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门熟路”的二胎孕妈为何更“心”苦?她们的研究结果是……

2019-05-08 阅读数 217459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李诗韵 实习生 刘聪 供图:受访者

母亲节,丈夫和孩子送上一句甜甜的“节日快乐”,妈妈们在欣慰之余,是否也会想起当初怀孕、生产,再到哺育孩子的日日夜夜?

不论产前产后,“一不小心就中招”的抑郁症都是严重伤害妈妈们身心健康的陷阱。相关研究显示,围产期女性是抑郁症发病风险最高的群体之一,而产前抑郁上升率达到了每年9%。随着我国“二孩”政策的全面放开,“二孩”孕妇数量增多,妊娠人次也随之增加,关注“二孩”孕妇围产期心理状态的变化成为围产期保健工作的重点。

为此,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中南大学湘雅护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雷俊和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产科主任米春梅教授及其研究团队的小伙伴们就针对“孕期生活事件与‘二孩’孕妇妊娠晚期抑郁”进行了相关性研究。她们发现,“二孩”孕妇妊娠晚期抑郁发生率达到35.9%,重度抑郁发生率为7.9%。

10个“二孩”孕妇里,就有近4人抑郁,这多多少少让人有些不解——怀孕期间,孕妇得到的关注和受到的照顾都是最多的,有过经验,“驾轻就熟”的“二孩”妈妈们为什么还会抑郁?通过研究,雷俊和米春梅研究团队就发现了那些会让孕妈妈们心情降到谷底的“生活事件”,还有那些丈夫和家人们说出的适得其反的“安慰话”。

研究者简介

孕妈 怀孕 抑郁症 女性研究

雷俊 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中南大学湘雅护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故事

“二孩”孕晚期妈妈:感觉被抛弃

浮肿、疲惫,辗转难眠……夜深人静时,陈婷(化名)倚靠在窗台边,眼泪哗哗地往下流。

38岁,怀上二胎。对陈婷来说,与当初怀大宝时的新鲜与幸福不同,这一次,她感到的是深深的孤独。

陈婷是雷俊和米春梅团队成员——研究生张利卷在进行调研时,曾高度关注的一名“二孩”孕晚期妈妈,她也是长沙市某三甲医院心理门诊的病人。

在陈婷与医生的讲述中,记录着这样一段话:

“我每天晚上睡不好,身体出现了浮肿,不好看,也很难受。心情不好,我总是与丈夫吵架。可我每次告诉丈夫自己不舒服时,他总是说:‘没办法,到了快生的时候,都这样,你再忍忍就过去了’。”

忍忍就真能过去吗?陈婷曾反省过自己,毕竟是生过孩子的“过来人”,有什么熬不过?有时忍无可忍生了气,家人便会告诉她:“女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我总是一个人。”在张利卷的印象里,这是陈婷经常说的一句话。孕晚期了,陈婷很需要人照顾,可丈夫在外地工作,公婆、父母都分身乏术。陈婷要上班,要照顾第一个孩子,还要管着自己——于是,她感觉“被全世界抛弃了”。

2018年9月,陈婷在某三甲医院心理门诊采用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进行测试,抑郁得分11分,表明该孕妇存在抑郁症状。

孕妈 怀孕 抑郁症 女性研究

Photo by Daniel Reche from Pexels

调查

35.9%的二胎孕妇“心情不美丽”

可能很多人不理解,像陈婷这样的“二孩”妈妈,明明有过怀孕、分娩、带孩子的经验,为何会在第二次怀孕时反倒抑郁了?

“有经验不代表绝对能承受。‘二孩’妈妈一般年龄偏大,身体机能下降,而且容易被认为‘一回生二回熟’,导致家人的关注度不及一胎,这也会让她们产生心理落差。”5月6日,雷俊和米春梅研究团队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介绍了该团队联合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产科和心理门诊等多学科团队发表的《孕期生活事件与“二孩”孕妇妊娠晚期抑郁的相关性研究》——她们选取了300例长沙市某三甲医院的妊娠晚期“二孩”孕妇,采用孕期生活事件量表评估孕期生活事件的应激水平,并使用中文版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筛查妊娠晚期抑郁。

结果显示,“二孩”孕妇妊娠晚期抑郁发生率为35.9%,重度抑郁为7.9%。而让孕妈妈们心情受到影响的“生活事件”中,“夫妻关系”“婆媳关系”等因素排名第二,44.5%的“二孩”孕妇表示妊娠晚期出现的睡眠、饮食、穿着等生活习惯的改变,才是孕期应激强度最大的客观生活事件。此外,也有不少孕妈因为身材走形、妊娠纹等导致自卑情绪,从而诱发抑郁。

“妈妈们最在意的这些事,反倒常被认为是妊娠的正常反应,由此带来的情绪变化不易被家庭、医护工作者所感知,忽略了其带来的身心变化,导致孕妇感受到的关爱和家庭支持不足,从而出现抑郁。”雷俊表示。

影响“二孩”孕妇心情的10大孕期生活事件

睡眠、饮食、穿着等生活习惯的改变44.5%

受到家人更多的关心31.7%

有时感到莫名其妙地烦恼26.6%

为生活琐事与人争吵或无端发火21.7%

担心胎儿发育会受到工作影响(如噪音、放射线等)21.4%

担心孩子性别不满意15.6%

得到家庭成员以外的人的帮助和照顾15.2%

本人受伤或生病13.4%

搬家12.4%

怕工作学习会因怀孕受影响10.7%

分析

“经验”不是万能的

“这个孩子不是我自愿要的,是在丈夫、家人的压力下怀孕。”

“我有妊娠合并症和并发症,胎儿发育受限,家里人不理解,我睡不着,吃不好。”

“老公脾气不好,婆媳关系也不好,我又没工作,没有成就感,半夜起来想自杀,还莫名其妙打过大孩子。”

“公婆特别希望我怀的是儿子,我工作强度大,又不愿服输,后来就总感觉有人坐在我身边喊我去做推销工作,于是我半夜敲邻居家的门卖产品。”

……

这些倾诉,发生在雷俊和米春梅团队的调研过程中。违背意愿怀上二胎、担心胎儿健康、工作压力、家庭关系……种种烦恼,都让准妈妈们开心不起来。

博士肖美丽是雷俊和米春梅团队的一员,在收集300例妊娠晚期“二孩”孕妇的调研报告时,她发现,除了尿频、胃口差、睡不好这些孕妈们最在意的“内部因素”,外界环境的刺激也让她们感到很“心”苦——关键是,家人很可能还会“补刀”:“你生过一次,有经验了,要学会调整。”

“此前就有研究表明,生活事件是抑郁发作的‘触发点’,92%的抑郁症患者在发病前曾受负性生活事件的刺激。”肖美丽认为,通过探讨孕期生活事件与“二孩”孕妇妊娠晚期抑郁的关系,能为医务人员制定相应的干预措施及有效降低“二孩”孕妇妊娠晚期抑郁的发生、改善孕妇的心理健康状态提供一定的理论依据。

孕妈 怀孕 抑郁症 女性研究

提醒

五句容易适得其反的“宽慰话”

雷俊表示,一旦家人发现孕妇有反常表现时,不应轻易将其界定为“孕期正常情况”,而应多给予孕妇关爱与陪伴,千万不能“口无遮拦”。

那么,在本次调研中,哪些“宽慰话”或“讲道理”的话容易刺激到孕妇呢?

NO1:“再忍忍就过去了!”

NO2:“没事,孕妇脾气都很大,过段日子就好了!”

NO3:“你不就生两个孩子吗?这么矫情!”

NO4:“我也不能帮你怀孕啊!”

NO5:“你怀孕很难,我赚钱养家不难吗?”

支招

“表里不一”的孕妈更需要关爱

“内心脆弱敏感,外表佛系平淡——这样的‘二孩’孕晚期妈妈反而更容易患上抑郁症。”雷俊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在调研过程中,她们总结了容易抑郁的孕妈妈的性格特征,比如多疑、悲观、文静、反应较慢等内向型人格。

雷俊说,这类“表里不一”的孕妇往往病耻感比常人更加强烈,也更需要家人的细心照顾。她建议家庭成员注重孕产妇心理情绪变化,对于妊娠引起的生活习惯、饮食和睡眠等变化产生的负性情绪,应当理解,并对其进行心理疏导。

“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你陪着。”雷俊说,提到孕产期的心愿,大多数有抑郁指征的“二孩”妈妈都说过这样一句话。所以,丈夫的细心陪伴、开导,往往能够缓解孕妈妈的抑郁情绪。

同时,雷俊和米春梅也呼吁更多医护工作者在产科门诊设立相应的咨询室,告知孕产妇如何应对可能出现的妊娠反应与身体不适,使孕产妇正确对待妊娠所带来的变化,达到保持良好心态的目的。

孕妈 怀孕 抑郁症 女性研究

Photo by Asad Photo Maldives from Pexels

链接

孕期抑郁自测

如果一位女性在孕期持续一周内体验到以下症状,那么她可能存在抑郁症状,需要加以重视。

1、无法集中精神以及记忆困难,难以做决定

2、对于妊娠或将成为母亲感到焦虑

3、情感麻木

4、极端易怒

5、与妊娠无关的睡眠问题

6、极端或无休止的疲乏感

7、渴望一直吃或完全不想吃,体重减轻或与妊娠无关的体重增加

8、感觉没有什么事能让人快乐,包括认为怀孕的自己是“失败者”

9、持续存在的悲哀,想自杀

(出自今日女报 2019年05月09日 05版)

专栏:女性研究

  女性研究 孕妈 怀孕 抑郁症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