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女图丨新中国第一位女大使,她的跨国恋让人泪目

2019-04-02 阅读数 114049

识女图 德鲁·吉尔平·福斯特 哈佛大学

文/张倩芳

提起历史上知名的外交官,大都会想到春秋时代的晏子,汉代的张骞、班超,印象最深的,还是一战以后,在巴黎和会上就山东主权问题据理力争的外交官顾维钧,显然,这些外交官通常是智勇双全、才思敏捷的男性。在这个历史舞台上,我们似乎没有看到女性的影子。

然而,新中国成立以后,随着国门打开,越来越多中国的女性开始穿梭在国际政坛,丁雪松,就是其中一位。推荐丁雪松的,是资深外交家秦加林先生。

1977年8月31日,资深外交家秦加林先生出使丹麦,这位前驻叙利亚、摩洛哥大使很快发现,在这个美人鱼的故乡,聚集了来自英国、伊朗、南斯拉夫的多位女大使。秦加林马上想到了聪慧干练的丁雪松。

不久,时任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副会长的丁雪松率团出访北欧五国。在哥本哈根,两位老友相见,看着身边穿着职业套装,自信而利索的丹麦女大使,秦加林半开玩笑地说:“这里女大使很多,你也可以当女大使呀!”丁雪松心一热,但很快又有点发怵,虽然解放后一直从事外事工作,但毕竟没有英语基础,“我哪行呀!”丁雪松一笑而过。

没想到,秦加林很快致函外交部有关领导,正式建议中国选拔女性大使,丁雪松就在他推荐的名单首位。

两年后,丁雪松正式以新中国第一位女大使的身份出使荷兰,当她穿着典雅的中式旗袍出现在会场时,引来一片惊艳的目光和赞美,不少外媒发表评论,认为丁雪松出任大使,体现了中国妇女地位的提高,他们还特别注意到中国外交大使服饰上的变化:“老式的毛服被精细的中国丝绸代替了……”

1982年3月,丁雪松任驻丹麦大使。成为了第一位先后出使两国的女大使和第一位派驻欧洲国家的女大使。

虽然从照片上看,女大使们都是风度翩翩、端庄自信,但她们的使命,绝不止是像明星一样走个红地毯而已。

改革开放之初,国内亟需大量引进外资及国外先进技术。当时全国的啤酒产能都比较弱,北京的老百姓为了喝到一点啤酒,只能顶着烈日、排着长队在饭店门口购买。于是,丁雪松想到了在全世界品牌仅次于荷兰喜力的麦嘉士伯啤酒。他们有技术,我们有市场,何不把他们的先进技术用于我们的市场呢?随后,丁雪松经过多次奔波和反复磋商,终于说服了丹麦提供优惠贷款,支持北京建一座年产10万吨的啤酒厂,并在关键车间开展中丹经济技术合作。中国当时最现代化的北京华都啤酒厂在丁雪松的努力下就这样诞生了。丹麦啤酒厂的老总诙谐地称丁雪松为“啤酒大使”。由此,丁雪松在丹麦的知名度也水涨船高。

说到船,新中国的造船业,也与丁雪松不无关系。

1982年10月19日,丹麦BW造船厂为中国建造的第四艘远洋轮“台洲海”号举行下水仪式。此前,在丁雪松的推动下,上海造船厂利用丹麦先进技术和为我国培训技术人员合作等方式已得到迅速发展,在丹麦这位启蒙老师的支持下,中国造船业已在世界上名列前茅。

值得一提的是,丁雪松不但是跨国大使,与朝鲜丈夫郑律成的爱情也是跨国恋。

这对在延安相识的年轻人,因为喜欢音乐而相识相恋并最终成为秦晋之好,在抗美援朝战争中,郑律成谱写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朝鲜人民游击队战歌》等,成为同时为两个国家创作军歌的音乐家。

然而,忙于公务的丁雪松,还是因为自己的疏忽,让原本可以避免的一场疾病,夺去了丈夫的生命,此事成为了她一生的遗憾。

翻开新中国的女性外交篇,自丁雪松之后,章启月、傅莹、姜瑜、华春莹、姚梦瑶等四十多位女性外交官陆陆续续出现在国际舞台上。虽然与男性外交官总体人数相比,女外交官比例尚不到10%,但我们看到的是,这些优秀的女外交官以中国女性特有的魅力,向世界展示了一个充满自信又充满活力的大国形象。

  识女图 丁雪松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