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尸寻人多方接力,女儿用17年盼得母归

2019-11-06 阅读数 33132

出品: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章清清 通讯员 张友亮

17年来,38岁的覃月林一直被一个谜题纠缠——失踪17年的母亲陈平儒是否还在人世?

10月30日,谜底终于解开。在外流浪17年的陈平儒在陕西咸阳淳化县被救助站救助后,她只言片语的信息被一个个热心人“解码”并传递,众人联手,终于把她送上了归家的路。

当年,陈平儒为何会突然失踪?流浪多年,她又去了哪里?11月2日,陈平儒的女儿覃月林向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诉说了这个长达17年的寻亲故事。

微信图片_20191106164252.png

母亲离家,一别17年

“妈妈老了很多……”话一开口,常德市石门县太平镇易家湾村38岁的农家女子覃月林就哽咽了,“还有一只手不知道怎么受伤了,就只能这样抬着”。

说起几天前与失踪17年的母亲陈平儒重逢的情形,覃月林泣不成声。

怎么能不伤心呢?陈平儒失踪时44岁,覃月林才21岁;母亲走了17年,她也想了17年。再见面,母亲苍老憔悴,而她也人到中年。

2012年5月21日,覃月林清楚的记得这个日子——这一天,陈平儒离家后一去不归。当时,覃月林正在离家90多公里的县城打工。由于太平镇易家湾村地处山区,交通闭塞,没有手机的她,得知母亲失踪的消息已是在半个月后,还是父亲托村里的邻居到县城里告诉她的。

接到消息后,覃月林立刻赶回了家。家里还有一个患有重度眼疾的父亲和年迈的爷爷奶奶,母亲失踪,她就是父亲的主心骨。不过,关于这起失踪,覃月林一开始并不意外,因为她知道母亲实际上也是个“病人”。

“她失踪是有预兆的。”覃月林说,十多年前,家里很穷,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沉重的生活压力下,母亲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后来,在村里人的资助下,母亲被送去精神病院治疗过,但还是因负担不起医疗费用,只得回家养病,“病情反反复复,她情绪不好的时候,摔东西、打人 、乱跑都是常事”。

为了减轻家中负担,覃月林出门打工,眼睛不好的父亲负责看护母亲。而在此期间,陈平儒已发生过好几次离家不归的事,只是没想到,最后一次出走,竟一别17年。

认尸寻母,绝不放弃

疯疯癫癫的母亲离家出走这么久,她会遭遇什么?覃月林不敢去想。一开始,她和村里人几乎找遍了村庄周边的角角落落,没有任何消息。时间一长,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她身上没有钱,我想她肯定走不远,但好几个月没下落,就担心是不是已经出事了。”覃月林说,附近的“天坑”和峡峪河、仙阳河他们都请人去打捞过。“都找遍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像是人间蒸发一般。”

自从母亲失踪后,覃月林就再没出去打工。她留在家里,几年后,还找了一个愿意上门的丈夫结婚。“我要替母亲守住这个家,等她回来。”覃月林的语气里,仍能听出她当年的坚定。

一年又一年,陈平儒杳无音讯。经济能力有限,他们也没有办法去更远的地方寻找。覃月林的妹妹忍受不了在困苦生活里寻找、思念母亲的煎熬,也离家出走多年。但覃月林始终没有放弃对母亲的寻找,她抱着一丝希望,要等母亲活着回来。

“从镇上到县里的殡仪馆,一有身份不明的老人就通知我们去辨认,死尸都不知道看过多少个了。但只要不是,我就松口气,就想也许我妈还活着。”覃月林说,当年母亲确诊患病时她才10岁,也因此被迫辍学。幼年时,她经常目睹母亲精神失控时乱摔东西、乱打人的场景,但内心深处却忘不掉母亲生病前的温柔。

“以前村里有人办酒席给我们送点好吃的,她都要留给我和妹妹,自己一口都不舍得吃。她清醒的时候,就抱着我哭,问我是不是被她打疼了。”覃月林哽咽地说。

2010年,覃月林的奶奶去世了。那时,陈平儒已经失踪8年多了。但覃月林说,奶奶临终时拉着她的手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妈还活着,你要找到她。”

这些年,覃月林无数次在梦里梦见过母亲。就在10月30日找回母亲前,她还做了一个梦,“我梦见她回家了,你说奇怪不”。

微信图片_20191106164255.png

接母回家,期待未来

覃月林的希望在今年10月22日被点燃——这一天,石门县民政局救助管理站站长陈启日突然收到陕西咸阳淳化县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发来的一段寻亲确认视频,称他们7月24日在大街上收留了一位流浪老太太。老太太隐隐约约记得自己是常德石门县九渡河乡(后合并至太平镇)人,但说不清详细内容。

陈启日马上与太平镇民政所联系,所长唐楚国在工作微信群中转发相关信息后,曾家垭村妇联主任袁玉兰发现,这名流浪老人很有可能就是覃月林的母亲。

“视频转给我看后,我就认出来了,就是我妈妈!”覃月林说。

微信图片_20191106164258.png

覃月林迅速与多年来一直协助寻找母亲的老乡、原省人大代表陈建教联系,经淳化县、咸阳市、常德市、石门县两省四县市沟通,辗转陕西、湖北、湖南三省1100余公里,最终于10月30日,陈平儒由常德市救助管理站副站长陈林专程护送,回到了石门县。

见到母亲的那刻,覃月林喜极而泣,她拉着妈妈的手,泣不成声。

微信图片_20191106164301.png

流浪17年终于回家的陈平儒面对亲人却多少显得有些木纳和陌生。“她一开始不认识我们了,带她回家几天后,就喊出了我的名字,我妹妹的名字,我爸的名字,一个都没忘。”覃月林说,今年61岁的母亲虽然比以前苍老了许多,但精神状态还好,和她聊天的时候也会说说这些年去了哪。

“她说她看到了沙漠、坐了火车,我们猜测她也许到了内蒙古等地。但她说不太明白,我们也不想去追问她了,能回来就好。”覃月林说,尽管目前家里经济状况不太好,她也有严重的风湿病,全家仅靠老公在工地上打零工维持,但只要一家团圆,她对未来就充满希望:“现在的扶贫政策好,村里也一直对我们家进行帮扶,我相信我们有能力让妈妈过好晚年生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