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癌症同时“纠缠”3岁男童,欠下巨债的重病爸爸:我停针,先救娃

2020-04-14 阅读数 29571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吴小兵

袁立军,今年30岁,湖南常德汉寿县百禄桥镇八斗丘人。2017年11月他患上克罗恩症(一种原因不明的肠道疾病)在(长沙)湘雅医院住院手术,与病魔抗争了2年多。今年,3岁的儿子袁鑫宇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T系)和肿瘤溶解综合症两种重症,4月1日住进了重症室。由于自己的病花费不菲,袁立军将自己治疗和药都停了,想办法筹钱自己的儿子。

微信图片_20200414155347.png

图为病房里的袁鑫宇。

以下为袁立军的自述内容,由记者采访并整理成文:

我出生在洞庭湖边,2004年我考入湖南长沙生物机电职业技术学校,2008年毕业后,到了广东惠州的一家电子厂工作,当了一名技术员。在厂里认识了广东潮汕的女孩刘丹霞,恋爱几年之后结婚,2012年有了大儿子袁浩宇,2017年有了我们的第二个孩子袁鑫宇,虽收入不高,我们全家的小日子也还算幸福。

微信图片_202004141553471.png

图为袁立军一家四口的合影。(照片家属提供)

2017年11月,我的身体出现了一些不明的状况,腹痛、腹泻伴有高烧,经多方求医之后一直不见好,最后在长沙的湘雅医院确为克罗恩症,是一种比较少见的肠道慢性疾病,发病原因不明,在2019年4月和11月经过两次大手术之后,要靠长期的药物控制,目前,我每两个月就要打一针叫类克的美国进口药,迄今,为了治疗我的病,花费近60万,除去报销的20多万,还欠债20多万,也因为这个病我成了村里的贫困户。

图片7.png

图为在公交车站等车的袁立军。

cadb258b9b3d4fef0871a4199497f5ec@100Q_680w.png

就在我想尽办法筹款治病时,2020年3月,我小儿袁鑫宇几天时间内头部连续出现不明肿块,多方诊断检测无果之后最终送入湘雅医院急诊,4月1日进了重症室,4月5日他3岁生日那天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和肿瘤溶解综合症两种重病。

43837cc846fed9c31bcf5be73dea9d27@100Q_680w

图为村里为袁立军出具的贫困证明。

2020年春节前,我们夫妻带着袁鑫宇到了惠州岳父母打工租住的家里,3月20日,我爱人刘丹霞给袁鑫宇洗澡时发现他左耳朵背后有肿块,两天后右耳朵也出现同样的肿块,腹部特别大,脸色发黄。不敢怠慢,3月30日带去惠州市第三人民医院,血液检测之后,袁鑫宇的白细细胞超高,血小板低,高度疑似白血病,医生建议到更大的医院就诊。当天,我借了表弟的车从惠州赶到长沙,4月1日就进了重症室,4月5日最终确诊。

微信图片_202004141553472.png

图为病房里哭闹的袁鑫宇。

重症室抢救7天之后,袁鑫宇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两种癌症同时出现在3岁孩子的身上,医生都说比较罕见。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先期进行化疗,把肿瘤溶解综合症稳定,再进行白血病的治疗。经过抢救,目前袁鑫宇身上的肿块已暂时缓解慢慢消除。接下来白血病的治疗先期还是药水化疗,疗程为2年半,如果治疗过程中出现感染或者效果不佳,就要考虑骨髓移植。

微信图片_202004141553473.png

图为刚从重症室转入普通病房的袁鑫宇边治疗边看动画片。

袁鑫宇的病对我打击太大。我的克罗恩症病已经让一家人操劳并欠下20多万的巨额债务,这种无法根治的慢性病,要每两个月打针和靠药物维持,除去报销,平均每个月还得自费3000多块。儿子现在两种病魔缠身,前期化疗费用就要30万,如果情况不理想做骨髓移植更是要准备80万,我砸锅卖钱也凑不齐,一家上下都陷入悲愁之中,我爱人刘丹霞更是每天以泪洗面。

图片6.png

目前,医院管理一点也没放松,病房只能由一名家属陪护,为了节约费用,我没有选择在医院附近租房,寄居在长沙望城区的表妹家,一天三趟为爱人和孩子送饭,每趟辗转公交、地铁一个小时,这也是无奈之举。

图片7.png

图为4月9日,袁立军医院送完饭之后赶公交回表妹家。

微信图片_202004141553474.png

袁鑫宇虽说已经脱离生命危险转入普通病房,可是身上的插管时刻连着,氧气也是一刻不停罩着。而我的病如果不打美国的进口针只吃药,一个月花费可以降到几百块,只能暂时停掉打针,管不了那么多,先救孩子要紧。

我还有一个姐姐小时候得小儿麻痹症后残疾,一个妹妹正在上大学,这些年父亲帮别人做小工勉强维持生计,因为我的病家里已经负责累累,东拼西借才凑够我的治疗费。眼下儿子袁鑫宇同时患两种重病,我已经无计可施了,只好向社会求助,寄望好心人能帮帮我,救救我的孩子,日后一定教他学会感恩,回馈社会。

微信图片_20200414155824.png

扫一扫,为孩子助力!

  凤网公益 癌症 男童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