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怀企业家钟飞:红石林里的家国心 文旅助推大湘西发展

2019-03-06 阅读数 158924

巾帼心向党 建功新时代“三八”国际妇女节

巾帼心向党 建功新时代“三八”国际妇女节

“我叫钟飞,是湖南华夏投资集团董事长。从1999年创办华夏投资集团,我们一路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不懈奋斗,到今天,华夏投资集团成为了文教、文旅、文创、文居、文投的建造商、运营商,产业涉及教育、旅游、金融等多个领域。作为一名女企业家,非常高兴能在国际妇女节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跟大家分享我对家乡的‘回报之心’。”

——钟飞

编着按

说起钟飞,很多人都知道她。 

她本是湘西大山里一个拾柴的小女孩,如果不是因为对知识的渴望,她的人生将会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村女性一样,在吊角楼前守着一亩三分地,安稳平缓地度此一生。 

然而,命运总是喜欢制造惊喜。聪明伶俐的钟飞学习成绩十分优异,她每天步行几个小时,翻山越岭去上学;长大后,步行、汽车、火车,辗转几天几夜到北京求学,她用一举一动践行着“知识改变命运”的真理。 

1990年,钟飞从中央财经大学研究生毕业,被分配到金融管理院校担任讲师。高校讲师的身份让不少人羡慕敬佩,然而她却因心怀“欲栽大木柱长天”的教育兴国情结,辞职下海,开始了她以小女子的韧性搏击商海的传奇人生。

如今,作为成功创业的典范,钟飞又回到了家乡。这一次,她用独特的眼光和自己的力量推动着整个大湘西的发展……

文: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李立 

反哺家乡,寻找投资机会 

钟飞的家乡在湘西。在教育产业领域创业取得一定成果之后,她又回到家乡,希望能够在大山里投资。 

每一次说到家乡,钟飞都忍不住泪流满面。“我17岁离开家乡求学,湘西的孩子要走出大山、摆脱贫困、走向成功有多难,我太了解了。这也是我最深最痛的乡愁。对我而言,故乡永远是可爱的,她留给我的都是美好的记忆。但作为游子的我们,又能为故乡做些什么呢?” 

钟飞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这份乡愁,就是她想回到家乡投资的最大原因。“很多亲友推荐我投资湘西的矿业,湘西矿产资源丰富,而且当时开矿来钱很快,有人跟我说‘简直就是印钞机’”。 

但经过实地考察后,钟飞发现这个行业虽然“来钱快”,但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会给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我的财富积累,都是出书、做证券、做教育而来,都是正能量的,到了投资家乡的时候,怎么能去做祸害子孙后代的事情呢”? 

这时,一位家乡领导的话让钟飞印象深刻——“投资旅游对当地的经济拉动效应是最大的,投资1元,可以拉动地方经济9.5元。” 

这句话打动了钟飞,她开始考察家乡的旅游产业。

结缘红石林,开启扶贫路 

2004年,钟飞第一次考察古丈县的红石林。这是全球唯一在寒武纪形成的红色碳酸岩石林景区,但一直“养在深闺人未识”,当时是满目荒芜、杂草丛生,没水没电没公路。钟飞一行人沿着崎岖的山路开荒勘察,从早到晚,连饭都顾不上吃。 

考察路上,钟飞遇到一位老大爷。这位老大爷是来山下河里背水的。一路颠簸摇荡,水只剩下半桶。他告诉钟飞:“山上打不了水井,我们祖祖辈辈都是背水,一家人的吃、喝、用,全靠这半桶水了。”

钟飞说,看着老大爷和那半桶水,她仿佛看见了自己的父亲,“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当时,她就斩钉截铁地跟团队成员说:“我们一定要在这里投资,要让这里的老百姓过上好日子。” 

然而,在集团召开董事会讨论红石林项目时,9个董事中只有钟飞一个人赞成,其他人都反对。有一位董事直接在会上说她“瞎搞”,但钟飞当场回话:“我的钱瞎搞就瞎搞吧,哪怕不挣一分钱,我也要做这个项目。” 

红石林是喀斯特地貌,通水、通电、通路成本很高,这注定是一个高投入、低产出的项目。当时,团队同事告诉钟飞:“董事长,这个项目估计开发不下去,我们都找了16次了,还找不到水源。如果从400米深的酉水河谷里向上引水,水价要提高到10多元一吨,那成本太高了。” 

听同事这么说,钟飞急了。第17次寻找时,她亲自带着大家找水源——他们连着下了几个天坑,都没有发现水。大家一路爬上爬下,已经筋疲力尽。突然,钟飞听到远处隐隐有流水声,马上往那边跑——有水!那一瞬间,她和大家欢呼雀跃,抱在一起又哭又笑。 

最终,华夏集团决定开发红石林一期景区,让这个养在深闺的“美人”走出大山。

精准帮扶,村民快乐增收 

红石林开发的前几年,湘西没有通高速公路,钟飞每个月要在长沙和湘西往返好多次,而且经常是“两头黑”——出发时天还黑着没完全亮,到了那边天已经完全黑了。 

钟飞说,14年的文旅扶贫之路,走得确实不易。她经常鼓励大家:“从党中央习总书记到湖南省各级领导,都铆足劲儿扶贫,我们受这点委屈、付出这点辛苦,算什么?” 

慢慢的,华夏集团摸索出了“文化+旅游+合作社”的新路子,并从就业、务工、旅游演艺、种养殖和农家乐、民宿6个方面开展精准扶贫。 

如今,红石林的100多名村民可以在公司就业;景区的工程劳务机会,公司都提供给村民。村民们排练厄巴舞、茅古斯,在景区定期表演,这既是一种生活乐趣,也成为一项收入来源,与此同时,濒危的非遗项目也得到保护传承。村民们种、养的农产品,公司搭建爱心集市、圆梦集市帮他们销售;村民愿意做民宿、农家乐的,公司每户补贴10000元启动资金,还帮他们安排培训。 

钟飞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2005年她刚刚来到红石林时,当地村民的人均年收入是400元;如今,村民的人均年收入达到上万元。“当年那位在河谷里辛苦背水的老大爷,如今也在我们公司工作,每天为游客唱土家山歌,家里也开起了农家乐和民宿,每天都有游客用餐或住宿。”

投身大湘西文旅扶贫之路 

“从红石林开始,我们积极投身整个大湘西的文化旅游扶贫。”钟飞说,目前集团已经在大湘西投资了近15亿元,未来还将继续投入,总额预计将达到56亿元,“如今,我们建设出一条贯穿大湘西贫困地区,覆盖6个镇、17个贫困村、4.2万贫困人口的文旅黄金走廊,带动区域内大约14000多名父老乡亲脱贫致富”。 

偶尔也会有人质疑钟飞:“你一家民企,一个生意人,凭什么去扶贫?” 

在钟飞看来,中国从来不缺精明的商人,也不缺利益至上的“成功”,但真正稀缺的是能改变社会、改变每一个人生活的“梦想家”,“在十几年的扶贫中,我找到了生命和生活的意义。当我们的事业和家乡、国家同呼吸、共命运的时候,我们的事业和生命都将绽放出最美好的光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