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大硕士留18篇日记珠江殉情背后,前女友发声“我们爱过”

2020-09-02 阅读数 16986    赞 5

   

陈陆洋自杀后,亲人悲痛欲绝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谭里和  

8月25日,“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微信公众号发布《刚被资助上完学,湖大硕士毕业生留18篇日记后珠江殉情》一文,引发的讨论和关注,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

说意料之外,是因为推文后的两天,这篇报道引发的话题几乎霸占了微博、腾讯、百度、知乎等热搜榜的榜单;说意料之中,是因为报道的话题实在太沉重,它关乎一个贫寒家庭出生、读完双名校的学子,关于爱心、关于爱情、关于生命。但让我惊讶的是,报道刊发后,面对这么一个痛心的悲剧,网络上居然出现了那么多对逝者、对逝者亲人以及分手女友冰冷刻薄的指责和谩骂。

在补充一些采访细节之前,要说明一点的是,至今为止,陈陆洋自杀事件的直接当事人——陈陆洋的亲人、分手女友、资助人,没有接受除“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以外的任何媒体和自媒体的采访,而“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微信公众号平台,也仅发了一篇推文。

微信图片_20200902211547.jpg

爱心人士资助陈陆洋时获得的荣誉证书

湖南大学硕士毕业生陈陆洋留下18篇日记在广州珠江殉情这个事,我是在7月6日接到线索的,此时,距陈陆洋6月28日凌晨在广州猎德大桥跳珠江自杀已过去9天。

知情人告诉我,陈陆洋出生贫寒、是被爱心人士资助上完学的,这次大概率因感情受到挫折自杀。

我第一时间联系到陈陆洋的资助人,在关键信息得到证实后,又联系到了陈陆洋老家所在村村支书。

村支书告诉我,此时他正陪同陈陆洋的父母、哥哥等亲人在广州处理陈陆洋的后事。

陈陆洋的哥哥陈利平说,家人无法接受弟弟自杀的事实,母亲哭得几次晕厥。千里之外,隔着电话我几乎都能感受到他们悲伤的情绪。

震惊,是我看了陈利平给我陈陆洋自杀前写下的18篇日记以及他写给刚分手女友的信件(报道未提及)。一字一句读完后,除了遗憾和同情,我没有觉得陈陆洋这样的选择是“自私、没担当、不负责”,当然他更加没有罪。

但我绝不认可陈陆洋的选择,后来我在记者手记里写了一句话:“人生中再难的坎,都不该拿生命去填的,毕竟,爱情不是美好生活里唯一的一束光!”

身边的一个朋友看了陈陆洋的日记后跟我说:“其实这个孩子真是可怜,成长过程中太多辛苦,太少的甜蜜,于是对感情中的一点点甜都上瘾,愿意拿生命去追去赌。”我听了有些感动和感伤。

7月17日深夜,陈利平从广州带回了弟弟的骨灰,按照当地的习俗,没有等到天亮,亲人们就把他草草安葬在村子的后山。

8月6日,我和资助了陈陆洋读书9年的爱心人士一起,去了他家里。整理证书和奖状时,母亲看到儿子陈陆洋证件上的照片悲痛欲绝的一幕,我忍着眼泪用镜头记录了下来。

家人告诉我,今年农历正月二十一是陈陆洋的29岁生日,他是过完生日第二天去广州的,我查了一下这个日子,发现陈陆洋生日这一天正是阳历2月14日,情人节。

陈利平说,临走的时候,弟弟陈陆洋还跟他说,今年年底,会带女朋友回家过年。不过,现在对于全家人来说,这个美好的期待已经无法实现了。

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小心翼翼地去探寻陈陆洋留下的人生小片段,特别是分手后一个月他留下的文字。

要说明一点的是,这不是陈陆洋的初恋,但这肯定是陈陆洋看得非常非常重要的一段感情。

在他写下的另外一篇随笔里,记录了他2017年3月11日,在一次联谊活动中邂逅女朋友蓝蓝的幸福感受。

相识半个月后,陈陆洋写道:等你下课,走遍这条街只为给你买一杯蜂蜜水,买一束花。

5月20日,陈陆洋向蓝蓝表白;4天后,他们第一次一起去了凤凰旅游,陈陆洋写道:25岁的恋爱阳光很明媚。

2018年情人节,陈陆洋给蓝蓝写下了这样的文字:“繁星万千,不及你眉眼半分。”

2019年情人节,这一天也是陈陆洋的生日,他写道:你心心念念的小炒牛肉,还有我心心念念的你……

微信图片_20200902211803.jpg

6月28日0点6分,陈陆洋从广州猎德大桥跳下自杀

对于这段感情,陈陆洋爱得很深、甚至至死不渝。

2020年6月分手后,无法走出这段感情的陈陆洋,还有两次轻生的经历,同学和朋友报了警。

6月6日,当女友蓝蓝发现陈陆洋有轻生念头后,这个女孩吓坏了。她找到陈陆洋的哥哥陈利平的电话,第一时间把信息转给了他,希望他能安抚失恋弟弟的情绪。蓝蓝宽慰陈陆洋,人生就是这样失去和接受的过程。何尝不是呢?不过,陈陆洋没有接受。

陈陆洋出事后,蓝蓝配合了警方多次询问,并一直陪同陈陆洋的亲人在处理后事。

她委婉地拒绝了我的采访,但在报道刊发后的第二天,备受压力的她还托人给我打来了电话:“无法承受网上那么多人对陈陆洋的指责和谩骂,毕竟我们爱过,一直和他的父母保持联系,希望一起渡过难关。”

对于陈陆洋,真爱和关爱,这个女孩在不同的时间没有缺席过。

至于陈陆洋的家人,我们又能指责他们什么呢?

35岁的哥哥陈利平几年前离婚,孩子留在老家父母身边,为了生计常年在外面打工,是家里的顶梁柱;老实巴交的父母村子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名字都要托人写,这次去广州,是在村干部的帮助之下才成行的。

面对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弟弟、儿子出现的状况,他们又能做什么呢?让我感动的是,陈陆洋出事后,亲人第一时间委托村干部给资助人打了电话,表达了这些年对陈陆洋资助的感谢。资助人告诉我,“陈陆洋很懂得感恩,逢年过节都会给我发祝福的信息”。

其实,陈陆洋并不是一个缺少爱的孩子,小时候家里虽然穷,但父母一直咬牙供他读书;当家里人承受不起这副担子的时候,爱心人士给了他长达9年的无私帮助,直到他成才;这次悲剧发生后,陈陆洋原本没有任何责任关系的单位和同事,都在最大程度上给予了陈陆洋的亲人人道主义关爱……

我们是不是应该更理性一点看待陈陆洋的自杀呢?澎湃新闻的评论我很赞同:“生命没有贵贱之分,无论是博士硕士自杀,还是文盲自杀,对其家人以及整个社会来说,都只是一种遗憾,无关亏欠。我们的同情和惋惜,底色应该是温暖和关怀的,而不该是冰冷的质询和简单的计算。”

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毕竟,任何时候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文中人名均系化名)

编辑丨邓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