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独臂父亲北漂12年:俩女儿读大学,他“一手”搞定

2020-07-23 阅读数 36209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张秋盈

出品: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微信图片_20200723085601.jpg

因疫情结束北漂后,周冬祥“一手”开了小吃店。

天蒙蒙亮,34岁的周冬祥和工友们出现在浙江省温州乐清市的码头上,作为资深建筑工,他熟练的将一卷钢筋送入钢筋调直机拉直。突然,沉默的工地上传来一声惨叫,等工友们意识过来,周冬祥已经扑在地上,浑身是血,而他的左手臂正在机器里摇晃……

这是2005年元旦发生在周冬祥身上的惨剧,15年后向记者复述这一幕,49岁他表情依然惊恐。

失去手臂时,周冬祥的大女儿9岁,小女儿4岁。面对苦难的生活,他隐忍且坚毅。北漂12年,靠一只手,培养两个女儿上大学,撑起了一个家。

微信图片_20200723085605.jpg

漂时,周冬祥苏春香夫妇在长城。

15年前的惨剧

7月18日上午,株洲市茶陵县下东街道官铺村。一幢老旧的砖瓦房里,几缕阳光穿过屋顶的几个小洞口,打在满头大汗的周冬祥身上,此刻,他用仅有的右手在揉面,左边的短袖里,空荡荡。

一个月后,在湖南理工学院读大学的小女儿周媛就要开学了,可学费还没有着落,他有些许焦虑。

惨剧已过去15年,周冬祥说不记得“断手”那天“痛的程度”了,只记得被送到温州市人民医院抢救的路特别长,他总想睡。每次真要睡过去了,开车的工头又大声把他唤醒。

一整只手都绞烂了,为了保命,受伤的左手只能进行整体截肢。

三天后,病情稳定的周冬祥打电话给老婆苏春香,说在温州给她找了个好工作,要她赶快来。次日凌晨3点,苏春香被“老表”领到医院。

看到那只空了的袖子,苏春香崩溃了。

“怕她接受不了,来的路上出事,所以骗了她。”周冬祥说。

老公左手没了,没怎么出过门的苏春香都傻了。接到婆婆的电话她绷不住大哭。“他妈妈那时还以为他只断了个手指头咧。”苏春香回忆。

出院后,周冬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两个女儿的将来。周冬祥从老家法院工作的熟人那里打听到,这种情况,是工伤,工地上要赔偿,但工地老板只愿意给3万元钱了事。交涉几个月没有进展,有一天,周冬祥找到老板,说到家庭的难处,对着老板跪了下来。

“我上有父母,下有2个小孩,只剩下一只手了。工地最终给我赔了10万元。当时想够两个孩子读书就行。”周冬祥说,“现在想起来,那哪里够啊!”

微信图片_20200723085609.jpg

两个大学生女儿站成排,将成为独臂父亲的依靠。

独臂父亲北漂

失去左手的最初的三年,家里4口人靠着苏春香每个月打零工赚的450元过日子。只有一只手的周冬祥干什么都吃力:吃饭比别人慢,走路也不稳。一次从村外回来,天下着小雨,周冬祥脚一滑,直直地摔在那半边空了的肩膀上,痛的他龇牙咧嘴,爬了许久才爬起来。

看着老婆如此辛苦,还要照顾自己,周冬祥咬着牙逼自己尽快适应起来。找不到事做,他就用单手干农活。别人一只手拿秧苗,一只手插。他就先把一把秧苗撒到田里,再一根根弯腰捡起来,再插得整整齐齐——帮手只有9岁多的女儿。

收谷子时,周冬祥没法挑担子,就让老婆把一袋谷子放在他的背上,他用一只手从好几里外的田里扛回家。“一个上午干不了别人家四分之一的活。”周冬祥苦涩而内疚。

仅仅靠妻子打零工,是不可能供两个孩子读书的。他托亲戚四处找工作,可只有一只手的周冬祥,谁要呢?失去手臂3年后,2008年,一位在北京工作的亲戚给他打来电话,北京有一家连锁饭店愿意接受他,吃住全包,每个月1200元。

周冬祥很惊喜,虽然老婆很担心,但他果断出发。到了北京,他被安排管仓库、给后厨收菜、点数、记账,一个月1200元。

北京人生地不熟,周冬祥脸皮又薄。碰到称重、搬货的事,他自己干不了,又不好意思麻烦别人,两天下来,羞愧的他打起了退堂鼓。“既然什么事都做不了,干脆别干了。”周冬祥心想,他找到老板辞职,老板也是一位父亲,知道他的情况以后,告诉周冬祥:“你努力,我们都会帮你。”周冬祥心里一热,想到家里两个正需要钱读书的女儿,决定留下来。

饭店员工宿舍在地下室,8人一间,潮湿不透气。周冬祥有旧创伤,住的时间一长关节疼痛。

老婆苏春香知道很心疼,打电话说“抗不下了就回来”。

周冬祥却坚持了下来。他很感激北京这个饭店的老板,包容了他的残疾,人也很讲信用。“每个月15号准时发工资,12年没拖过一天。”周冬祥说。

北漂12年,周冬祥的工资从1200涨到1500,最高时3000元,每个月他几乎一分不花,全部寄回家。唯一的娱乐,就是晚上9点下班后,到北京三医院对面的公园门口听人唱歌。公园门口有人摆露天ktv的摊位,3元一首。

“我也很想去上去唱一首《常回家看看》,又觉得要花钱,只有一只手又自卑,还是算了。”周冬祥笑笑说。

最让周冬祥“想回家看看”是2012年,妻子苏春香打电话告诉他,大女儿周婵考上了湖南师范大学。

“特别高兴,家里终于有个大学生了。当时就想回家。”周冬祥说。

同样的喜悦来自6年后夏日的一个中午,那时他休假在茶陵老家。小女儿周媛从楼上冲下来朝他喊:“老爸,我上一本线啦!”

消息传到北京,饭店老板感动且钦佩:“一只手的爸爸供出了两个大学生,不容易!”老板吩咐人给周冬祥发了一千元红包。

微信图片_20200723085613.jpg

7月18日下午,周冬祥在烈日下叫卖包子馒头。

“一手”撑起俩女儿大学梦

“我爸妈从来不和我们说没钱读书的事。”大女儿周婵说,与其他同龄人相比,她们姐妹从没缺过什么,“想要什么,告诉爸爸,都会买回来。”

在小女儿周媛心里,爸爸是村里最温和的男人,几乎没有和她们动过手,只要爸爸在家,就会借个车子送她去镇上上学。虽然和妈妈一样,总会骂她邋遢,但骂完后又会给她们姐妹俩收拾屋子。

周冬祥90年代在茶陵当送货司机,别人给他两颗阿尔卑斯糖,他揣在怀里一天也要带回来给两个孩子吃。头年北漂,还特意给女儿们带回头一只北京烤鸭。

孩子有多少幸福,父母就有多少付出。只有一只手的爸爸的付出,姐妹俩从小就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周冬祥记得,他第一年从北京打工回来,女儿们用爷爷写剩的对联红纸写上“欢迎爸爸回来”,做成一个自制横幅贴在家里大门上。这一幕至今让49岁的周冬祥感到暖心。

如今,为了减轻爸爸的困难,大女儿周婵会在不多的收入里拿出一部分钱帮助妹妹上大学,而周媛则刚上大二开始勤工俭学,一个月有1500元收入,从那以后,她再也没向家里要过生活费。

妻子苏春香感受着周冬祥的好,“作为爸爸和丈夫,他都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年,周冬祥给她送了一条项链,也学着时髦亲手给老婆带上,苏春香嘴上怪他乱花钱,脖子上却每天带着它。

原本,周冬祥打算在北京坚持两年,等小女儿大学毕业再回家。但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他的规划。

9月要开学,周媛又要交学费了,但因为疫情北京那边的饭店老板营业的消息还没有确定。

“生活要继续,不会等人的。”周冬祥说。

茶陵的疫情得到控制后,周冬祥和妻子一商量,在村里临近省道的地方盘下来一间木质老房子,开个了米粉店。粉店6点开门,因为周冬祥手脚慢,俩人凌晨3点就要起来准备,做包子、烧汤、洗菜、烧菜。卖不完的包子,周冬祥再蹬一个小三轮,沿着村叫卖。

“先努力赚,不够了我再借,一定要让孩子把书读完!”面对生活的小坎,周冬祥表现的从容乐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