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女图丨不能忘记:这个裸体站在人群中拍照的女子

2019-02-20 阅读数 91547

识女图 汪明荃 罗家英

识女图 张倩芳

文/张倩芳

这是一张黑白老照片,照片上的人或西装革履,或穿着呢子大衣,年轻的脸庞上洋溢着喜悦和活力,可是,照片的第三排,却站着一位全身赤裸的女子。也许为了回避镜头,她侧着身,只露出半边胴体。正因为这样,她和周围一群包裹得无比严实的青年男女,形成了更为强烈的反差。

照片拍摄地点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照片中的这些人,是当年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第17届西画系的师生和模特儿,照片中间戴眼镜跷腿而坐的,是徐悲鸿的老师,当年的上海美专校长刘海粟。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上海美专也不复存在了,而这张“课间留影”总会让人们想起当时轰动社会,影响深远的“模特儿风波”。

1915年,上海美专创立三周年,按照美专课程设置,西洋画科三年级的学生应该开设人体写生实习,可是人体写生在中国属于新生事物,不要说招女模特,连男模特都无人问津。学校只好想办法花钱请了一名15岁的男童,“是为中国有人体模特之始”。

但画画的学生久习童体模特儿,还是感觉画不出应有的人体之美。后来在重赏之下,也有一些劳工半遮半掩站上写生台,可一旦要求全裸,都会落荒而逃。

当时上海街头有一些白俄罗斯妇女,学校尝试着跟她们沟通,没想到却打开了人体绘画的先河。有了白俄罗斯姑娘带头,慢慢也就有了一些中国女模特为生计走进教室——当时女模特的报酬每月三十元左右,在那个年月,这个收入可以维持一家五口人的温饱。

然而,人体教学刚刚起步,社会上就掀起了巨大的反对声浪。1926年,很多保守派向校长刘海粟发起攻击,甚至惊动了军阀孙传芳。为此,刘海粟不得不致函孙传芳,答应停止使用人体模特儿。而实际上据后来的业界考察,当时美专的“模特儿之用从未间断”。

按时间推算,第17届西画系学生的在校时间应该是1933-1936年,这张照片是迄今为止保存下来的上海美专最著名的照片。拍摄这张照片时,距离“人体模特儿的风波”已近十年,但我们仍然可以从照片中看到那些学子如何用独特的语言,向世俗和传统观念发起挑战。

那么,这个年轻的裸体模特究竟是谁?

后来不断有媒体和学者尝试进行追踪,但都没能知道她的名字。曾担任过中国美协党组书纪的王琦回忆说:“这个模特儿我画过,她是上海乡下人,当年大概是十七八岁,跟大家相处得不错,所以她愿意拍这张照片,后来她考到上海中华职业学校念书,就失去了联系。”

钟德福,照片中最后一排中间披着大衣的学生,弥留之际告诉媒体记者,女模特已经不在人世,至于她的下落和后来的命运,已无从知晓。

显然,即使是当时跟她一起合影的学生,依然没能清楚她的一丝情况。有学者感叹,在人体写生这一领域里,本应成为主角的模特儿,却很少在文献里看到她们的资料。跟很多同行一样,她可能更愿意在这个过程中隐姓埋名,事后远走高飞。我们从有限的资料里大致可知,1920年7月20日,第一位走进画室的中国裸体女模特陈晓君,是一位高薪聘来的乡下少女,只不过,她只在学校待了三天,就被父亲打得遍体鳞伤,从此从人们的视野中淡去,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此后很长时间,她留给中国美术史的只有写生台上的一把寂寞的椅子。

其实,即使到了今天,各大美术学院的裸女模特也不乏生活所迫的“打工妹”,金钱仍然是吸引她们做出“牺牲”的第一要素,裸女模特无论从文化还是礼俗上,仍然有着不可言说的神秘。然而,中国裸女模特经历了重重阻碍,终究破土开花,她们的出现,为中国美术增加了一抹浓重而丰富的色彩。此时,我们再看这张老照片,不得不说,上海美专第17届西画系的老师、学生,以及那位不知姓名的女模特儿,用他们率真而坦然的笑容,带我们完成了一次历史与文化的超越。

  识女图 张倩芳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