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女子指长沙楚雅医院请“医托”揽客 医院回应:“医托”不存在

2019-04-18 阅读数 505561

谭里和工作室 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长沙楚雅医院 医托

出品: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文、图:记者 陈炜 首席记者 谭里和

在大医院排队就诊时,遇到有人搭讪,你会理吗?如果对方“好心”告知另一家医院不用排队也还专业,你会去吗?如果你不信,这时恰巧有另外一个人无意间搭腔说自己也曾去过,你会心动吗?

近日,长沙女子陈怡和刘敏就在同一天里遭遇了这样一幕。但是,满心欢喜的她们前往“好心人”介绍的同一家医院后却有了不怎么好的体验。陈怡花1278.9元查出的病症,在其他医院仅花158元就治好了;在该医院做同一项手术,刘敏花费3183元,别人却只要给付千余元。

而且,她们当天看病时,不少人都是被陌生女子介绍来的。陈怡、刘敏怀疑她们就诊的长沙楚雅医院“请‘医托’揽客,忽悠病人去就诊,然后收取高额医疗费用”。因此,他们找到了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希望讨个说法。

事情真相到底如何呢?记者随即展开了调查……

候诊时,她被陌生人推荐去别家医院看病

“真是太坑人了!”4月14日上午,聊及前不久的一次就医经历,23岁长沙女孩陈怡就气不打一处来。

陈怡向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回忆称,3月24日下午,她到长沙市妇幼保健院就诊,由于挂号较晚,就诊时间比较靠后。结果,刚一坐下,此前与她一同上楼的陌生女子就主动过来攀谈。

“她自称来做孕检,得知我挂妇科号后,就很惊讶地告诉我‘怎么才来挂号,今天肯定排不上号看病了,因为前两天挂号的病人还没看完,病人通常要来回跑好几趟’。”陈怡告诉记者,随后,该女子补充说“市妇幼主要做孕检和产妇保健,如果要看妇科病,最好去长沙楚雅医院”。

起初,面对热情推荐,陈怡并未被说服,“现在住的地方离市妇幼很近,不想麻烦”。谁料,另一名站在不远处的女人也凑了过来。“她说在妇科方面,长沙楚雅医院的医术很不错,如果现在打车过去应该能马上就诊,而且是一次性检查完。”为图省事,陈怡随即打车前往。

结果,来到长沙楚雅医院后,陈怡懵了。

“一楼和二楼都没有病人。”陈怡说,直到看见三楼有七八个年轻女孩在就诊,才感到心安,“也许这家医院在妇科方面确实厉害”。

内科检查、B超、尿检、HPV四项检测……待做完一系列检查后,陈怡被医生告知“患有较为严重的妇科炎症,且盆腔积液过多,达到40ml,正常情况应小于10ml。”

按照陈怡的说法,她最初对这个医院完全信任,直到一个意外让她有所怀疑。

“当时,有个女孩问我怎么来的这家医院,然后发现我们都是被陌生女子推荐过来的。”是凑巧还是另有蹊跷?随后,陈怡询问了几个前来就诊的女孩,答案出奇一致,“都是被推荐过来的”。

原本,即便被他人推荐来就诊也没关系,但高昂的医疗费用,让陈怡觉得自己可能被“坑”了。

采访中,陈怡向记者出示了七张盖有“长沙楚雅医院收款专用章”的医药费收据单。据统计,仅当天下午,陈怡共支付医疗费1278.9元,其中,B超费120元、内化验费700元、检查费60元、材料费10元、治疗费370元、西药费8元、挂号费10元、其他0.90元。“奇怪的是,药费只有8元。”

陈怡说,事发当天,医生叮嘱她还要进行为期一周的治疗,“费用只高不低”。而且,陈怡在现场也发现,几乎每个看病的女孩都交纳了上千元的费用。

陈怡将经历告诉给家人,并将检查结果拍照发给亲戚,以联系湖南省妇幼保健院的专家分析病情。“医生看了结果后说,只是普通的炎症。”

最终,陈怡从湖南省妇幼保健院花费158元买来外敷药物,数天后病愈。

谭里和工作室 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长沙楚雅医院 医托

同一个医院同一手术,她多付费约2000元

同样怀疑被“坑”的,还有25岁长沙市民刘敏。

3月29日上午,刘敏告诉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3月24日是星期日,她在湖南省中医附一医院排队挂妇科急诊时,一名中年妇女主动跟她搭话。“她说周日只有一名医生看病,现在挂号肯定轮不上。”随后,对方推荐她去长沙楚雅医院就诊。谈话间,一名手提药物的妇女也表示:“我的妇科病就是在那里(指长沙楚雅医院)治好的。”

看病心切的刘敏心急火燎地赶了过去。结果一到医院却没有发现几个就诊的患者,“当时以为是下雨的缘故,所以病人少。”待做完检查后,刘敏被医生告知患上厌氧菌感染以及盆腔积液严重,建议局部用药并做盆腔介入术。为不耽误病情,她很快交了3183元手续费用,立即进行手术。

可就在刘敏术后打点滴时,奇怪的一幕出现了。

“当时,病房里刚进来一个病人,我跟她闲聊时才发现她来此看病的经历跟我一模一样,也是被陌生女人推荐过来的。”更让刘敏震惊的是,同样是做盆腔介入术,另一病人支付的费用却少很多,只有千余元。对此,医生当时给出的回复是:“每个人的症状不一样,即便是同一个手术,治疗的难度也不同,所以费用也不一样。”

第二天,刘敏选择去其它医院就诊。“结果,医生说我这个病不是大问题,婚后较为常见。”最终,刘敏只花费千余元就康复了。

“之后,我曾去长沙楚雅医院拿结果,当时连三楼也见不到一个病人,我怀疑自己此前遇见的陌生妇女,是医院找的‘医托’,专门揽客介绍生意的。”刘敏如是说。

当事医院称:不存在“医托”

3月29日下午3时50分许,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来到长沙市芙蓉区五里牌街道车站北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又称“长沙楚雅医院”)。

此时,宽敞的一楼候诊大厅里只有一名中年患者坐于角落向医生咨询病情。

随后,记者上二楼和三楼发现,大部分科室门开着,却未见有医生坐诊,仅有一名患者坐在二楼的楼梯间,而在少数科室内,因为没有患者就诊,一些身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在玩手机。

对于刘敏称推荐她来的陌生妇女系“医托”的说法,长沙市芙蓉区五里牌街道车站北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副主任、长沙楚雅医院副院长肖湘玉表示,我们主要是针对街道、社区周边的居民提供医疗服务,按理说,通过“医托”介绍患者前来就诊的情况,在我们这里是不存在的。“陈怡和刘敏可能是其他人介绍过来的,但介绍者应该不是‘医托’。至于她们反映医院乱收费的问题,现在社会上有很多维权渠道,她们可以去反映,我们也是可以理解的,当然,医院也会对此进行调查。”

(文中除肖湘玉外均系化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