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凤网专栏 >  正文

昔日台湾歌后因肺癌去世 刘家昌曾赞她比邓丽君唱得更好

2017-01-10 09:25:15 出处:凤网/今日女报 0人参与
2012年1月3日,是台湾的“帽子歌后”凤飞飞患病去世的日子。当她预感到自己即将离世时,正临近农历新年,生性善良的她不愿意歌迷和朋友因为自己的离去而影响过节的心情,特地交代家人等到新年过后再对外宣布自己去世的消息。……

凤飞飞

凤飞飞

文/魏剑美

2012年1月3日,是台湾的“帽子歌后”凤飞飞患病去世的日子。当她预感到自己即将离世时,正临近农历新年,生性善良的她不愿意歌迷和朋友因为自己的离去而影响过节的心情,特地交代家人等到新年过后再对外宣布自己去世的消息。而在生前的最后一个月,重病在身的凤飞飞还坚持亲自挑选照片,提前为2012年1月和2月过生日的好友题写生日贺卡和新年祝福。其善良温婉、为人体贴的品性由此可见一斑。

台湾著名导演侯孝贤评价凤飞飞说:“她处理后事的方式也代表了她对人的信任,而唯有与家人有浓厚的感情,才能这样来去潇洒。”其内心的温情正是源于家人敦实的爱。每个人心底都有个情谊账本,账目笔笔清晰,多得的宠溺终归要还。但究竟是因为先得到过安稳又温暖的爱,所以才会带着善意去看待世界;还是因为始终不忘初心,不管世态炎凉也保持着内心的善良与敦厚,才会最终获取幸福呢?如同鸡与蛋,互为因果,孰先孰后,谁又能说清。

凤飞飞自小在乡村长大,十六岁就离开大溪镇的家到台北独自打拼,之后辗转于台北、新加坡等地担任各酒店的驻唱歌手。直到1971年,十八岁的她发行个人首支单曲《初见一日》,才正式开始歌手生涯。之后演唱了《燕双飞》、《我是一片云》、《月朦胧鸟朦胧》、《玫瑰玫瑰我爱你》、《掌声响起》等一系列金曲,还主持综艺节目、参演影视剧,演艺事业可谓风生水起。

客观地说,风飞飞长相不算漂亮,甚至嗓音条件也并非特别出色,既不如邓丽君那么清澈甜美,又不如蔡琴那么馥郁醇厚。更麻烦的是,乡村成长背景造就了她咬字吐词方面的缺陷,要知道30年前的乐坛并不像现在这样以吐字模糊为时尚,字正腔圆在那时是对歌手的基本要求。可想而知,在她青春的追梦年华里,曾跌过多少跤,遭受过多少质疑。但她在刻苦训练努力提高演唱技巧的同时,始终保持着最初的坦率与纯真,不做作,不矫情,用心体会歌词背后的情感诉求。正是她真诚、朴实的风格打动了观众们的心,最终成为歌迷心爱的“宝岛歌后”。

凤飞飞

当时真正能称“歌后”的,除了邓丽君便是凤飞飞。两人歌路不同,性情也大相径庭。凤飞飞不爱抛头露面,生活平实,其演唱的歌曲也不像邓丽君的作品那样及时传入内地。她曾为了学习吐字归音,特地拜在刘家昌的门下,与邓丽君同门学艺。后来有媒体采访刘家昌问到他门下谁是唱得最好的学生,也许问的人心里早已有了答案——邓丽君,但万万没想到老师的回答却是——凤飞飞。

凤飞飞在内地传唱最广的经典之作《追梦人》被罗大佑称为“悠远情歌”,是在《青春无悔》这首歌的基础上加了四句歌词而成的,这在罗大佑的创作历史中绝无仅有,这四句是专门写给那时刚刚自杀身亡的作家三毛的。其时,作为三毛挚友的罗大佑怀着悲痛的心情,特地改编了这首《追梦人》,却并没有选择三毛生前的御用唱将齐豫、潘越云等人,而是交由凤飞飞来演唱。凤飞飞用她平实无华但余韵悠长的声音赋予了《追梦人》鲜活的生命,更是让歌迷“声声留恋”。

红极一时的凤飞飞,身边不乏追求者。但直到1980年,26岁的凤飞飞才通过凌峰牵线,遇到从事旅游业的“真命天子”赵宏琦,于是毅然决然地下嫁当时已离异且育有小孩的他。据说,当时凤妈极力阻止两人交往,但因为赵宏琦对凤飞飞说过“不要求你煮饭、做家务,只希望回家能看到你”,让凤飞飞大受感动,不顾亲友的阻止,于1981年正式结婚并定居香港,从此隐退歌坛二十多年,专心相夫教子。凤飞飞再次复出已经是2003年之后的事。赵宏琦在2009年因肺癌辞世,没想到相隔不到3年,凤飞飞也因同样的病去世,世事之巧合不能不令人唏嘘。

人生从来没有唯一的答案,甚至也没有最好的答案。真心付出之后并不期待对应的回馈,才是真正的豁达与懂得。也因如此,才会将每一分回报视为生命的礼物与惊喜,也才会宽容生命之中出现的每一个人有意或者无意的疏忽与怠慢。据说,凤飞飞离世时就像“睡着了般安详”。临终前,她留下遗言:“我这一生,过得快乐,活得精彩。”洞悉了人生真谛和人性短长的她,以不惊扰世界的方式悄然离去,只因她已本着内心尽情挥纵过,生命之短长,又哪里值得过分在意!

凤飞飞曾在电视节目里拿自己打趣:“我没有沉鱼落雁的姿色,但是又很懒,不愿意多花时间在化妆上,结果顶个帽子就出场了,想不到效果比美女还好。”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只要凤飞飞上台,必然都戴着帽子。看似简单的方式,其实也不失为一种豁达与智慧。

凤飞飞

有人说凤飞飞戴着帽子压抑了视野,但在凤飞飞看来却是她看待世界的独特视角——压低帽檐,遮蔽住虽然耀眼却并不必要的光芒,专心于演唱本身,因为歌词与旋律本身就是她全部的视野,就是她的世界与宇宙,就像她25岁时写下的一段话:“我从来不曾在生命的画布上,刻意地加上几许炫丽的色彩。”戴帽子的凤飞飞,安于她眼前的这个世界,温柔地专注于她眼前的这个世界,这或许便是她留给世人的“帽子哲学”罢。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上一页 1 共1页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
娱乐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