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县·乡村十日丨乡村振兴正当时

2020-08-18 阅读数 45943

pexels-quang-nguyen-vinh-2134798.jpg

文/孙麟

为此,我一直在思考的一个重要问题是,与这种“陪伴式发展模式”相应的是,如何构建乡村土地价值体系?

我所说的构建乡村土地价值体系,本质上就是如何建立健全政策、措施,更方便、更有效地实现乡村土地资源的资产化。实践证明,单点的东西效率很低,点、线、面的结合,变成一层,形成一个平台,就能创造巨大的价值。能否通过政策规范,在保障乡村、农民利益基础上,把农民手上的土地、住宅、劳动力都集中在一起,组成一个类似合作社的 “乡村建设投资”(乡建投)平台呢?或者成立一支市场化的“乡村建设基金”呢?

一个基本的设想是,把集体土地、村民个人资产如宅基地和农房等作为资产纳入一个统一的体系里,或者通过资产化统一放入“乡建投”这样的公司里,让村集体、村民的资产通过入股和租用等方式直接用于发展乡村产业。也可以考虑,由政府牵头,把这些资产托管给下乡企业或者相关产业公司来经营,并获得相应的收益。社会资本不再作为唯一的下乡主体进入乡村产业,消除社会资本隐含的掳夺性质。同时,有政府引导,有政策性资本做引导、做配套,社会资本也敢下乡,可以参与乡村基础设施建设,可以去乡村做产业。村集体、村民不是社会资本的对象,而仍然是乡村建设、乡村发展的利益主体。政府、企业、乡村、农民共同成为乡村的发展主体,就可能更好地形成一个推动乡村良性发展的协同体系。

当然,做好这件事,需要完成很多基础性工作。中国农业数据很多,又太松散,归纳到一起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尽管如此,也应当采取措施,协同推进。只有在乡村资源资产化、农村信用体制完善的基础上,乡村金融问题才能解决好。同时,要构建一种好的结构模式,把政府、社会资金、集体的资金和资源吸纳进来,共同形成资产沉淀。比如,可以与政府商量,共同设立乡村振兴产业基金或土地产业基金,引入LP(有限合伙人)出资投资,组建GP(普通合伙人),让专业人员来管理这个基金,通过基金募资方式,资本再扩充2、3倍,其中60%可以要求仍然用于当地乡村建设、乡村发展。

而且,这种乡村振兴产业基金和现存的一般基金的管理方式也应当不同,必须对本地乡村进行投资,还需要规定一个固定的比例。与此同时,按规定再扩大一些涉农投资的范围或者项目。比如说,其中40%用于跟投中信农业基金。我们就是中信农业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中信农业基金在研究和专业能力方面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团队,基金跟投他们,投资就有了着落,且相对安全。中信农业基金投的都是科技农业(比如隆平高科)、品牌农业(比如澳优乳业、百果园、中国茶叶)和农业服务项目。

现在的问题是,真正的农业难题大多集中在农业链条上的种养殖环节。科技农业、品牌农业离不开种、养殖的基础农业产品。但是,科技农业、品牌农业做的是附加值高的那一部分,附加值低的、最基础的农业部分,却缺少人来完成。那么,如何把农业产业链上的种养殖的部分更好地融合农业企业,则是农业产业振兴、乡村振兴的重中之重。所以,乡村振兴产业基金中的60%可以用来投资这些农业产业链上的种养殖项目。为此,政府对乡村振兴基金的发展,要像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对待乡村工业产业发展一样,给予更好的扶持和政策倾斜,比如政府平台公司在一定阶段回购基金份额,形成社会资本良性退出渠道,而不能像对待其他成熟产业基金一样,以一种方式来对待与处置。

还有一个值得担心的问题是,现在属于农民集体的集体建设用地及指标的售卖主体,基本上都是地方政府,这就会导致许多习惯于依靠“土地财政”的地方政府,以低价获取和囤积农民的集体建设用地及指标,再高价卖给商业企业和开发机构的管理行为。以前往往是征用城市周边的乡村土地,用于发展城市的工商业,“取之于乡,用之于城”。如果仍然沿着这条路子走,作为乡村振兴主体的农民和村集体,不但依然缺少自主用于乡村振兴、乡村发展的土地,还会影响到发展的积极性、创造性,甚至可能会导致社会问题和信任危机。对此,应当有新的思路、政策与措施。

我认为,必须建立严格的审核制度与监管制度,监管甚至禁止地方政府买卖村集体建设用地,更不能打着“乡村振兴”的旗号,实际上又演化为“当地政府+资本集团”结盟抢夺农村优质资源的扭曲市场的行为。所以,坚持“取之于地,用之于民”,在任何时候都应当成为土地使用和价值实现的底线和原则。土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根本,也是乡村振兴的根本。2019年底,国家自然资源部发布了《关于开展全域土地综合整治试点工作的通知》,也是为了促进土地要素科学配置,合理流动,为乡村振兴提供强有力的资金支持,实际就是“取之于地,用之于民”的具体实践与运用。

回头看看老乡家里的香火神龛,我想得更远了些。

我们知道,日本供奉田神,保留了祭祀土地的风俗。我也曾听到法国一个葡萄园老农说:“接近自然,就是接近上帝。”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不只中国乡村有供奉土地牌位的习惯,世界其它地方都有不同的敬仰土地、尊崇土地的方式。土地和自然始终是人类共同的信仰。土地很有价值,农业很有力量,就看我们怎么组织、焕发力量,实现价值。今天,坚守农业,守土有方,构建土地价值体系,提升从土地开始的农业产业链价值,就是要让乡村土地在乡村长出价值,长出希望与幸福!

乡村振兴正当时,乡间热土必将绽放幸福的土地之花。

此时此刻,眼前的细雨还在飘悠,湖区的山光水色更加温暖动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