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男子一家九口挤木屋,借钱建房刚还清债,9岁女儿突发血癌

2020-05-07 阅读数 23028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吴小兵

“哥哥对我最好了,我最喜欢哥哥,不喜欢爸爸,爸爸老是不让我好吃的。”病房里,9岁的女孩杨婷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嘟着小嘴生气地和记者说。妈妈谭诗英听到了,连忙解释道:“他们兄妹的年龄只相差3岁,她从小就爱粘着哥哥,像个小跟屁虫似的,孩子们的爸爸是一名厨师,只要他在家就变着花样做好吃的给她们,现在生病好多东西都要禁口,所以她才说‘不喜欢爸爸了’。”

图片8.png

病房里的母女俩。

然而,一提起女儿的病,谭诗英总是忍不住自责,“都怪我,家里没钱,没听医生的建议及时住院,把她的病耽误了。”

谭诗英一家来自湖南怀化芷江镇四方圆村。2019年9月3日,即将入读小学三年级的女儿杨婷突然感冒发烧,在乡镇医院进行简单治疗并吃了感冒药,症状缓和了两天,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杨婷反复发烧,10月8日,谭诗英带她到芷江县人民医院就诊,血常规检测显示,杨婷的血小板、血红蛋白不正常,高度疑似白血病,医生建议到长沙的大医院做进一步的确诊治疗。

10月9日,谭诗英和丈夫杨宗元赶紧带着杨婷到湖南省儿童医院,最终被确诊为急性非淋巴细胞白血病M2型,如果不及时治疗随时都会危及到生命。当天,医生给孩子开了住院安排单,并告知他们准备至少20万的治疗费,可是夫妇俩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再三考虑之后,他们放弃住院,决定带杨婷回老家吃中药治疗。

初期,吃中药效果还不错,病情也比较稳定,直到12月6日,杨婷突然发病,高烧不退,鼻血流不止,赶紧送到了县人民医院,进入重症监护室抢救。12月16日,当地医院条件有限,杨婷的病情没办法把控,紧急转院到长沙的湘雅医院的儿童血液肿瘤科进行治疗。

微信图片_202005071731142.png

正在化疗中的杨婷。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后,化疗为主,把白细胞先降下来,使杨婷的融合基因转阴。目前进行第四个疗程的化疗,每一个疗程20天,癌细胞残留已经降到O.10%,基因转阴之后复发的概率就低,治疗效果明显,只是每次5万多的费用让谭诗英夫妻俩伤透了脑筋。

微信图片_202005071731143.png

治疗后杨婷的头发都掉光了。

2006年以前,丈夫杨宏元在一家小餐馆当学徒,2007年经人介绍与谭诗英恋爱,第二年就结婚了,双方家境都比较贫穷,父母们都没有能力为新婚夫妻添置任何家当。婚后,杨宏元在餐馆当厨师来养家,谭诗英在家带孩子,虽说收入不高,在老家芷江还能勉强维持一家四口的基本开支。

图片6.png

杨宏元在出租屋的公共厨房为女儿做饭。

原来,杨宏元夫妻俩与父母、弟弟一家九口人挤在侗族特有的木板楼,女儿出生后这个家就显得更加拥挤。2012年,杨宏元夫妻四处筹了12万在老家建起了自己的房子,第三年夫妻俩再次筹款4万在芷江开了一家早餐店,每天起早贪黑,终于在2019年把家里所有的欠款还清,他们正在规划未来的生活时,女儿杨婷被查出白血病,让他们措手不及。

女儿住院后,为了专心照顾女儿,夫妻俩只好先把早餐店转让出去。最近的一次治疗结束后,如果杨婷的病不复发、不感染度过了安全期还好,一旦复发就只能骨髓移植,那样的治疗费用就更大。

疫情期间,医院管理严格,病房里只允许一名家属陪护,杨宏元就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日租40元的房间。“女儿的病对饮食要求比较特殊,清淡、少油,妻子专门负责陪护,我就负责母女俩的一日三餐。”杨宏元说,4月10日申请的低保已经批下来,目前除了借钱也只能靠低保来维持生活。

图片9.png

回到出租屋的杨宏元端起一碗凉开水和他的贫困证明。

因为每天要给母女俩准备一日三餐,杨宏元想出去找事又不放心。而岳母娘早年因脑溢血瘫痪在床,2019年4月和2020年3月分别做了一次大手术,尚未出院,手术费用(贫困户先治病再付医药费)还得靠杨宏元和岳母的三个女儿一起分摊,而女儿的病又欠下了十几万的债。

图片10.png

杨宏元说,女儿最近喜欢上了画画,买了一盒水彩笔送给她,希望女儿早日康复,未来的人生如七彩的画笔一样绚烂。

扫一扫,为杨婷助力!

微信图片_20200507173602.png

  凤网公益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