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县一培训机构校长涉亿元诈骗案,女老师意外刷到他被抓视频

2020-07-14 阅读数 45427

今日女报首席记者 谭里和  实习生 彭海鹏 

出品: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他的A面是一家培训学校校长,B面居然是涉案金额上亿元的金融诈骗加套现团伙负责人之一。他身边的老师说,不管白天还是晚上,银行卡和POS机他基本没离过手。

更戏剧性的是,就在老师和家长寻找这名一度失联的校长时,一名女老师在网上意外刷到了他被警方抓捕的现场视频……

王某被抓现场视频。

女老师网上意外刷到校长被抓视频

“王校长收了我们这么多家长预交的学费后失联了!”6月初,长沙县一家名为“七彩稻田艺术学校”(注:校外培训机构)的微信群里,不断有家长在发送上述信息。

作为这所学校兼课老师的小西,也在不断接到预交了培训费家长的电话。家长们关心的都是自家孩子还剩下多少课时、学校会不会关停等问题,有的家长甚至是在5月份学校举办的优惠活动上交了培训费,但至今孩子都还没有开始上课。

“我当时特别懵,但第一反应是应该出不了什么大事。”小西说,因为她不是学校的专职老师,平时只是按时来上课,上完课就走了,所以对学校的具体情况不太了解。“我还安抚家长,也许是疫情期,校长有一些特殊的事情在处理,肯定不会这样不负责任的。”小西说。

不过,挂了家长的电话,小西从其他老师处了解到了震惊的消息——王校长不是收了家长的学费跑路了,而是被公安机关抓了!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在几天后。

6月10日晚上,小西跟平时一样睡前刷抖音,无意中刷到了上海警方发布的一个视频。

“这个视频是公安抓捕一个特大金融诈骗团伙的现场,当我看到‘长沙抓捕现场’的画面时,真的惊呆了!”小西说,“我看到视频里有一个嫌疑人,跟我们学校失联的王校长长相酷似,而当警察问他叫什么名字的时候,他报出来的名字也和王校长一样。”

就在小西震惊不已的时候,新华社当晚发布的一条《上海警方破获特大诈骗金融机构案, 团伙套现加诈骗案值逾亿元》的新闻,完全坐实了失联多日的王校长另外一个面貌:他是这个涉嫌套现和诈骗金额上亿元的团伙负责人之一。

新华社的新闻通报称:在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的指导下,黄浦警方经由一连近3个月的连续侦查,逐步梳理出一个蔓延在全国多地,以魏某、徐某、王某等人为首,通过虚假报案、否认生意业务等方式,骗取金融机构赔退款的犯罪团伙,涉案金额逾亿元。

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多方采访证实,上述新闻中提到的“王某”,即为长沙县“七彩稻田艺术学校”的王姓校长。

a1a844b0aee73e3853ade602c67e2938@100Q_680w

王某涉案被抓前拖欠房租,房东贴告示终止租赁合同。

 A面校长,B面涉亿元套现加诈骗案嫌疑人

一家以培养学生艺术特长为宗旨的学校校长,另一面居然是涉案上亿元的金融诈骗团伙负责人之一,反差如此之大,不少家长表示大跌眼镜。

家长A告诉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长沙县“七彩稻田艺术学校”2018年就开办了,她家的两个孩子是学校的第一批学生。“今年5月份学校搞优惠活动,我想想今年疫情耽误孩子不少的课,也马上快暑假了,所以给孩子报了5门课,其中有一门书法课,还是王校长自己上的,预交了1.5万元学费,现在课还没上,校长被抓学校关门了,损失很大。”

“听到王校长被抓,而且涉及这么大数额的金融诈骗案,我完全不敢相信,我的孩子在学校上小主持人课,还剩2000多元的课时费。”家长B告诉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以前王校长经常要我们家长介绍学生,我没有这样做,当时我就觉得,万一学校不负责,卷钱逃跑了会给我带来麻烦。”

“事情发生后,我们向学校所在社区、教育部门以及公安都反映过,但是没有给说法。关系到这么多孩子,涉及的金额也不少,虽然校长已经被抓了,但有关部门还是应该出面来解释,给家长和孩子一个交代,让我们的损失降到最低,毕竟,有些部门还是有监管责任的。”学生家长C说。

该培训机构一名老师提供的一份“七彩稻田艺术学校学员信息登记表”显示,仅在登记的60名学员(部分)中,最多的还剩100多个课时、费用10000余元,最少的也有1000多元;而另一份“登记表”中的210名学员,绝大多数课也没有上完,有的甚至预交了一年半的课时费。

记者了解到,这明显违背了湖南省教育厅2020年1月发布的《湖南省校外培训机构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相关规定。该《办法》规定,按培训周期收费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按课时收费的,每科不得一次性收取超过60个课时的费用。

微信图片_20200714155201.jpg

该培训机构给学员写的部分收据。

银行卡和POS机白天晚上不离手

小西老师告诉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她是2018年经朋友介绍来“七彩稻田艺术学校”兼课的。一个星期6节课,一节课90分钟,她能获得120元报酬。

“最开始,学校和王校长给我的印象还比较好,学生也多。王校长自己教学生写毛笔字,听学生和家长反馈他人蛮和气的。”小西说。

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小西发现专职老师和兼职老师甚至前台的工作人员流动性都比较大,不断有一些负面信息传到耳中。

“有老师说王校长不太守信用,经常拖欠工资。我是兼职,但也感觉到王校长发工资有些不按时,总会往后拖。”小西说,让她想起就后怕的是,就在被抓前一周,王校长还找到她,说要她投资合作开班,“我出钱租他的场地,学校负责招生、安排老师上课”。

“幸好我没有钱,就没答应,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说完,小西夸张地抖了一下身体。

微信图片_20200714155204.jpg

7月10日,位于长沙县榔梨镇上的培训机构已人去楼空。

类似的“合作”并不是王校长给小西的专利,专职老师小雨说,王校长也找她谈过“合作”。

“他要我跟家里商量,出资20万元把事业做大,我没当一回事。”小雨说,近两年的接触,王校长留给他的印象是“不守诚信”,“说好的招生奖励,经常不兑现或只兑现一部分”。

在王校长被抓之前一个月,小雨选择了辞职,“走之前还扣着我几千元工资不给”。对此,小雨有些愤然。

和王校长接触过的多名老师证实:他携带很多银行卡,POS机几乎白天晚上不离手。

小西说,有一次自己去王校长办公室拿教具,看见对方的柜子里有大量银行卡和多台POS机,“我以为是家长交学费时用的,没太在意”。

小雨说,王校长平时POS机和银行卡几乎不离手,经常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那时候我只是感到奇怪,现在真相大白后,这些细节就顺理成章了。但涉及这么大金额的诈骗案,还真是没想到。”小雨说。

7月13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长沙县榔梨镇的“七彩稻田艺术学校”,学校的巨幅招牌依然挂在墙上,校门紧锁,房东打出了新的招租信息。记者致电房东,房东说:“学校还欠我房租呢,现在校长被抓了,基本上要不到了。”

“希望公安和有关部门在侦破他所涉及的诈骗套现案的同时,也关注一下学校的善后问题,给欠薪的老师以及这么多缴费培训的家长孩子一个交代。”一名老师说。

(文中所涉采访对象均已作匿名处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