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宁一老人丢“巨款”后说了两次谎,结局很暖心

2022-04-21 阅读数 18482

出品: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文、图:首席记者 谭里和 实习记者 雷昊 王芳

一位年轻的女副局长,一个靠种地维持生计的老人,两名热心的出租车司机,因为出租车上的一只“袜子”有了交集。“丢袜子”“捡袜子”“还袜子”之间发生的故事,更是给当时疫情笼罩下的小县城,注入了一抹暖色,就连老人的两次“说谎”,也丝毫没有影响故事暖心的结局。

微信图片_20220420111701.jpg

(失主刘金娥给杨川(右)送锦旗表达谢意。)

出租车上捡“巨款”的女副局长

4月18日下午,当63岁的刘金娥把书有“拾金不昧、品德高尚”的锦旗送到杨川手上时,“女副局长捡巨款急寻失主”的故事,有了完美的结局。

3月31日,邵阳市新宁县城,小雨淅淅沥沥,因疫情的缘故,原本热闹的大街小巷显得很是空旷。中午,新宁县林业局30岁的女副局长杨川接到电话,要去新宁县金石镇协助做好疫情防控工作。

“当天下午两点半左右,在我们单位门口,我搭了一辆的士车去防疫点。上车后,我坐在车的后座上。”4月19日下午,杨川对记者说。

刚上车,杨川就发现后座上有个东西很特别,那是一只灰色的袜子。虽然是袜子,看上去却很干净,不像被人穿过。

“我有些好奇,用手一摸,感觉到袜子里面很厚实,打开一看,厚厚的一叠钱露了出来。”杨川向正在开车的的士司机惊呼,“师傅,有乘客把钱掉在你车上了。”

“我开出租车也有多年,第一次看到顾客把这么多钱落在我的车上,看到这个用袜子装的钱,我们判断,这钱肯定不是一个年轻人丢的。”的士司机李崇亮说,“考虑到前一个下车的乘客是一名60岁左右的妇女,我在征得捡钱的乘客同意后,决定一起去寻找刚下车的乘客。”

10多分钟后,两人找到了这位乘客,但这位乘客告诉他们,她并没有丢任何东西。

怎么办?这时司机李崇亮提出建议,经常有乘客把东西落在出租车上,他们都是把东西交到出租车公司,由出租车公司发布信息寻找失主,基本上东西都能被失主领回。杨川同意了李崇亮的建议,来到了出租车公司。

在出租车公司负责人陈小飞的见证下,杨川和李崇亮清点了袜子里的钱,并用视频记录了下来。

“袜子里整整有16900元!”杨川说。

离开出租车公司,杨川跟陈小飞和李崇亮约定,两天后,如果出租车公司找不到失主,她就把钱交到派出所,在警方的帮助下寻找失主。

杨川为什么如此关心这笔钱呢?

“我在清点钱的时候,发现这钱虽然是用袜子装着的,但叠得整整齐齐,且带着一股浓浓的霉味,这说明失主的这笔钱存了很长一段时间,肯定也来之不易,另外,我几乎能断定,丢失这笔钱的,大概率是一个老人。我最担心的是,这钱失主是用来给自己或亲人看病的。”杨川说。

这钱,究竟是什么人丢的呢?

微信图片_20220420111723.jpg

(当时遗失在出租车上的“巨款”。)

失去全部家当后说谎的老人

3月30日,新宁县权威部门发布疫情通报:本轮疫情,新宁县已累计报告6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庆幸的是,在各方的努力下,连续9天,新宁县没有增长新病例。

当天下午,在新宁县城一出租屋里照顾孙子的刘金娥突然接到老伴打来的电话,他的哮喘病发作,家里没有药了。
因为疫情严峻,彼时新宁县开往乡镇的公交车已经停运。

“接到老伴的电话,我当时很着急。我儿媳妇说先去药房买好药,然后租台的士回家。”刘金娥说,巧合的是,她的邻居李良清,就是一个出租车司机。

刘金娥的家在新宁县高桥镇庄姜村,离新宁县城30多公里。刘金娥一贯省吃俭用,租的士车是她第一次。

刘金娥到家已是晚上,等吃完饭、洗漱、照顾好老伴吃完药已经是3个小时后。“晚上10点左右,我接到婆婆打来电话,她说丢了钱,有可能落在出租车上。”刘金娥的儿媳张爱红说,“我问她丢了多少钱,她说500元。我看当时已经很晚了,加上钱也不多,也不一定就是掉在出租车上,我也就没去打扰出租车司机。”

事实上,刘金娥丢的钱远远不止500元,她把18年积攒下来的16900元钱全部丢了,这是她的全部家当。

刘金娥为什么要对儿媳说只丢了500元钱呢?

“这笔钱儿子儿媳都不知道,是我和老伴养老的。”刘金娥说,“这钱来之不易,都是我们在家卖稻谷、种玉米、卖鸡蛋攒下来的。如果孩子们知道我把这么多钱丢了,肯定会责备我,所以,我说了谎。”

整个晚上,刘金娥和老伴一夜未合眼。次日上午,刘金娥再次给儿媳张爱红打来电话,要她去问问出租车司机李良清。

“中午的时候,老人的儿媳妇找到我,说她婆婆昨天丢了几百块钱,问我在出租车上有没有看到。”李良清说,此时,他早已把车给了接他班的司机李崇亮,车在外面接客都半天了,钱真丢在出租车上,也肯定被人捡了。

出乎大家意料的是,当张爱红把没有找到钱的消息告诉婆婆的时候,刘金娥听完后,却说钱已经在家里找到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说谎”没影响故事的温暖结局

4月1日上午,新宁县鸿基出租车公司在工作群里发了一条视频,引起了司机李良清的注意。

视频里透露,一名女乘客3月31日下午在搭乘李崇亮出租车时,在后座捡到了厚厚的一叠钱,希望失主来认领。
“因为视频里出现的钱跟老人说的几百块钱有很大差距,所以,我不能确定这钱就是老人的。”李良清说,他马上找到张爱红核实。

张爱红看到李良清给她的视频后,看到这么多钱也有一些吃惊,立马打电话给婆婆刘金娥。

在儿媳的追问下,刘金娥说了实话,她丢了16900元钱,这笔钱,并没有找到。当初两次说谎,是因为她觉得这笔“巨款”肯定找不到了,怕儿子儿媳责备和担心。

获悉这个情况,李良清给同事李崇亮打去了电话。李良清把老人说的丢钱数目报给李崇亮,完全吻合,确定了这钱就是刘金娥老人的。随后,李良清把钱已经找到的好消息告诉了老人。老人说的一句话,把李良清逗乐了:“李师傅,这几天因为丢了钱,我担心得睡不着觉,现在,你告诉我钱已经找到了,我开心得也睡不着觉了。”

电话里,李良清跟刘金娥约定,等过几天疫情稳定,他就去接她来出租车公司把钱领回去。

4月4日上午,已连续14天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加的新宁县宣布解除全部管控区。当天下午,在新宁县鸿基出租车公司里,上演了温暖的一幕。

在出租车公司工作人员的见证下,杨川把几天前捡到的钱交到了失主刘金娥的手中。“当时,老人点钱的手都是颤抖的。”杨川说。

“我能捡到老人的钱,是缘分也是巧合。”4月19日,杨川对记者说,“因为老人的钱是我坐车的前一天丢的,我捡到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快24小时,司机也不是同一个人。在我之前,有几十个乘客坐过这个车,都没有发现钱。我也只是做了一件我应该做的事,任何一个人,看到这一叠散发着霉味的钱,我想都不会据为己有。”


编辑:俏俏

审核:陈寒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