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照顾患癌丈夫突然腹痛难忍,看到诊断结果后,瞬间奔溃…

2020-04-20 阅读数 31426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吴小兵

供图:受访者

张喜燕,湖南娄底双峰县杏子镇高尼村人,家中排行老三,两个姐姐均出嫁。2006年,经人介绍,曹志华入赘她家,二人共育有两个孩子,分别随父母姓,大的张强14岁,小的曹迪10岁。2019的10月,爱人曹志华突发重病,确诊为直肠癌中晚期,2个月后,一直在医院照顾丈夫的张喜燕被确诊为肝癌。张喜燕家里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两个还未成年的孩子,如今夫妻双双重病住院,家庭已不堪重负。

图片6.png

张喜燕和丈夫曹志华在病床上的照片。

图片2.png

2019年7月我们夫妻的合影。

微信图片_20200420163541.png

2019年7月张喜燕一家四口的合影。

以下为张喜燕的自述内容,由记者采访并整理成文:

从小生活在农村,没有什么特别的手艺,我爱人曹志华长期在广东做零工,帮别人做门窗,我在家照顾父母和孩子,装修旺季的时候我就去广东给他搭一把手,淡季没有订单,收入极不稳定,一年下来7万左右的收入,除去家中开支所剩无几。

2019的10月,我爱人曹志华频繁上厕所,时有便血,吃了很多的药都不见好,当时在广东的佛山罗村打工,去镇上的卫生院做肠胃镜检查后结果不乐观,医生建议要去大医院手术。还没有等活检报告出来我们决定前往长沙,在中南大学湘雅附属二医院系列的检查之后,曹志华确诊为直肠癌中晚期,必须手术。

图片3.png

村委会出具的证明。

住进医院后,2019年11月7日,曹志华被推进了手术室,7个多小时的手术后,进入放射科进行放疗。手术、放疗、化疗20多天花费了10万。而后期主要以放疗、化疗、靶向药物综合治疗,为了节省开支,我们决定从湘雅医院转到老家娄底市中心医院肿瘤科。

图片4.png

曹志华在治疗中。

2019年的12月,我老公在娄底的医院进行后期的化疗,我一直在医院照顾他。12月28日,我的肚子突然疼痛难忍,最后疼到无法走路的地步,我老公的主治医生简单问了我的情况后说,有可能是肝或者胃疼有毛病,建议我去做检查。

图片5.png

张喜燕生病前后的照片。

CT室检查结果显示肝癌,看到“肝癌”两个字,我吓懵了,心情平复下来后把CT拿给医生看,医生只说了句病情比较严重,立即安排我住院。考虑到我们夫妻的病虽然治疗不在一个科室,可我们同时患病住院没有人照顾,医院协调后把我们夫妻俩安排在同一个病房。

因为病情严重,医生怕影响我们的治疗,要我通知家里人来医院。我不敢告诉父母只能打电话给大姐张喜爱。她赶到医院后,从医生处得知我的病很糟糕,肝上肿瘤比较大,如果不及时手术介入可能撑不了多久,当时把我姐姐急得够呛。我们商量,把爱人的堂兄弟约来照顾他,姐姐陪我一起转院到长沙的湖南省肿瘤医院治疗。

图片7.png

夫妻二人的疾病诊断证明。

2020年1月2日,我住进湖南省肿瘤医院后,检查结果显示我肝部的肿瘤有135*128毫米,比较大,肝硬化、脾大,原发性病毒肝炎,只能进行介入手术进行局部的化疗治疗,每两个月进行一次介入手术,同时进行靶向药物治疗。这些药比较昂贵,大部分没有纳入到医保,此次住院花费高达12万。目前,我一边吃靶向药一边吃中药进行中西综合治疗,每个月用在治疗上的费用就在一万块。

我们夫妻同时得重病,家庭已不堪重负,特别丈夫得知我也患上癌症后,打击很大,心情差到了极点,对他的病情也影响不小,他整天哀叹命运不公。如今,他每隔20天就要去医院化疗一次,目前尚可勉强自己照顾自己,特殊情况偶尔靠兄嫂帮忙,如果我住院介入治疗只能靠我姐姐陪同照顾。丈夫体谅我怕我劳累影响身体,有时去他父母家住,最近,我们夫妻在一起的时间不是很多。

家中两个年幼的孩子为此也受到很大的打击。“妈妈,我同学说爸爸妈妈都得了绝症,治不好了,是不是真的?”“妈妈,放假的时候我去打工,去饭店帮洗碗,我要赚钱给爸爸妈妈治病。”听到他们这样说,我们心里真不是滋味,又不敢当他们的面哭,只好哄骗他说是别人瞎说的,不要信。

我们夫妻二人从未与父母透露过病情的真实情况,他们二人七十多岁,不想太让他们担心,其实老人家心里明镜似的。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未成年的孩子,如果不是亲戚和爱心人士资助,家里已经到了无米下锅的地步了。时至今日,我俩全部的费用已经用去40万,除去报销、亲戚和爱心资助,家里还欠下十几万,现在每个月2万块的后续治疗费用都不知道从哪里来,这种窘境真不知道怎么办,走一步算一步,真的没有辙了……

微信图片_20200420151707.jpg

扫一扫,为这一家人爱心助力!

  凤网公益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