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别治了,太痛苦了”化疗9个疗程后,12岁血癌女孩怕拖累父母想放弃

2020-05-26 阅读数 49056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吴小兵

微信图片_20200526155504.jpg

谢爱桃和女儿陆茜生病前的合影。

微信图片_202005261555041.jpg

女儿陆茜生病前(左)和生病后(右)。

以下为受访者谢爱桃的自述内容,由记者采访并整理成文:

我叫谢爱桃,出生在湖南邵阳城步苗族自治县金童山村,我们村属高寒区,山多地少。在一次参加亲戚的宴席时结识了邻村青年陆述华,相恋后并于2007年我们结婚成家,因为我是家里独生女,陆述华到了我家做了上门女婿。2008年5月我们迎来了第一个孩子,取名陆茜。

婚后老公在深圳打公,我也在广东工作过一段时间,直到2012年小儿子谢陆磊出生,我就留在家里专心照顾孩子和父母们,虽然生活不富裕,但是在我们小山村里日子还算过得去。

图片3.jpg

女儿陆茜生病后腿脚无力,上下楼困难,从医生做完治疗后谢爱桃背着她上楼回出租屋。

2019年11月,我们原本平静的日子被打破了。女儿陆茜突然说胸口痛,之后带她去了县人民医院检查,血常规检测之后结果显示不正常,血小板偏低,医生建议去大医院。

微信图片_202005261555042.jpg

谢爱桃整理女儿陆茜的病理CT片。

听到医生这样说,可把我急坏了,立即带她去了邵阳市中心医院进行全方位检查,两天后CT显示陆茜的肺部有肿块,怀疑是肿瘤,医生说医院技术和条件有限,建议到长沙的医院确诊。当下,我已经隐隐感觉女儿病情的严重性,甚至会超乎想象。

接下来的日子里,陆茜胸口疼得厉害,又持续发烧,这段时间正好老公在家,我们就带着孩子赶到长沙。2019年11月14号的晚上,急诊室医生做了常规检查后,马上把孩子安排到重症室抢救,并下达了病危通知书,上面注明了陆茜有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颅内高压、心力衰竭心律失常、凝血功能障碍、颅内出血、肺出血、消化道大出血,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签字的手一直颤抖……

图片5.jpg

经过抢救,陆茜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病情稳定之后转到了血液科,最终诊断结果为中危急性淋巴细胞血病,先期进行化疗,之后骨穿再做评估,如效果不佳就得进行骨髓移植,目前进行第9个疗程的治疗,期间出现了感染,已经花费25万。

我家贫困户,母亲患有脑梗一直身体不佳,老公陆述华到我们家后,生活较以前有了改变,他在广东一家电子厂打工,一个月的收入4000块,早两年我们想办法把家里的老房子进行了整修,没剩什么存款,女儿这次重病,只好向亲戚朋友借,多亏了爱心人士募捐的4万元。

微信图片_202005261555043.jpg

女儿在出租房的阳台上玩肥皂泡泡。

我丈夫家境况也不太好,公婆长年有病,一个哥哥还没成家,全靠种地和帮别人干农活维持生计。前几次的几个疗程之后,为了孩子治疗方便,我们在医院附近租了房子,月租就要1500元。

目前,陆茜肺部的肿块一直没有消,接下来要做活检,看肿瘤是良性还是恶性。但因为化疗出现感染,原本打算五一节后进行胸口肿瘤的手术,也一直往后延。孩子浓密的头发全部掉光,现在性格变得不苟言笑,尤其是后续的手术费和治疗费还没有着落,她好几次对我说:“妈妈别治了,太痛苦了。”

图片7.jpg

现在孩子做走疗(治疗的时候去医院),其它的时间我们母女就呆在出租屋里,没事做的时候,我们一起叠千纸鹤打发时间,转移她的注意力。我丈夫陆述化原本打算去广东找事做,因为女儿的病暂时没有办法出去,一家人也就没有了任何收入。这段时间,他在长沙与老家来回跑,办低保、借钱。从住院到现在我们母女还没有回过家,老人拖着病来长沙探望孙女几次了,我都不敢说实话,自己苦点就苦点,就是女儿受罪,太难了,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扫一扫,为女孩陆茜助力!

微信图片_20200526155820.jpg

  凤网公益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