烧纸钱、洒黄酒、放鞭炮……祭拜结束,刘玉华指着父亲墓地旁边的空地对两个孩子说:“爸爸也快了,以后就把我葬在爷爷旁边吧。”

听到爸爸的这句话,两个孩子吓住了,大声哭了起来!


苦难伴随整个童年

 刘五乃是1989年冬在家门口的东坑水库打鱼时不慎落入冰冷的水中溺亡的,那时刘玉华才3岁。父亲去世时惨痛的一幕,他完全没有了印象。

记忆深刻的是,失去父亲后苦难的生活。

父亲去世三年后,母亲不堪生活的重压,改嫁江西,刘玉华随伯伯刘毛仔一起生活。贫穷贯穿了刘玉华的整个童年。

12岁那年,刚上完小学的刘玉华便辍学在家。

“那时伯父在外面打零工,到了种稻谷的时候,犁田的事就落在我的肩膀上。”刘玉华说,“我人才和犁一样高,嘴里赶着牛,手里抓着犁,在水田里走得深一脚浅一脚,无数次摔倒了再爬起。”

再大一点,刘玉华便跟着大人去深山里烧木炭。

“烧的时候希望能多烧一点,要挑回家的时候,才知道苦。”刘玉华回忆,“木炭挑在肩膀上,实在走不动了,想把它扔掉一些又舍不得,走走停停,十多公里的山路,要走上整整一天。”

但这还不是最难的。

14岁那年,刘玉华跟着伯父去株洲醴陵帮别人淘金。到山上后,刘玉华便跟伯父分开了。

白天,刘玉华跟着雇主去找“金脉”,晚上住在一间茅草房里。在雇主的吩咐下,刘玉华从这个洞里出来又钻到另外一个洞里。

最害怕的还是晚上,雇主回家了,他一个人留在茅草房里。碰到连续下雨的天气,没有人上山,带的米和干菜都有限,刘玉华每天只能吃一餐饭,实在饿了也只能采摘野果充饥。

半年过后,“淘金”没有淘到,雇主送他下山时给了他200元钱了事。刘玉华舍不得花钱坐车,徒步3个多小时到醴陵火车站,搭火车回茶陵。


黎明前的黑暗降临

 2003年春,作为“事实孤儿”的刘玉华获得了当地政府送来的200元慰问金。

刘玉华央求伯父刘毛仔:“伯伯,这200元钱我就不给你了,我想出去打工,就当我的路费。”刘毛仔同意了。

17岁的刘玉华来到了浙江温州,一家家庭作坊收留了他。作坊主收他为车床学徒,包吃包住,每个月还给他200元钱生活费。这份工作让刘玉华感到欣喜和意外。

更加欣喜的是,两年后,19岁的他邂逅了来自同一个乡的17岁女孩陈秀芳。两个性格内向的年轻人,见面时含蓄得近乎木讷,但在QQ上却能袒露心扉。

“我没爸没妈,跟着伯父长大,家里只有土砖房两间,条件很差。如果你能接受,我们就真心交往,一起努力去创造幸福的生活,如果介意,我就不耽误你。”35岁的陈秀芳至今还记得刘玉华跟她表白的话。

刘玉华虽然一无所有,但真诚且上进。深深地打动了陈秀芳,两人试着接触。

谁知,两人恋爱的消息传到陈秀芳的家里,父母坚决反对。

“我一个好端端的女儿,嫁给一个家里没父母,甚至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的男孩子,叫我们怎么同意呢?”时隔20年,刘金娥说起女儿陈秀芳当初选择刘玉华,依然心疼不已。

不过,女大不由娘。父母虽然反对,但陈秀芳依然选择了跟刘玉华在一起。

2007年1月,陈秀芳怀孕。

“很惊喜,因为要做爸爸了,也很忐忑,因为对于两人的婚事,陈秀芳家里还没有松口。”陈玉华说。

为了给即将出生的孩子创造好一点的生活条件,公司只要有加班的机会,刘玉华都会想办法去争取。2007年8月,高度疲惫状态下的刘玉华在上班的时候左手被机器深度划伤,三根手指头断裂,被送往医院抢救。

“医生,我的孩子还有两个月就出生了,我还没有给我爱人和孩子创造一个好的生活条件,请你一定要保住我的手,不要让我残疾啊……”手术打麻药之前,刘玉华央求医生的话,让现场所有人动容。

刘玉华很幸运,经过医院两次手术,左手被保住。两个月后,女儿小冉出生,陈秀芳的父母也同意了这门亲事。

2012年3月,儿子小祺的到来给这个小家增加了更多的希望。

“我们又花了5年时间,建成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刘玉华说,原本以为,接下来的时间只是还债和培养孩子,但2021年9月,公司一次常规体检,他被查出肾衰竭5期(即尿毒症)。

为了不让在老家带孩子的妻子担心,刘玉华一边工作一边治病,直到2023年1月晕倒在出租房,才被朋友送回茶陵老家。

“很突然,我感觉天都塌了!”陈秀芳哭着说,“建房子的钱至今还没还上,玉华是家里的顶梁柱,我和孩子都需要他,他却倒下了。”

微信图片_20230413102832.jpg

面对两个年幼的孩子,刘玉华有太多的不舍与牵挂。

“我想活着,陪着、护着孩子们长大。不希望孩子们跟我一样,从小就没有了父亲。”刘玉华说。


编后:

这是一个令人忧伤的故事,年幼失去父母,童年受尽磨难,但他始终没有向命运低头,拼尽全力奔赴山海。当他以为终于能够苦尽甘来,春暖花开之时,厄运再一次降临。如果你愿意为这个家庭伸出援助之手,请联系陈秀芳18188935535。愿每个努力生活的人,都能被世界温柔以待。



来源:今日女报/凤网

编辑:美伢

二审:唐天喜

三审:邓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