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之痛!祖孙三人溺亡在村中池塘,老人64岁,两个男孩才12岁和2岁!

2019-04-11 阅读数 483806

 △点击视频:留守老人带孙子种菜,不料溺亡在池塘里

出品: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文、图:记者欧阳婷 视频剪辑:记者周纯梓

“村里育苗池塘里怎么有衣服浮在上面?你快来看看!” 3月25日中午,株洲市茶陵县马江镇月岭村支书费必强接到村民打来的电话,丢下碗筷就往池塘跑去。

费必强赶到时,两具尸体已经漂浮在水面上,村民们七手八脚打捞上岸一看:“这不是陈柏香和她的小外孙吗!”

接着,有人在池塘边的草丛里发现了一双男孩的鞋子,大伙儿心头一紧,赶紧再次下水。

赶到现场的村民谭五妹昏倒在地,抱着2岁的庆庆冰冷的身体嚎啕大哭。

经过4轮反复搜寻,12岁的鹏鹏不幸也被发现溺亡在池塘,谭五妹彻底崩溃:池塘边泥泞的地上并排躺着的,是她64岁的母亲和两个未成年的孩子。

留守儿童 祖孙三人溺亡在村中池塘 谭里和工作室 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事发的池塘。

赶集回来后,老人和孩子不见了

3月24日上午,谭五妹和母亲陈柏香带着鹏鹏和庆庆到镇上赶集,母亲喜欢吃玉米,谭五妹特地给她买了两袋玉米种子,随后,将他们送上了回村里的班车。她怎么都不会想到,这居然是她与母亲、孩子的最后一面。

25日早上8点,刚下夜班的谭五妹接到丈夫谭二来的电话:“老师说,鹏鹏没有去学校,你赶紧回家看看怎么回事。”谭五妹急忙往家里赶,发现家里不仅院门没关,房门也只稍稍掩着,电饭煲里的汤已经煮干,里面的肉骨头都烧焦了,但是家里并没有人。

“会不会是孩子生病了,妈妈带着他们去了医院?”绕着屋子找了一圈的谭五妹,匆匆拜托邻居继续在村子里找人,自己就往镇上的医院去了,没过多久,她就接到村民的电话,说人找到了,赶紧回村里来。

“我真是活不下去了啊!你们快回来啊!”回到村里的谭五妹没想到迎接自己的居然是这样的场景,她坐在池塘边上抱着孩子不肯松手,悲痛欲绝。不少村民默默抹着眼泪,不停感慨,“太惨了!我们村里没发生过一次走三个的!”

“24号下午突然下了大雨,这里又湿又滑,我估计是2岁的庆庆在池塘边玩耍不小心掉了下去,12岁的鹏鹏赶紧脱了鞋子去救弟弟,老人家听到也赶紧去救,结果三人没上得来……”费必强对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说,“出事的池塘有两米多深,被人承包做育苗池之后周围做了水泥固化,一下雨就特别滑。”

留守儿童 祖孙三人溺亡在村中池塘 谭里和工作室 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事后,谭五妹把儿子生前舍不得用的新作业本和玩具烧给他们。

记者在事发现场看到,池塘边的菜地已经有两垄松了土,锄头就丢在地上,菜园的门口还放着两包玉米种子和一瓶农药,而这里被一片农田包围,周围几乎没有什么人来往,距离最近的人家有将近100米。

村民们说,事发当天没有听到有人呼救。现场民警经过初步勘察后表示,基本排除他杀。

老人是深度贫困户,独自带两个外孙生活

记者根据谭五妹的回忆和村民们的描述大体还原出这位留守老人和孩子们日常生活的场景。

村民告诉记者,陈柏香家是村里建档立卡的深度贫困户,平时老人家省吃俭用独自一人带着两个小外孙生活。

“我妈负责了家里的一切大小事务。”谭五妹说,因为公公去世,婆婆不愿意帮忙带小孩,老公谭二来没有固定工作,在县城开摩的,于是,她就把两个孩子托付给住在村里的父母,自己出去上班。2017年底父亲谭乜仔去世,家里就只剩下母亲一个人承担两个孩子的衣食起居。

为了多挣点钱贴补家用和抚养孩子,谭五妹辞去了原本在镇上可以每天回家的一份工作,找到茶陵县三期工业园的一个夜班岗位,“平时一个月才回来一次”。

邻居杨金凤告诉记者,因为丈夫去世,右脚残疾、行动不便的陈柏香闲置了自家的稻田,靠着两块菜园生活,平时常常见着她带着小外孙一起去菜地,一边做事一边带孩子。

村民们介绍,即使陈柏香家如此困难,但是她对两个外孙“真的好”。

“有次吃饭的时候,我就看见她吃一小碗白米饭,剩下的大部分菜都给了她的外孙。她两个外孙也是好乖的,大孩子上学总是考第一,小的那个还会帮着做事”。说到这里,杨金凤轻叹了一口气。

记者在陈柏香家看到,虽然家里没有几件像样的家具,但是却收拾得很干净,东西摆放井井有条。谭五妹说,为了省钱,母亲把家里唯一的大件电器——冰箱的电都给停了,母亲也一直没有用过手机。

村民们说,平时面对村里人的帮忙,陈柏香“人穷志不穷”,情愿自己穿补丁摞补丁的衣服,也不接受别人给的二手衣服。

有空的时候,陈柏香还会从镇上买来材料织成渔网,等到赶集的时候卖出去,“一张网只能挣两三块钱”,“这件事发生后,大家都感到太惋惜。”

记者了解到,陈柏香还有一个儿子,十几年前离家出走,一年前曾经传回“因诈骗在浙江省金华市被判一年半”的消息,目前还在服刑中。

众人拾柴温暖这个清贫的小家

“这是我们村里这几年来第一次发生溺亡事件,而且这么惨烈。”费必强叹着气告诉记者,因为临近工业园,村里大部分家庭都是比较富裕的,留守老人和儿童并不多。他介绍,月岭村是一个合并村,有将近3800多个村民,因为临近茶陵县的几个工业园,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由2016年的116户变为如今的7户,而陈柏香家就是其中的一户。

考虑到谭五妹情绪崩溃,家里的条件也不好,月岭村委决定负责陈柏香祖孙三人两万元的打捞费用和安葬费用。围观的村民们也自发来到陈柏香的家里,帮忙打理丧事,安抚谭五妹,“守在她的身边防止她做傻事”。

留守儿童 祖孙三人溺亡在村中池塘 谭里和工作室 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爱心人士前来安慰谭五妹(左)。

“能帮一点是一点。”事情发生后,月岭村党总支部号召全村党员捐款给谭五妹,“帮助她渡过难关”。

“倡议书在3月26日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发出,晚上就已经收到了一万多的善款。”负责捐款事件的村党建专干王志秋说,不只是村里的党员,村民也纷纷捐款,“有的是微信转账,没有微信的专门跑到村委来捐现金”。

留守儿童 祖孙三人溺亡在村中池塘 谭里和工作室 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村里发的倡议书。

倡议书随着网络传播也扩散到了长沙市茶陵商会和广东省顺德市茶陵商会。长沙市茶陵商会副会长郭淑芬确认消息后,立即在微信群和朋友圈里发出消息,“这个事情太触动人了,叫人心痛,募捐信息发出去不到半天,已经收到两万六千多元捐款。”郭淑芳说道。

在众人的努力下,近十万的善款涌向这个清寒的小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