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家暴目睹儿,关注施暴者!敢为人先!湖南反家庭暴力工作有新招…

2021-09-02 阅读数 40526

微信图片_20210902160541.jpg

湖湘妇运百年㉕(2011-2021)

策划:湖南省妇联宣传部  

制作:今日女报/凤网融媒体中心  文:唐天喜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广大妇女的平等权利保障有力,发展水平全方位提升,获得感幸福感更强,主体作用充分发挥,男女平等基本国策的实施取得一系列重大成果。

中国提前完成《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减少极端贫困与饥饿、消除教育中的两性差距、降低孕产妇死亡率等目标。中国妇女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

广大妇女把自身的追求奋斗融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新征程,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浪潮中,在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攻坚战中,在勇攀科技高峰、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火热实践中,在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基层一线,在日益广阔的国际舞台,展现了“半边天”的别样风采。在三湘大地之上,湘妹子们同样在书写了“巾帼不让须眉”的时代华章。

1630570333(1).png

上世纪九十年代,湖南在全国率先提出反家庭暴力地方立法的建议。(详情)进入21世纪,湖南在反家庭暴力工作中继续敢为人先,涌现了很多典型和成功的做法。比如,全国首个“涉家庭暴力婚姻案件审理合议庭”审判长、全国三八红旗手刘群签发了湖南省首份人身安全保护令,曾参与多项反家暴立法调研;省人大常委会率先在全国出台了《关于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决议》;省委政法委将家庭暴力问题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考评体系;省妇联历时近1年编写了《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探索与实践》一书;长沙市芙蓉区委、区政府开展了“零家庭暴力社区”创建活动。

同时,全省各级妇联积极响应省妇联“巾帼暖人心”维权创新项目申报工作,开拓思路,在反家庭暴力工作中探索了一系列创新举措。

大事记

《湖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办法》通过

2011年8月4日,由省妇联主编的《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探索与实践》一书首发式在长沙举行。

2012年,省妇女儿童发展基金会打造“温暖微行动”公益慈善品牌。

2014年12月15日,湖南省第十二次妇女代表大会在长沙举行。大会工作报告指出,省级四大家领导班子,12个市州、105个县市区党政领导班子配备了女干部;全省100%的村“两委”中有女性,女村委比例达32%,处于全国领先水平;在全国率先发布警察处理家暴案件工作规范性文件;在全省推广试行“人身安全保护裁定”,设立反家暴庇护站。

2016年3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实施。

2019年5月30日,湖南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表决通过了《湖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办法》(以下简称《实施办法》)。7月1日,《实施办法》正式施行。

1630570306(1).png

(2017年3月1日,“建设法治湖南·巾帼在行动”暨反家庭暴力法实施一周年宣传活动举行。)

故事汇

01

关爱家暴目睹儿,守护“隐形受害者”

1630570267(1).png

(岳阳市幸福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张杨佳<右一>向前来考察的省妇联专家汇报项目开展情况。)

9月,是开学的季节,16岁的女孩小成(化名)开开心心地与父母告别,前往学校。她的母亲刘秀林(化名)看到这一幕,不由感慨万千,对于岳阳市妇联和巾帼志愿者的感激,再次涌上心头。

去年10月,刘秀林带着女儿来到岳阳市幸福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求助。刘秀林陈述称,女儿小成在2020年三四月份时开始有自伤自残的行为,学习成绩下降,情绪低落,注意力不集中。

随着咨询的深入,心理咨询师沈柳了解到,小成的父母以前经常在家吵架,甚至动手,后来,父母多年的争吵变成了冷战,有事情需要商量时会让小成在中间传话。小成在这种家庭氛围中感受到的是冷漠,很伤心、很沮丧,注意力也逐渐无法集中,经常会莫名地紧张、忧虑、自责。“她认为,父母关系不好是自己造成的,总担心会有不好的事情会发生,从而对自己的学习和生活失去信心。因为自我价值感严重受损,情感表达也开始封闭,她就通过自伤自残来建立与现实的联系。”沈柳说。

了解到这些情况后,岳阳市幸福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及时调整了介入方案。该中心负责人张杨佳告诉记者,其所在的服务中心是岳阳市妇联“关爱家暴目睹儿”维权创新项目的执行组织,通过初步了解,她们判断是父母之间存在的家庭暴力对小成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因此,张杨佳和沈柳在给小成做心理辅导的同时,要求她的父母也一起来接受家庭治疗。“小成父母听说孩子的问题跟自己有关时,开始很震惊,也否认。”张杨佳回忆,随着家庭治疗的深入,小成的父母逐渐意识到家庭的互动模式给孩子带来了伤害。为了孩子的健康,小成父母表示一定改善夫妻关系,给孩子的成长提供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同时,沈柳也对小成父母进行了亲职能力的教育,让他们了解青春期孩子的生理变化、心理变化和需求,以及健康的人际互动模式。

“比如说,有时候妈妈给孩子准备了水果后,看见小孩不吃,就会说‘你难道不知道吃水果吗?’,后面,我们就建议她改变语气说,‘妈妈准备的水果,不知道你想不想吃’。” 张杨佳告诉记者。

经过20次交流后,刘秀林欣喜发现,孩子变得开朗了,对学习和生活重新燃起了希望,对人生有了目标,“家庭关系也和谐了,真心感谢大家的帮助”。

看到这样的结果,“关爱家暴目睹儿”维权创新项目的每一位志愿者都感到特别欣慰和满足。

关注施暴人,从源头治家暴

1630570221(1).png

(长沙浏阳市妇联工作人员邀请心理咨询师一起到杨阳家走访。

5月14日,长沙浏阳市妇联接到省妇联维权部转来的信息,该市社港镇石牛村一妇女杨阳(化名)因不堪其老公陈晋(化名)对她的家庭暴力伤害,躲到了她在上海的一名同学家里,其同学报告了当地妇联。

接到省妇联的通知后,浏阳市妇联为了紧急救助该名受暴妇女,第一时间启动多机构合作反对家庭暴力一站式服务模式,成立了由公安、司法、民政、教育、妇联、镇人民政府等成立的案件处置领导小组,组建了案件处置工作微信群,及时跟进。

浏阳市妇联主席熊赛立即与社港镇妇联取得联系,了解情况,布置工作。5月15日上午,石牛村妇联主席和社港镇综治办主任,以及石牛村负责民政救助的工作人员一同去长沙火车站将杨阳接回村里。

杨阳和丈夫陈晋是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同学,陈晋为什么要对老婆实施家庭暴力呢?

“在反家庭暴力工作中,我们通常不会问被家暴的一方,对方为什么打你,但一定会问施暴者,为什么打人。”浏阳市妇联维权部部长吴玉华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以前的反家庭暴力案例调解,我们更多的是站在受害者一方,为其维权,通常是劝告施暴人不要打人,对于造成当事人婚姻关系紧张的原因没有深层次地了解,现在通过实施‘关注施暴人’项目,我们会给施暴者说话的机会,细心倾听他们的声音。这样一来,就可以更好地了解夫妻之间发生矛盾的根源,打开他们的心结,从根本上解决家庭暴力,防止家庭关系恶化,更好地促进他们的家庭和谐。”

原来,户口在益阳的杨阳,父母双亡,嫁到浏阳后生有两个小孩,小的正上幼儿园。杨阳有轻微的产后抑郁症,病情发作时会骂家人;陈晋的母亲已经去世,60岁的父亲年老多病,需经常住院治疗。原本上班的陈晋也因家庭现状而辞职在家照顾家人。

因此,陈晋的精神与经济压力都很大,在情绪激动时,他曾动手打过杨阳。

5月13日,两人为了家庭琐事再次闹矛盾,陈晋再次动手打了有孕在身的杨阳。

5月15日下午,浏阳市妇联分管权益工作的副主席和维权专干以及浏阳市脑科医院精三科主任邹丽明,医务部主任陶振一行前往石牛村杨阳家。一方面,妇联工作人员对施暴者陈晋进行了谈话,告知他打人是不对的,家暴是违法的,公安机关、法院会对施暴者进行处理;另一方面,医务工作者对杨阳进行了现场问诊。

5月18日,在浏阳市妇联建议下,陈晋带杨阳去医院就医,经诊断,杨阳被鉴定为精神分裂症,残疾等级为三级。

通过大家的努力,今年6月,杨阳的户口迁移到了浏阳,相关低保和残疾补贴也已到位。

现在,杨阳的基本情况稳定,村妇联及村干部每天都会与杨阳联系,时时了解她的心理和生活状态。“市妇联继续启动施暴者综合干预与教育矫治服务模式,邀请社会组织对陈晋进行了专业心理疏导,避免他再次对杨阳实施家庭暴力。”吴玉华告诉记者。


编辑:林腾

审核:吴雯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