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籍演员一路狂飙:寻流量密码,迎短剧风口

2024-03-21 阅读数 23736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欧阳婷 周雅婷 实习生 刘怡 

女主一觉醒来回到1987年,怼天怼地怼极品亲戚,被迫嫁给农村二婚养猪户,没想到对方是个有钱带俩娃的大帅哥……一开年,土味竖屏短剧《我在八零年代当后妈》火了!上线当日就吸引全网超2000万元的充值,登顶抖音、微博、B站等社交媒体热门榜单。

短剧,又称为微短剧、小剧场、迷你剧等,一般是指网络影视剧中单集时长不足10分钟的剧集作品,单集时长短、总集数较多,以手机竖屏方式进行传播。

近日,《2023短剧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23年,短剧市场规模达到373.9亿,预计2024年将超过500亿。而在此高流量带来的“泼天富贵”中,“霸总更受宠”的现象也带出短剧市场“女性用户消费热”等话题。

“竖屏剧时代”是否真的到来?湖南演员们又是如何在短剧顶流市场占据一席之地?近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对话短剧行业从业者,讲述短剧行业背后的故事。

故事>> 

国内名校大学生,8个月出演30部短剧

白家大小姐白清悦穿着婚纱,在红毯尽头却只有未来的婆婆等着她,她的丈夫是植物人,躺在病床上已经8年。而这场婚礼的新娘本来是她的继妹白芊芊,父亲不忍心妹妹嫁给植物人,又贪图小女儿天价“聘礼”,便偷梁换柱,让白清悦替嫁……

你以为这是“虐身虐心”的苦情剧?不,在第二集,装成植物人的“霸总”丈夫就苏醒过来,化身“护花使者”为女主“撑腰”。

“短剧经常这样,将一些容易吸引观众的设定进行排列组合,目的就一个字,爽。”白清悦扮演者、演员陈湘闽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2023年,这部名为《新婚夜,植物人老公突然睁开眼》的短剧上线,总共80集,每集2-3分钟,在播放平台的总榜上排名第五,收获了5368万热度值。然而在热度之外,是演员们高强度的工作——拍摄一个星期,陈湘闽和剧组的人每天要工作20个小时,包里常备的是速效救心丸。

今年24岁的湘潭妹子陈湘闽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艺术专业,大二那年,她就被一个古装剧组看中演了女二号,之后出演了十余部横屏剧。对于陈湘闽而言,拍短剧是个在“影视寒冬”里“不得已”的选择。“前几年能拍的戏很少,生计都成问题,刚好去年3月有经纪人找我拍竖屏短剧,我就去了。”

陈湘闽告诉记者,刚入行时,自己对于短剧还抱着一种抵触的心态。“那时市场上充斥着粗制滥造的短剧,基本上都是以各种侮辱、虐待女性的方式来推进剧情、烘托男主形象、取悦观众。”连续两个月,陈湘闽都在被打骂、误会的“虐恋”的情节中“打转”,几乎所有的戏都在哭。“最久的一次,我持续拍了50个小时,十分压抑,后来甚至会在床上休息时突然坐起来哭。”

在马栏山、横店等拍摄地,常有上百个剧组热火朝天地赶着工,其中90%都在拍短剧。与传统的横屏剧不同,竖屏短剧最大的特点就是快:拍摄和制作快,一般一周拍完,25天左右就完成剪辑。

微信图片_20240320151109.jpg

陈湘闽拍摄过的“霸总”短剧剧照。

这种“赶工式”的制作也体现在演员的档期上。“哪怕当时我的情绪很压抑,也完全没有时间休息。常常是在月初,下个月底的档期都排满了。”8个月的时间,陈湘闽拍了30部短剧。与此同时,短剧的资金回笼也快,成片在抖音、快手等平台切片投放,再引流到小程序收费,基本一上线就能看到收益。

短剧的数据神话不断吸引着像陈湘闽一样原本拍摄横屏剧的人,但未必所有人都能适应短剧的制作模式。与对服装、化妆、道具、剧本、演员、台词、特效都有要求的电视剧不同,短剧在各方面都是能省则省,主打一个剧情过瘾,其他都不太重要。“有些原本拍横屏的导演,不太了解竖屏的快节奏,拍的时候就会精益求精,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最后需要的镜头往往只有一分钟的体量。”

而对于演员来说,花心思琢磨人物和剧情也成了“吃力不讨好”的事。“横屏剧会把一个人物塑造得非常丰富,但是短剧就会告诉你,男主就是冷酷,女主就是坚强,没有什么原因。而且大部分剧组并不会提前很久给演员剧本,有些临近开机剧本还在修改。”陈湘闽说,在这种情况下,演员没法“细细打磨”,只能把角色的情绪标签放大:生气就是瞪眼大叫,伤心就是流眼泪。

即便如此,陈湘闽还是会在有限的空间里塑造好自己的角色。一次,她接到了一个改编自某爆款小说的剧本,要饰演一名家道中落的盲女,和男主展开一段“双向救赎”的恋情。

“昨天上一部戏才杀青,明天就要开拍,只有一天的休息和准备时间。”于是,陈湘闽边定妆边看原著小说,还向专业的演员朋友请教如何扮演盲人,“这部剧的横屏版权是另一家公司,今年打算开拍,我还想去争取继续参演,把短剧里我没做好的地方再做得更好”。

微信图片_20240320151049.jpg

陈湘闽剧照。

如今,陈湘闽时常会被观众认出是某部短剧的女主角,她的片酬也比没有出演短剧前翻了十倍。“短剧确实给了一些一直在艰难生存的影视公司和演员一条出路。而且对于刚入行或者零基础的演员,短剧可以快速地磨炼出演员需要具备的基本素质——台词和情绪反应。”

不过,入行短剧一年,陈湘闽的梦想却是出演横屏剧。“今年,我可能不会把一两个月的档期全部定给竖屏短剧。”陈湘闽说,主动找上自己的短剧剧本挺多,但很多都是她“演过的角色和剧情”,更像是一种重复。“如果真的想在演艺道路有所突破,还是要去尝试更有揣摩空间的角色和剧情,而不是局限于情情爱爱、只为了‘爽’。”

妈妈负责接戏,7岁娃娃成短剧童星  

“这个镜头是讲述你被女主角抓住脑袋,往墙壁上‘砸’的情景,她要用这个方式来威胁女二号,也就是你的‘姑姑’,你想一想,到时候你应该怎么演……”拍摄片场的角落里,长沙妈妈江灿(化名)正在给自己孩子军军讲解剧本上的内容,为接下来的短剧拍摄做准备。

军军今年7岁,正在上小学一年级,虽然年纪小,但演艺经历十分丰富——早在幼儿园时,在模特兴趣班上课的他就被挑选去拍平面广告和杂志,还参加了不少走秀。很快,他被儿童经纪人看中,开始跑起了各种通告:宣传片、电视广告、微电影……其中,占比较重的就是短剧,去年一年,军军参与了10余部短剧的拍摄工作。

微信图片_20240320150953.jpg

军军在拍摄现场。

为什么看中短剧赛道?

江灿说,一开始并没有刻意选择,让孩子演戏只是为了培养他的胆量和自信,后来,意外闯入了这个高流量的赛道,从第一部剧开始,军军便收获了不少粉丝。

参与短剧拍摄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试戏,竞争对手可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上百名小朋友。”江灿说,一次,儿童经纪人为军军争取了一个短剧试戏的机会,很快就给她发来了脚本中的一段内容,要求她将军军表演的片段拍摄下来后,发给短剧的制作方。

由于年纪小,军军识字不多,江灿要先将脚本熟悉后,把故事的大概讲述给军军听,“就像预习一样”。在妈妈的帮助下,军军拍完了试戏视频。一段时间后,经纪人发来好消息:军军成功入选,成为了短剧中的儿童主演。

等到有关剧本的内容送过来后,江灿首先要对剧本进行筛查:“现在的短剧情节都比较狗血,讲究‘爽’,但对于小朋友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随后,她又从儿童经纪人那里得知,会将军军的戏份集中到一起,也不会让他看到其他戏份的拍摄。得到对方的保证后,江灿这才放下心来,和剧组签订了协议。

“这部短剧每集只有1分多钟内容,但有将近100集,军军的戏份有30多集。”江灿说,加起来不到半个小时的内容,军军拍摄了3天,到了晚上也要拍摄,“当小演员挺苦的,拍摄一个镜头要一遍一遍磨”。

不仅如此,在片场,江灿还要帮助军军熟悉剧本,梳理其中的情感,“他可以表演哭戏,但总是哭不出来”。

“好在军军自己喜欢面对镜头,即使困难,他也坚持下来了。”江灿告诉记者,随着表演的经历越来越多,军军的表现也更加亮眼,“现在他拍戏基本上一遍过”,就连短剧导演和儿童经纪人也经常夸赞他镜头感强,表现力较好,“大家都喜欢和他合作”。

微信图片_20240320150935.jpg

军军的短剧拍摄现场。

但片场总有一些“突发情况”。一天拍摄前,江灿发现正在换牙期的军军的一颗牙齿有些松动,她并没有太在意。但在当天的拍摄过程中,有一个镜头是需要军军演出生气的模样,去咬女主的手臂,随后被女主“甩开”。可人被“甩开”的同时,牙齿也随之飞了出来,随即军军舔了舔牙龈:“妈妈,牙齿不见了。”

拍摄工作结束后,很快,江灿就在短视频平台看到了这部短剧,“反响还不错,军军的表现也得到了不少观众的关注”。令江灿欣喜的是,军军被一部院线电影的制作方看到,在里面出演了一个角色,这部电影已经在春节期间上映,江灿发现,“军军在电影里有两三分钟的镜头呢”。

如今,军军已经是一年级学生,学业相比幼儿园更加繁重,江灿也开始有意识地减少军军的拍摄工作,不仅如此,她还要求军军不要和同学们讨论自己拍摄短剧的工作,“目前肯定要以学习为重”。  

现状>>

短剧井喷式发展,未来路在何方  

过去几年,短剧经历了井喷式的发展。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从《2023短剧行业研究报告》中看到,2023年,短剧市场规模达到373.9亿,预计2024年将超过500亿;2023年前8个月,全国备案拍摄的微短剧有3574部。而艾媒咨询发布的《2023-2024年中国微短剧市场研究报告》中称,2023年度国内微短剧市场规模高达373.9亿元,预计2027年市场规模有望达到1000亿元。

短剧出海的消息也备受关注,短剧APP“ReelShort”在苹果应用商店的美区下载量一度超越TikTok登顶娱乐榜。改编成更适合外国人口味的狼人吸血鬼版霸总故事放之海外,也让许多观众欲罢不能。

横店变“竖店”、正午阳光等传统影视公司入场、影视人“下凡”拍短剧、群演变主演……短剧,俨然是这个时代最新最劲的一股掘金潮,吸引着无数人争先恐后地涌入。

“短剧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但它早在两三年前就已经出现。”在视频网站工作多年的业内人士伍先生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最早在2021年就有一批短视频平台的账号尝试着拍摄短剧,但在当时并没有形成商业化模式,之后短剧更加轻量化、简洁化,成为了当下的“顶流”。

在伍先生看来,微短剧之所以如此风靡,一是观看平台的付费门槛降低,“以往在网络视频平台看剧,往往需要十几元,但看一集短剧可能就一两块钱”;除此之外,短剧延续了短视频“短平快”的特性,能够更好地迎合网友填充碎片化时间的需求,满足他们在快节奏社会生活中的观看喜好和观赏期待。同时,短剧对专业性的要求不高、不需要邀请专业团队进行演绎,并且创作周期短,投入成本低,却能以小博大,获得丰厚的经济利益,这同时吸引了大量的团队制作。

目前在湖南,有不少公司纷纷加入短剧这一赛道,2023年12月,芒果TV与抖音签订合作协议,将以短剧联合开发为切口,后续推进二创视频、品牌营销等多方面的深度合作,充分发挥双方优势,为满足用户多元化的网络视听需求寻找解法。而长沙马栏山则成为首个虚拟制作地,在这里推出了国产首部虚拟剧短剧。

然而,在短剧市场狂飙突进的同时,背后也存在着很多问题。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法务工作委员会成员毛梦凌提到,在2021与2022年,部分制作公司甚至直接改改别人IP的人设、姓名就开拍了,因此时有侵权纠纷发生。

“目前短剧行业是野蛮生长的状态,存在着监管不足、粗制滥造等问题。”伍先生也表示,等到短剧发展到一定阶段,这一行业“势必要优化”,用户对短剧的要求也将提高,如同娱乐产业的任何一股“新浪潮”一样,短剧的“内容乱象”亟待革新,将会有更多专业的团队、专业的人员进入短剧领域,使得短剧从粗放走向正规,产品更加精致、行业监管更有力度。

声音>> 

各方合力以“三心”推动短剧行业向高质量发展迈进

吴钊(湘潭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副教授)  

短剧走红背后,有用户基数、沉浸观感、内容爽点、平台加持四大因素的影响。

首先,我国有超过10亿的短视频用户,手机端的竖屏短剧拥有庞大的用户基数。其次,观看方式也契合当下人们的休闲娱乐习惯,短剧的竖屏、满屏和高清特点也给用户创造了更高的舒适感和体验感,令人沉浸其中。

而且,短剧是“短、平、快”的输出模式:篇幅短——用片段化的内容抓住人们的碎片化时间;平实亲切——平凡的剧情和演员击中短视频用户的兴趣点;快速传播——利用短视频平台的公域流量引发“雪崩式”的社交狂欢。最后,短剧是一种流量经济模式,具有明显的网络外部性,观看的人越多,作品的价值就越高,因此算法捆绑下的平台推流也是竖屏短剧走红的原因之一。

美国媒介理论家保罗·莱文森的补偿性媒介理论指出,任何一种新媒介的出现都是对过去某种旧媒介的缺陷的补救,而新媒介出现后又会产生新的缺陷。也就是说,竖屏短剧的出现,一定有其特殊的价值和意义,也难免产生一些新的问题。

竖屏短剧是短视频生活化创作走向专业化生产的一个重要标志,它不仅为大众提供了喜闻乐见的专业内容,也为中小型制作企业、小众演员、小众编剧搭建了一个草根舞台。而短剧市场中出现的品质低劣、版权侵权、虚假宣传、恶意引流、付费骗局等乱象,实际上在其他网络经济领域也时有发生,这是网络经济的“通病”。

因此,面对这些失范现象,我们要有三颗心:信心、决心和耐心。相关政府主管部门、行业协会、专业平台、主流媒体、广大用户应形成合力,在各自权责范围内采取有效措施,有充分信心、有坚定决心、有足够耐心地推动短剧行业向高质量发展迈进。

未来,我们期冀短剧能逐步实现规范化生产和播映,与主流赛道的大电影、大电视剧形成异场共振,共建良好的影视内容生态。  

湘妹子评论>>

在热度和狂欢中保持冷静和谨慎

在过去这几年,要说互联网最热门的赛道,一定离不开短剧。这一新兴娱乐方式,也吸引了一批女观众。据相关数据显示,2023年,在快手星芒短剧核心用户中,女性用户数量占比超65%,30岁以下用户数量占比为50%。在ReelShort美国安卓用户中,女性比例也高达70%。

在火爆的流量浪潮下,观众、从业者纷纷“上头”。然而,“野蛮生长”的短剧“短板”也同样突出。追求“快”和“反转”的“流量法则”至上,自动扣费和虚假广告等侵犯消费者合法权益的现象频发,还有一些微短剧存在内容低俗、价值观不良等问题,通过猎奇、拜金、低俗的方式,过分追求“爽感”,去满足消费者的“多巴胺”需求,很可能会踩了法律红线。

不少人认为,短剧将是未来影视和互联网发展的重要趋势。而推动短剧从快餐化、同质化走向精品化、多元化,需要入场者在热度中保持冷静和谨慎。于行业从业者,应加强自律,积极转型创新,推出精品力作才是可持续发展之路,同时给虚火降温,劝退只想捞快钱的参与者;于普通观众,应理性消费,不将虚拟的“二元世界”投射到多元的现实生活;于监管部门,应出台、细化相应的审核监管标准,健全关于违法违规内容的反馈机制。

今年,国家广电总局计划推出100部“跟着微短剧去旅行”主题优秀微短剧,形成可推广可复制的“微短剧+文旅”新模式。可见,短剧的良性发展潜力无限,还可能为文旅产业、文学创作等领域带来新的机遇和可能性。

我们期望,作为一种新兴的网络文化生态,短剧能经历一番大浪淘沙,褪去前期的杂乱无序,留下优质、有人文关怀的内容,实现“微而不弱,短而不浅”,走精品化、专业化发展之路。


编辑:罗雅洁

二审:吴雯倩

三审:陈寒冰


  娇点关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