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县·乡村十日丨我们必须走出符合自身条件、基础、特色的乡建之路

2020-08-11 阅读数 6844

pexels-quang-nguyen-vinh-2132250.jpg

文/孙麟

我居住的长沙开慧镇往北不到60公里,就是岳阳市湘阴樟树港地界。“樟树港辣椒”曾经非常诱人,获得了各大高端湘菜餐饮人士的称赞,如今却大多被来自海南或广东的辣椒冒名顶替了,口感和原产地相比,差异巨大。其中不乏一些樟树港居民利用本地身份,从外地购进辣椒后进行出售,连自家人都在伤害“樟树港辣椒”,消费者还怎么会认可呢?“樟树港辣椒”的价值出自“樟树港”,出自那片土地的独特价值。任何别的地方的“樟树港辣椒”,只用了“樟树港辣椒”的名字,而非“樟树港”所产的辣椒,也就失去了“樟树港辣椒”的价值。

山东土壤有特色,很多地方适合种高品质蔬菜,以前常常出口到日本,但由于长期缺乏认证体系、产业规划、土地保护措施等,后来日本也不进口那里的蔬菜了。严谨的日本人在采购蔬菜前,会悄悄地派人到采购地抽检水、空气、土地的数据指标,不合格则彻底放弃。现在,许多地方的蔬菜几乎没有露天菜,没有“轮植”制度,只管多种,不管土地生息。土地长期耕种,得不到歇息,只片面追求出产、产量,又大量使用化肥,这样的土地出产的蔬菜质量会好吗? 

我检索了一下,曾经获得多项金奖的砀山梨,如今在水果摊上已经无人问津;猕猴桃本来原产于中国,被新西兰引进、优化,回到中国后则变成了身价翻倍的“奇异果”;历史悠久的烟台苹果,也已经是寻常之物,不在许多人选择之列。比如蒋总带给我们的苹果,却是去年才获得“农产品地理标志”的洛川苹果。洛川苹果细嫩致密,汁多甘甜,果香四溢,确实是苹果精品。我担心的是,如果洛川苹果销售火爆,估计又会遭遇大量仿冒的命运。你能知道,每到新米季节,有多少外地稻米运进五常呢?每到金秋,有多少外地大闸蟹运到阳澄湖去“洗澡”呢?若没有,该多好!如果有,那一定要坚决取缔!

农产品市场上的“劣币驱逐良币”的例子太多了。其中一个突出的教训是,缺乏明确的评级标准,没有形成农产品的品牌,包括土地价值体系的营造、生产质量的保障、销售渠道的把控、各个市场主体的市场行为监管等方面都存在问题。今天,我们要做乡村振兴,一个十分重要而紧迫的课题就是要树立乡村土地价值观念,要建立一种基于乡村土地价值之上的发展、运作模式,并在此基础上推动农产品的优化、升级与增产、增效。

回想起来,我们去了法国,也走访过很多别的发达国家。相比较而言,中国虽然得到了迅速发展,但与发达国家比较,许多差距不是体现在城市里,更是体现在乡村的发展。最近几十年来,中国城市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般矗立起来,高铁也迅速四通八达。一个明显的标志是,中国的城建、机场、高铁、移动支付、城市物流等,欧美根本无法相比,但乡村呢?发达国家的乡村早已从当年的破败中矗立起来了,生态恢复了,乡村土地价值也相当高,而且乡村大多环境整洁、特产富饶,而我们的许多乡村呢?在城市化大潮下,许多乡村却呈现出一种破旧凋敝的趋势。我认为,如何焕发乡村活力,特别是如何激发乡村土地价值,并为乡村发展提供支持,已经成为乡村振兴的一个重要内容与发展基础。

必须明确的是,我坚决反对照抄西方乡村建设的经验,因为他们现在也遇到与我们同样的一些问题,比如年轻人外出,乡村人口老龄化,乡村人口日益稀少等。我们应当警惕的是,乡村发展多年之后,是否会遭遇西方国家今天这样的天花板呢?西方创造的适合我们发展的经验是可以借鉴的,但我们必须走出符合我们自身条件、基础、特色的乡建之路,就像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病毒一样,我们的防治方案可以成为全世界“可以照抄”的一种成功经验。当然,走自己的路,也必须与世界接轨才行。毕竟,今天的中国,是与世界联系在一起的中国,是与世界发展休戚与共的中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