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女图丨她是中国第一位女留学生,为祖国培养出第一批护士

2019-05-08 阅读数 192328

识女图 金雅妹

文/张倩芳

曾看过一个这样的微信视频——

一群北京人在台湾旅游,一北京爷们骑车时摔伤了,到台湾医院就诊,台湾护士给他打针时是这么说的:“李先生,会稍微痛一下下哦,只要忍一下下就过去了!”那种柔到骨子里的服务,让边上的北京姑娘都忍俊不禁。台湾护士很好奇:“这位小姐,请问有什么问题么?”北京姑娘说,没什么,只是你们跟我们北京的护士不太一样。台湾护士又问,那北京的护士是什么样的呢?北京姑娘提高嗓门学着说:叫你了吗?没叫你就给我出去!

中国大陆的医院,无论是医生,还是护士,面对的“客户群”应该都是全世界最庞大的,这个看起来有点调侃搞笑的视频,却折射了护士们某种焦虑和无奈。

5.12日是“国际护士节”,今天我们要讲的是一个世纪以前中国第一个留学美国的西医,同时也是第一所公立护士学校的创办人——金雅妹。

虽然姓金,但金雅妹不是朝鲜人,出生于宁波牧师家庭的她,两岁时就被一场斑诊伤寒的疫病夺走了父母和奶奶。父母亲的朋友、美国的传教士麦嘉缔夫妇收养了她和哥哥,并让他们接受了良好的教育。

8岁时,金雅妹随麦嘉缔夫妇到了日本,在那里完成了小学和中学教育。16岁时,他们离开日本去了美国,两年后,她考上纽约医院附属女子医科大学。也许是对中国人的傲慢与偏见,这位个头矮小的中国女孩,从来都不缺少歧视。然而金雅妹的成绩始终名列前茅,1885年她以全班第一名的成绩毕业,成为纽约医学界小有名气的女医生。

和现在情况相似的是,在美国做医生是薪水不菲且受人尊敬的职业,虽然那时候对中国人来说西医还很陌生,但金雅妹始终觉得,当时的中医对于流行性的疫病几乎没有太多行之有效的办法,为了同胞们免受自己从小经历的丧亲之痛,她毅然决定回自己的祖国。

不久,金雅妹便和麦嘉缔夫妇一道返回了中国,在厦门从事医护工作,成为中国第一个女海归。不幸的是,第二年,她和麦嘉缔夫妇居然同时感染了疟疾,不得不前往日本神户治病休养。病愈后,金雅妹在当地创办了妇幼诊所,还在自己的住宅开设医疗室,和人们谈之色变的霍乱、伤寒、赤痢等各种传染病打交道。由于她医术精湛,此期间她救治病人无数,被日本多家媒体争相报道。

在洋务运动、西学东渐的背景下,西医渐渐通过多种渠道进入中国。金雅妹也带回了先进的医疗技术,先后在成都、上海等地行医。1907年她来到天津,出任北洋女医院院长。北洋女医院是中国最早的公立女医院,在她的主持下,医院办得有声有色,成为当时的名牌医院。在行医过程中,金雅妹深感国内妇婴医疗条件的落后,培养专业医护人员刻不容缓。1908年她说服了时任直隶总督的袁世凯,由天津海关拨银二万两,创办了北洋女医学堂,由她担任堂长兼总教习,这是我国第一所公立的护士学校。在此之前的1885年,美国护士约翰逊曾在福州创办了第一所私立护士学校。

金雅妹创办的女医学堂不仅传授西方先进的护理技术和理念,还提倡妇女解放,参与社会服务。身高不到1.5米的金雅妹精通美、日、中、法四国语言,在校八年,她除了聘用国外女医生和优秀留学生任教以外,还亲自授课,将在国外学到的医学知识和多年的临床经验无私传授。

两年后,首批学生11人毕业,次年又有5人毕业,尽管队伍很小,但这是近代中国自行培育出的第一批护理人才,对中国医学事业的发展起到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

然而这位杰出的女性却一生命运多舛,37岁那年,金雅妹患上了乳腺癌,切掉了右边的乳房,后来音乐家丈夫又和她分道扬镳,唯一的儿子也牺牲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场上。然而,经历了失败的婚姻和丧子的痛苦,金雅妹并未就此消沉,而是将精力全部投入了医学事业。

1934年,金雅妹因病在北京去世,将一生贡献给护理事业的她,去世后又将财产全部捐给了医学教育。

经历一个多世纪,中国现在已有五十多所大学开设了护理学专业。近些年,有些大学已经在护理学领域招收研究生,甚至有了博士后,护理工作也从原来的“疾病护理”发展到“整体护理”,值得一提的是,中国首位护理专业博士后李亚敏,就出自湖南湘雅医院。

5月12日,让我们给这些不辞辛劳却没机会照顾自己的天使们一个温暖的微笑。

  识女图 金雅妹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