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县·乡村十日丨乡村需要坚守“人工”,更需要发展“智能”

2020-08-10 阅读数 13827

pexels-freestocksorg-175389.jpg

文/孙麟

7月初的长沙已经进入漫长雨季,加上天气闷热,所以不那么清爽。尤其是看着湘江的水,涨得很快,我真有些担心了。这些日子,我一直住在乡下,乡下雨水多,但满目青山,令人心里相当舒坦。

今天早上起来,就看到窗外雨水不断。

昨天晚上和前来串门的几个朋友喝了几杯酒,到上午还是余醉未消解!回想起来,昨天原本想同希望做数字农业的朋友聊聊天,他们却因临时有事,没能过来,很是遗憾。正想着如何联系他们,却接到了上海“木木机器人”创始人的电话。他说,他已经到了长沙,问我在不在长沙?听我说在长沙的乡下,他立刻说,马上带着他的团队从长沙城里赶到乡下来。我想,这也许就是乡村的吸引力吧!不过,他们从上海赶到长沙的乡下,也的确让我很是感动。

这位上海“木木机器人”创始人是我的一个好朋友。他曾经在华为公司工作了16年,是华为手机事业部最早的负责人。当年,他们从3亿元的销售额起步,发展到今天,华为的手机年销售量已经到了2、3亿台,成为华为的核心产品。华为手机早年的研发骨干,大多经其培养和领导过,业内因此称他为“蒋校长”。也许是在华为工作过于劳累,身体严重不适,他便决定离职,去到山东日照的大青山练习太极,修养身心。我们也因此有幸成为了太极的同道中人。

他病好一些后,还是希望做些事情,于是在2014年开始创业,做起了人工智能。不久前,他已经把“木木机器人”更名为“智蕙林”。我想,他们的事业已经是“木已成林”了,自然发展得很好,而且是越来越好。我问:为什么不叫“智慧林”呢?蒋校长说:要低调一些。这确实符合他的性格。不过,这“蕙”字挺好,医疗服务是“医者仁心”,需要“兰心蕙质”。蒋校长的低调让我想的更广泛了些。现在看来,人类作为一个整体,在大自然面前,特别是在所谓的改造大自然面前,也确实过于骄傲和嚣张了。人类应该像路边的小草一样,绿化了世界,却始终在大自然低着头,为世界贡献着漫天的绿色。人啊,多一点谦卑不是更好吗?

开场白之后,蒋校长热心地介绍了他们公司的近况和产品。那个叫“诺亚”的物流机器人,我早就在中央电视台的疫情报道中见过。当时,为了防止交叉感染,很多医院用机器人辅助送药,处理医用废弃物。他们的物流机器人又叫“诺亚”,名字取得极高雅,所以当时的印象很深刻。没想到,“诺亚”竟然是朋友公司的产品。

听到蒋校长的“诺亚”在医疗服务中那么神奇,能否为乡村建设出出力呢?他们既然来到长沙乡村,我又在做乡村的事情,能不能让蒋校长为我们的村民开办一个用人工智能参与乡村建设的“军校”呢?能不能借用他们的“智蕙”助力乡村呢?或者是请他们把事业融入乡村,助推我们的乡村振兴呢?

很多资源就在眼前,单个地看,许多资源又是相互孤立的,如果让资源有机联系起来,我们可能做成许多过去没有想到的事情!

当时,蒋校长就坐在我的面前。我想到的是,凡是工具或者说具体的机器,本质上不过是“人体器官的延伸”。刀子、锤子延伸了手,汽车延伸了脚和肩膀,望远镜延伸了眼睛,纸笔延伸了记忆,电影延伸了想象。现在的手机、机器人只是延伸的更多、更综合而已。电动梳子、电动牙刷等小电器是近些年才有的,还有语音电梯什么的,用电梯也不动手指,全凭语言指挥了。我想到的问题是,如此简单的动作,城里人都需要去用机器去替代,真的有必要吗?对许多人来说,必要性不大。这也说明一个问题,在城市社会、城市生活里,机器延伸的空间日益生活化了,边际效应也可能会日益递减。到农村去,可能就不一样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