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长沙社区食堂:留住老年人的胃,抓住年轻人的心

2022-11-23 阅读数 14371    赞 1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江昌法 见习记者 周雅婷 实习生 陈婧雯

  近日,住建部、民政部联合发布《关于开展完整社区建设试点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中有关“社区食堂”的建设备受居民关注。11月23日,经湖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四次会议通过,《湖南省社区居家养老助餐服务若干规定》正式公布,并将于2023年1月1日起施行。“社区食堂”一时间成为大众热议的话题。

对于上述两份文件,不少媒体和网友纷纷圈出了“小区要建食堂”的重点,“是不是‘国营食堂’的时代要回来了?”诸如此类的猜测一时间众说纷纭。

社区食堂能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大家对社区食堂有着怎样的期待?未来社区食堂将怎样发展?而在长沙的部分社区,社区食堂的实践早已开展。它们的运营现状如何?遇到了哪些困境?未来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走进长沙特色社区食堂,一起探究社区食堂发展之路。

5-4.jpg

探访:长沙特色社区食堂:花样众多,均带公益性质

1.长沙县“公益食堂”——是食堂更是社交场所

上午10点多,距离长沙县星沙街道杉仙岭社区星辰社工公益食堂开餐还有半个多小时,老人们就已经陆续赶来,有的在下棋,有的在聊家中趣事,有的则在厨房里择辣椒、洗包菜。公益食堂,俨然已成为了他们活跃的社交场所。

唐阿姨是公益食堂的志愿者之一,还曾为老人们炒过三个月的菜,现在已经是食堂的“忠实粉丝”。每天清晨,她很早就出去买菜,即便已不再炒菜,但洗菜、切菜、煮饭,她从不缺席,也不觉得累。“一开始食堂没有场地,我还叫他们来我家做菜。”唐阿姨说。

杨秀莲是第一批来食堂吃饭的老年人,现在也成为了公益食堂的志愿者。“这里的饭菜我都喜欢吃,你要问我最爱吃啥?玉米排骨汤!”杨秀莲说,玉米排骨汤少盐少油,营养价值高,比自己做的好吃多了。

杨秀莲刚坐下,曹大爷就热情地过来打招呼,两人很快闲聊了起来,曹大爷也是食堂的常客,半年多的就餐体验,让他从心里认可了这家食堂。“食堂的服务态度很好,做出的菜非常符合我们的口味,食材都是尽可能挑最好的。”曹大爷笑容满面地说,“不少朋友知道我家附近开了一个食堂后都很羡慕,盼望着自家门口也能开起这样的老年食堂。”

11月17日中午11点20分左右,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饭菜被志愿者端进食堂,洋葱炒肉、香干炒肉、红烧冬瓜、粉丝肉泥汤……老人们围坐在一起,食堂内欢声笑语。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还跟随志愿者到独居老人陈泽宇家送餐。当志愿者把香喷喷的米饭打开时,陈泽宇笑得合不拢嘴。“到点就有饭吃,味道可口还免费,在我看来,这就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儿。”不一会儿,只见他迅速从桌子底下抽出一双筷子,夹起冬瓜就往嘴里送,吃得津津有味。

美味的午餐,志愿者贴心的服务,让老人们早已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我有时会把自己家里多余的食材或亲戚送的鸡蛋捐到食堂里来,大家一起吃。”一位阿姨笑着说,“一个人在家吃很无聊,大家一起吃才有味嘞。”

“我们的菜比较少盐、少辣、少油,会相对清淡一些,不会做容易卡到喉咙的菜。我们还会注重营养均衡,一般是三菜一汤,包括一大荤一小荤一小菜,有时候考虑老人需要优质蛋白,就会准备鱼和鸡蛋。”星辰社工公益食堂负责人宋林说。

“公益食堂面向社区老人,不限制户口,只要你居住在长沙县就可以。”宋林介绍,来食堂吃饭的老人,每人每餐只收取3元管理费。“1元用于活动开展,1元用于志愿者补贴,还有1元则用于维修。”

“除了供餐,我们每个月还会为老人准备生日会,在传统佳节组织给老人包粽子、包饺子活动,帮助老人用药就医,并开展防诈骗、居家安全等方面的宣传。”宋林说,公益食堂发挥着很多作用,“比如社区没有办法每天关注到每一个老人的情况,但食堂可以帮助社区很快掌握老人的情况。”

“有了食堂,老人们每天一起吃饭,不会感到孤单。也让老人有了一个交流的场所。”公益食堂还发挥着社交作用,老人们在公益食堂,可以交朋友,也学会了互相帮助,邻里关系和谐了很多。

有一次,一位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老人,因为身体不适,一晚上就把半瓶止痛药全部吃完了,其他老人知道后都为他担心。“他每天都会在食堂吃饭,别的老人就让他把药放在食堂,由大家监督他吃药。”


5-7.jpg


2.东郡社区老年食堂——机器人高效炒出健康菜品

荷花园街道东郡社区老年食堂是长沙市芙蓉区第一家引进厨房炒菜机器人的食堂,今年6月起炒菜机器人投入试运行。

“输入程序,就能控制好油、盐以及淀粉含量,再将备好的菜放进锅里,只要三分钟,一道美味的菜就出炉了。”湖南新孝源智慧养老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罗鸣介绍:“机器人设置了一个50人份餐的程序,程序里就包括了需要多少食材、主料、配料,一个普通的做饭师傅通过简单学习就可以操作机器。”

罗鸣告诉记者,炒菜机器人虽然目前还不能做到全自动一体化,但能够精准控制每道菜的油盐量,不像手工撒料全凭感觉,比较有利于食堂的主要顾客群体——老年人的身体健康。通过程序设定,机器人可以根据既定的菜谱炒菜,还能为老年人定制个性化饮食套餐。“比如患有高血压老年人的盐分摄取控制,患有糖尿病老年人的淀粉摄取控制等,让老年人吃得营养又健康。”

“我们提供两荤一素一汤,对60岁以上的老人和12岁以下的孩子一餐收费12元,80岁以上的低保老人免费,对12-59岁的群体收费15元每餐。”罗鸣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由于老年人的肠胃相对较弱,食堂对食品安全卫生十分看重,当天的菜当天采买,油和米都尽可能选好的品牌商。“我们还会将每个餐品‘留样’,可供相关部门检查。同时,居民也可以通过透明厨房随时看到厨房内的情况。”

每个人吃饭口味都不同,食堂也难免出现“众口难调”的情况,工作人员不断听取意见,结合老人们的身体状况调整菜品,比如为有高血压、高血脂的老人避开动物内脏,患有痛风的老年人前来就餐时则不做笋类等发物。“食堂还专门制作了一些带辣椒的萝卜干、酸豆角等腌菜,如果今天的菜偏清淡,老人也可以自己加些腌菜调味。”而不少老人向记者推荐的明星菜品“红烧鱼块”,食堂则会一周做两次,满足大家的口福。

快80岁的夏娭毑是食堂的常客,她经常带两个孙子来吃。“我最喜欢这里的蒜苗炒火腿肠、清蒸鱼,都清淡不辣,很合口味。”夏娭毑说,“在这里还能和同龄人一起有说有笑,日子过得很开心。”

采访中,记者还看到了一位年轻女士就餐。“下楼就能吃到小区食堂的饭菜,方便又放心。”这位白女士说。

话音刚落,白女士的丈夫也走进了食堂。在老年人居多的社区食堂里,他们俩年轻的面孔格外显眼。“我们都是自由职业者,”白女士说,“开火做饭费时费力,天天吃外卖又不健康,来食堂吃价格划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过了十二点,白女士的儿子小贾也来到了社区食堂。小贾和同桌的邻居奶奶边吃边聊,才9岁的他已经是小区食堂的“资深顾客”。小贾很诚恳地告诉记者:“刚开业的时候,做得没有现在好吃,后来慢慢变好吃了,我周六学完游泳也来这里吃。”

“在食堂经营初期,也曾遇到‘如何赢得社区老人信任’‘如何让老人吃得安心’等问题,但依托自家食堂的优质菜品、实惠价格,终于打消了老人们的顾虑。”罗鸣说,只要是社区居民都能来用餐,但优先老年人,通过在微信群提前一天发布菜单和报名的方式确定需要准备多少菜品。

罗鸣告诉记者,他们还对食堂进行了适老化改造,原来不防滑的瓷砖改成了地胶,厕所也装上了小扶手。除了供餐,他们还会为老人提供义诊、免费磨刀、免费理疗等服务。

“现在很多小区里面都配备了养老服务站,但因为食堂运营成本高,整体上不赚钱,所以很多机构不愿增设。我们也努力采取各种措施控制开销和减少浪费,才实现基本微利。”罗鸣介绍,后期将与无法开放厨房的邻近社区对接,开展定点定量送餐服务。“政府对养老服务产业已有相关补贴政策,期待在这次住建部和民政部联合发布《通知》后,能对我们的助餐服务有更多的鼓励和补贴措施。”


3.雨花斋——这里真有“免费的午餐”

11月16日10点51分,长沙市一家雨花斋餐厅里的午餐新鲜出锅,菜香四溢,许多老人自发排起了队。义工们有序安排老人入座,有些老人轻车熟路,一进门就直奔餐台,双手接过义工递来的餐碗,“冬瓜不要汤,酸菜多装一点咯,下饭,好吃!”

孙爹爹是来得最早的一位。10点26分,离餐厅开饭还有半个多小时,他就早早地来到餐厅门口等候。“这里的义工服务态度很好,我行走不便就主动扶我,心里暖暖的。”孙爹爹说。 

餐厅并不大,配有4张桌席,每桌可坐8人。碗里的菜吃完了,老人们还可以再添。记者注意到,在场用餐的老人基本上都会把碗清干净。

“不论是老人、小孩、年轻人,只要来了,就能用餐。”义工刘燕告诉记者,2015年开始,这家雨花斋餐厅就持续不断地提供着免费素食午餐服务,“我们每天中午11至12点营业,就连过年也会开门,365天全年无休。”

据了解,来这里用餐的多是老年人,每天中午大概会有一百多位老人前来用餐,有的是流浪汉,有的是孤寡老人,不少人都是吃过早饭后,坐一两个小时的公交来这里等着吃午饭。雨花斋每天提供四菜,有时来帮忙的厨师会带些菜来做汤,夏天还会提供白米粥和绿豆汤。

“老人家都爱吃芽白心,可以切细点,让更多老人吃得到。”78岁的义工韩阿姨正在耐心教另一位义工切菜,最开始,她也是雨花斋的食客。“那时听别人说这里有免费的午餐,吃久了觉得这里的氛围很好,有时间的话就会来帮帮忙。”韩阿姨说,“像我这样先来用餐后成为义工的还有不少。一位经常来用餐的奶奶还带着3岁的孙女来帮忙洗碗。”

“我们的食材都是当天买的,食盐用的是质量好的竹盐。”刘燕希望能让那些做饭难的老人可以在这个特殊的餐桌上用餐,“疫情期间,我们严格执行防疫规定,必须扫描场所码显示无异常方可进入餐厅。那些没有手机的就餐者,我们会让他们在门外的餐桌就餐。” (文中杨秀莲、陈泽宇、刘燕为化名)


5-6.jpg

声音
公益组织:整合资源,找到可持续的运营模式

“我们在社区有社工站点,在为老人服务过程中,发现很多老人特别是男性老人大都做饭很困难,导致吃得很差,有的一天只喝白粥,有的连发霉的食物都舍不得丢还在吃。我们就是想通过‘公益食堂’这个项目,去帮助这么一群人。”长沙县星辰社会工作发展中心负责人袁平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一开始,也有人质疑过他们的项目,认为照顾老人吃饭是子女应尽的义务,他们不一定能承担好照顾老人的责任。“我们用行动回应了他们的质疑,现在做得越来越好。但我们只在工作日做一餐,就是希望老人们另外两餐和周末能回家吃。”

在公益食堂项目运营过程中,袁平遇到了很多的困难。“目前,我们食堂场地很小,也无法为残疾人家庭提供服务。同时,食堂运营的成本越来越高,而资金大部分靠自筹,目前存在一些资金缺口。”袁平说,现在志愿者队伍建设这一块也存在困难,中青年志愿者力量不够,大部分都是老年志愿者。但最大的困难是没有找到可持续的运营模式,公益项目面临随时暂停的风险。“毕竟我们不是搞商业的,也不擅长经营,不知道如何能让它有更好的发展。”

今年10月底,民政部、住建部两部门发文开展完整社区建设试点工作,提出配建食堂等服务设施。对此,袁平认为,有了国家政策的支持,今后会将受益面扩大,投入更多的力量将公益食堂改造成社区食堂,并针对不同的人群制定不同的收费标准,会给老年人、残障人士以及困难家庭等特殊群体一个优惠价格。“社区食堂性价比高,居民很需要它,我们会努力整合资源,更好地发挥作用,带动更多志愿者加入进来。”


5-1公益组织负责人.jpg

专家:社区食堂是解决居家养老问题的抓手

“目前社区食堂服务的对象以老年人为主,这是解决城市居家养老问题的一个重要抓手。”湖南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黄勇军告诉记者,由于40年来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独居、空巢老人越来越多,老龄化问题已经成为国内社区治理中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而且,对于选择居家养老的老年人,如何开展为老助老服务、如何解决他们生活中常见的“吃饭难”问题,需要开展一些由政府主导,社区、社会资本等多方力量参与的公益性的模式。

“不论是居家养老还是社区养老,其实都有政策的支持。但这些支持都是引导和补贴性的,经营者必须有一套可以持续运营的思路和模式。”黄勇军分析,社区食堂的目标客户群相对而言比较明确,但不同于其他食堂或餐厅,它不是一个特别开放的商业体,“许多地方的社区食堂餐标并不高,有些还是公益性质,因此这对运营者提出了很大的挑战。”

黄勇军建议,实现社区食堂可持续发展,需要联动多方力量。首先是引入社会爱心人士、公益组织和市场准入机制,共同参与社区食堂的运营。其次,可以考虑设置儿童与青少年的营养套餐,和家庭之间形成联动。最后,从食品安全的角度来吸引年轻人。“年轻人爱点外卖,但也很注重食品健康与安全。社区食堂需要在安全方面下功夫,如果能承担外卖的一部分功能,比如配送和团购,也许能和社区里的年轻人形成更紧密的联系。”

黄勇军认为,除了常规的监管措施,还可以发动社区自己的力量。“社区、机构、志愿者、有影响力的退休老人,社区本来就存在着多元力量,可以让他们参与到社区食堂的运营和监管中。”运营社区食堂最核心之处,在于使其成为所有社区居民的贴心服务,赢得居民的信任感。“价格不高,品质却好,居民能够自己监督和参与,比其他地方更加透明,更令人安心。”

相关政策建议

2019年4月16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推进养老服务发展的意见》,强调“推动居家、社区和机构养老融合发展”,提出“探索‘物业服务+养老服务’模式,支持物业服务企业开展老年供餐、定期巡访等形式多样的养老服务”。

2021年1月的长沙市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上,政协委员孙中民建议,政府应加大对社区老年食堂的财政投入,建立专项资金,还可以出台相应的优惠政策,降低老年食堂的运营成本,并落实监管责任,对老年食堂的发展进行引导、规划和监督。

2022年7月,衡阳市政协召开重点提案督办座谈会,助推长者食堂建设。衡阳市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期间,市政协委员陈和林提交了《关于在衡阳市社区开办长者食堂的提案》。为了办好提案,加大养老服务供给,衡阳市民政局制定了《衡阳市养老服务“长者食堂”试行方案》,印发了《衡阳市养老助餐配餐服务管理规范》(试行)。

2022年11月23日,经湖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四次会议通过,《湖南省社区居家养老助餐服务若干规定》正式公布,并将于2023年1月1日起施行。
编后:

社区食堂让“一老一幼”暖胃更暖心

住建部、民政部推动相关试点,旨在“聚焦群众关切的‘一老一幼’设施建设,聚焦为民、便民、安民服务”,要求建设的社区配套设施当中,既有食堂,还有便利店、菜店、邮局和快件寄递服务设施等,这些设施与居民生活息息相关。

无论是社区食堂还是长者食堂,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地方配套政策,都没有强调食堂的“国营”属性,相反更多强调了“社会化运营”“企业运作”。

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胡小武在接受采访时指出,各类食堂的出现是餐饮业在经营主体和名字上更加多元化的一种体现,更是对城市保障服务的一个补充,是社会进步的体现。

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账号“侠客岛”在其短评中写道,开设社区食堂的初衷,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服务社区里的老人,当然也对公众开放。在不少地方,社区食堂早已铺开,价格便宜、菜品家常,对高龄老人还有优惠,是个很好的便民工程。至于谁来开食堂,这类政府工程都有严格的招投标程序,向各类市场主体开放,可以是国资或民资。

2019年,长沙市民政局下发《关于开展老年人助餐配餐服务试点工作的通知》,明确了开福区、雨花区作为试点地区开展为期两年的试点工作。目前,雨花区与开福区各设立老年食堂17个,年均服务人次达20万。长沙其他区县也根据自身的情况,探索建设老年食堂。

“在这里吃饭暖胃更暖心。”在我们的采访中,就餐老人的这句话,体现了民众对于社区食堂的要求。所以,不管是社区食堂还是所谓的“国营食堂”,只要是为民众着想,真正着眼普通百姓的生活,那名字如何,又有什么人会在意呢?


来源:今日女报

编辑:俏俏

二审:李立

三审:刘洋

  娇点关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