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岁男孩感冒发烧后患脑瘫,如今7岁只能靠眼神与家人交流

2020-01-07 阅读数 21867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吴小兵

和普通的农村妇女一样,熊小莲拥有一个虽不富裕,却温暖和睦的家庭,然而2014年6月,她2岁多的孩子熊羿被确诊为病毒性脑炎,并导致脑瘫,从此这个普通的小家庭走上了漫长的求医康复之路。

微信图片_202001071709214.jpg

熊小莲推着熊羿去“爱心屋”做康复治疗的路上。

今年43岁的熊小莲,来自湖南永州道县寿雁镇白石寨村。她和丈夫熊祥勇已有两个女儿,原没有计划再生第三个孩子。为了让女儿们有更好的生活,他们二人常年在广东打工,公婆负责照看两个孙女。

熊小莲的丈夫是家中独子,公婆观念陈旧,一直希望还能有个孙子。为了满足老人们的愿望,2011年熊小莲在广东怀孕,临产前回到老家,2012年1月在当地医院生下儿子,取名熊羿。

考虑到公婆身体不好,熊小莲便留在老家打理家务。日子虽然过得辛苦,但是看着小儿子熊羿一天天长大,聪明讨人爱,全家人都很知足。

2014年6月,2岁多的熊羿经常感冒发烧,有时高烧持续不退,反反复复。熊小莲的表妹在医院做护士,得知这个情况后,建议她带孩子去大医院检查。在永州市中心医院检查后,医生诊断为支气管炎引起,随后住院治疗,一个星期后,检查结果显示熊羿的各种身体指标都不错,可以准备出院了。

微信图片_202001071709212.jpg

生病前熊羿活泼可爱,生病后都不能站立。

那一天,熊羿打电话开心地告诉外地打工的爸爸:“爸爸,我好了,马上可以就院了。”谁曾想,孩子的身体突然抽搐,昏迷不醒、嘴唇紧闭……之后他不能说话也不能吃东西,连吃药都困难,并且开始高烧。“当时吓得我不知所措,打针、退烧药、冰敷都没任何效果,我赶紧打电话让丈夫赶回来。”熊小莲想起当时的情况,至今还心有余悸。

当晚,熊小莲的丈夫向他表弟借了五千块赶回永州,到医院时已是凌晨3点,然后连夜租车把儿子送到湖南省儿童医院。一到医院,医生马上把熊羿安排到重症监护室,最终诊断为病毒性脑炎,一个月之后才转到普通病房。经过抢救,命是保住了,但已经转变成脑瘫,不能坐立,基本丧失说话能力,有时叫他名字会有反应,还能用眼神区分家人。

微信图片_202001071709211.jpg

患脑瘫的熊羿不能说话、站立,只能用眼神交流。

原来是一个多么活泼可爱的孩子,如今变成这样,全家一时无法接受。婆婆得知孙子的病后,加上有冠心病,伤心过度后去世。

医院里,熊羿先在神经科住了近一个月,之后转到康复科,一直住到2014年的年底,治病住院将近花了20万。此后的日子里,熊小莲他们带着熊羿辗转至各大医院求医问药。当时,熊羿总是反复高烧,2015年还得了中耳炎等并发症,整整5年过去后,又花费了60多万了,全家已负债累累。

微信图片_202001071709213.jpg

熊小莲抱着儿子上楼回出租屋,每天如此。

求医问诊期间,听说长沙某医院对7岁以下的脑瘫患儿有免费项目,熊小莲回到老家后就为熊羿办理了残疾人证,并申请到免费的康复治疗。2016年,他们在距离医院较远的出租民房处租了一间屋子,每月240元租金。熊小莲一家住三楼,熊羿的身体越来越沉,抱他上楼已非常吃力,走几步就要歇一会。房东人很好,知道他们的情况后也一直没有涨房租。

图片4.jpg

一家四口挤在小小的出租屋里。

据悉,熊小莲的大女儿在老家读高中寄宿,小女儿在政府机构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在医院附近的小学读书。熊小莲每天早上送儿子熊羿去医院做康复治疗,小女儿晚上放学后就一起接回家。丈夫熊祥勇在长沙找了一份临时工,大清早出门,下班后就跑“摩的”,几乎每晚都是十二点才到家,尽管这样地辛苦,一个月仅有三千块的收入,而全家就靠这点钱过日子。

微信图片_202001071709215.jpg

在“爱心屋”里,熊小莲给儿子做按摩康复。

微信图片_20200107170921.jpg

小女儿放学后,熊小莲带着他们一起回出租屋。

2019年,熊羿满了7岁,后续的治疗全部自费,一年十几万的费用又凑不到,前段时间迫不得已停掉了很多治疗项目,之后在医院附近的“爱心屋”里做按摩康复,“爱心屋”是志愿者创建的,这里有爱心人士捐赠的器械。

微信图片_202001071709216.jpg

“讲真的,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怎么办,这些年全靠亲戚和爱心人帮助,这几年的康复治疗已经有明显的好转,可追声源、追视,叫名字有反应,能抬手和踢脚示意。以后他要是治疗到能够生活自理,我就知足了。”熊小莲哭着说。

微信图片_20200107115856.jpg

扫一扫,为熊羿助力!

  凤网公益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