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县·乡村十日丨让人工智能逐步走进农村

2020-08-10 阅读数 12913

pexels-kaboompics-com-6465.jpg

文/孙麟

乡村地广人稀,又是高强度的劳动,倒是为机器延伸提供了大量场景和空间。做乡村建设这么多年,我认为乡村存在劳动协作的“刚需”,也需要解决“人工”缺少的“痛点”。从理论上说,商业的价值在于解决社会问题,解决的社会问题越大,商业价值越大。所以,那么多做人工智能的公司、资本,真不要只盯着大城市,广大乡村是一个巨大的应用市场,一定能够大有可为。

比如说,“智蕙林”虽然是做智慧医疗的企业,事实上他们还有一个“脑易航”的手术机器人,就是专门针对乡村、县级医院的。人的脑部重伤后,脑颅内的淤血必须立即清理,很多这样的病人都是死在了送往大城市医院做手术的路上,因为脑部手术复杂,县乡医院很少有医师能完成,病人没办法得到及时救治。而这种手术机器人把病人数据资料,准确地输送给大城市三甲医院的专业医师,并通过机器找准手术入针角度和深度,避开脑部关键神经,导出淤血。也就是说,手术机器人不只是一个独立的医生角色,还成为了一个乡村医生与城市医生的联结体,能够及时把城市的医疗技术和服务得以导入乡村。这是多么利国利民的事啊!特别是国家大力推进分级诊疗,逐步实行“大病不出县,小病不出乡”的诊疗政策,加上5G网络的广泛应用,有了智能机器人的技术支持,就不会只停留在远程的医疗诊断,即使是远程医疗操作也能够部分实现了。这样发展的趋势,乡村应当是最直接、最大的受益地区。

医疗上如此,乡村教育也完全可以借鉴。现在,社会上已经有了大量远程在线教育服务机构,一个学生坐在家里也能得到国外的老师辅导英语学习。同样,通过在线教育、人工智能在线辅助,大量的城市教育资源也完全可以下到乡村去,为乡村孩子们提供更好的学习机会。我想,这也将成为我们弘慧教育基金会未来推进乡村教育的重要方向之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