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县·乡村十日丨让城乡真正融合起来

2020-08-10 阅读数 13635

pexels-jannis-knorr-2933243.jpg

文/孙麟

现在,乡村繁重劳动的辅助工具也相当多,从锄头、犁耙到播种机、收割机都大量应用,而且一直在不断地发展。也就是说,现在的问题不在于减轻人们的劳动繁重程度,而在于节约“人工”、提高劳动效率。效率提高了,乡村生产加工的农产品才更有市场竞争力。比如采茶,一个茶农一天能采4斤鲜茶叶,一斤鲜茶叶需要60-80元的采摘费用,4斤鲜茶叶能制成1斤陈品茶,那么一斤成品茶的固定采摘成本就已经高达240—320元。加上地租、管理、炒制、包装、仓储、物流、营销等众多环节,成本就极高了。所以,很多粗制滥造和假冒伪劣产品,却因低价反而能混迹市场。不久前,我去宁乡市拜会了仙茶美公司的谭总。他说,他在日本京都郊区也有茶山,请的大多是老年人在帮助种茶,日本年轻人同样大量远离乡村,但是,采茶使用的机器自动化采摘了。他还说,日本的乡村,智能自动化程度远远高于中国。

蒋校长是从乡村走出来的社会精英。他从离开乡村,通过求学,一路不停努力地进入城市,又在城里打拼,逐渐成长起来。他说过的一件事让我很感动。他说,他的朋友每年都要带父母出去旅游一段时间,但父母在农村老家喂了鸡、鸭,若老人们离开老家时间长了,那些“小家伙”就没人照顾。现在,在乡村也一时找不到帮忙的人,老人好几次也因此走不开。即使出门几天,老人家也总是惦记着家里的鸡、鸭。我们身边有太多朋友的父母仍在乡村,老人家也想进城和儿女聚上一段时间,但是常常因为老家的事情而走不开。如果机器人在自动喂养和日常劳作方面出力,一定能派上大用场。每家购买一个机器人目前不太可能,也是浪费,如果村委或村集体统一购买,则完全可以用机器代替人工去为这些村民服务,也可以实行有偿服务。这样发展的一个结果,就是智能机器提升村民的幸福感了。

我想,“智蕙林”机器人是能够做到这些乡村服务,许多机器人也能够做到。在疫情期间的运用,“智蕙林”机器人解决的是隔离状态下人与人的连接服务。从实际情况上说,现在的城市与乡村也处在一种隔离状态,我们需要用数字化、信息化、智能化的科技来连接,让资源更好地实行交换,让城乡真正融合起来。我说过很多次,南县南山村正在打造的“五位一体”项目,其中就包含了医共体、幼儿园,我希望引入人工智能进行试点服务,现在看来,这已经不是什么梦幻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