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岁单亲女孩患白血病,“养父”舅舅拼尽全力要救她:视如己出的孩子

2020-06-19 阅读数 26699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吴小兵

图:受访者提供

“女儿引以为傲的头发剪了变成光头,扑在我怀里大哭后,她又故作坚强,说这下好了,以后都不用洗头了。”电话里,向金娥向记者哭诉女儿的病情,女儿戴丽倍诊断出白血病后,她一度崩溃,带着女儿从湖南老家辰溪、怀化,再到长沙,最后辗转至河北,漫长求医路,只盼女儿身体康复。

微信图片_20200619170951.jpg

戴丽倍生病前后的照片对比。

微信图片_202006191709521.jpg

向金娥照顾戴丽倍。

39岁的向金娥,来自湖南最西部的怀化辰溪修溪万家垴村,1999年中专毕业后到了深圳,白天工作,晚上自修计算机,最后应聘到一家工厂做办公室文员。2004年,她与同事戴某结婚,当时夫妻俩每月收入一万多元,小日子过得简单幸福,两年后他们先后迎来了一对儿女。

小日子的平静最终还是被打破了。2006年丈夫染上赌博,还欠下巨额赌债,只能将深圳打拼买下的房子和公婆的房子全部变卖,连同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最后和公婆都只能分别租房生活。2007年,由于没有什么妊娠反应,向金娥草才发现自己怀孕3个月了,内心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她决定留下这个小生命。2008年5月,小女儿戴丽倍出生。

微信图片_20200619170952.jpg

戴丽倍生病前的生活照。

接下来的日子里,向金娥要照顾三个孩子,丈夫赌性难改,远在湖南老家的哥哥向松就把不满半岁的戴丽倍接回身边照顾。这些年来,哥嫂把小戴丽倍视如已出,孩子也懂事、招人喜爱,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2014年,向金娥与丈夫离婚,大女儿和儿子判给了前夫,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可是老人们年事已高,体弱多病,直到去年爷爷也去世了。之后向金娥把大女儿带在身边生活,小女儿继续在老家与哥嫂生活,儿子戴君安由奶奶照顾,三个孩子分别生活在三个不同的家庭。今年2月,孩子们的父亲也因重病去世,原本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变得支离破碎。

就在向金娥想重新振作起来时,不幸再次降临。今年4月20日,小戴丽倍出现低烧、喉咙痛,开始外婆带她去诊所打退烧针,退下去后第二天更厉害,第三天已经无法行走。哥嫂赶紧带着孩子到县中医院,血验结果显示血液有问题,建议去怀化市医院检查。

微信图片_202006191709511.jpg

生病后在病床上的戴丽倍。

4月29日,哥嫂带着小戴丽倍到市人民医院,同时打电话让向金娥赶紧回来。向金娥把大女儿戴小桐交给朋友照看后,自己连忙赶往怀化。戴丽倍送到医院后,就住进了重症监护室,抽血、骨穿之后,30日被确认为髓系白血病,因医院的医疗技术有限,医生建议到(长沙)湘雅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

图片7.jpg

舅舅舅妈背着戴丽倍转院的路上。

当天,向金娥与哥嫂带着小戴丽倍抵达湘雅医院,最终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并被安排住进了儿童血液科。医生介绍孩子的病非常复杂,先期进行化疗,如果效果不佳就只能进行移植。因为孩子的血红蛋白低,持续输血、营养液、消炎。住院十天之后,向鑫娥与哥嫂考虑再三后,决定转院到河北,5月11日他们辗转到河北某医院。

微信图片_20200619171454.jpg

舅妈在医院照顾戴丽倍。

在河北,被诊断为急性髓系白血病,中到高危,必须化疗后进行骨髓移植。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戴丽倍的哥哥姐姐进行抽血干细胞配型,如果不成功再配其他家庭成员,再不匹配只能求助中华骨髓库,但是产生的费用很多。

图片9.jpg

戴丽倍的在河北的诊断证明和医生对病情评估的费用预算。

6月初,向金娥回深圳把儿子戴君安和大女儿戴小桐接到了河北配型。检验结果只有大女儿戴小桐HLA 配型半相合,但是要等戴丽倍化疗的白细胞降下来之后,姐姐再来医院做一次全面的检查。

微信图片_202006191709523.jpg

兄妹三人在医院以这种方式相聚。

从住院到现在戴丽倍已经花费了18万,其中有哥嫂借来的11万,有自己朋友和同事们的捐款。女儿生病之前,向金娥的工资5千多元,加上在深圳租房和大女儿的日常开支,日子本来就过得紧巴。但是对小女儿,向金娥一直自责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全凭哥嫂的照顾,而哥嫂在农村也没有固定收入,眼下要拿出移植的巨额费用,他们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微信图片_202006191709524.jpg

戴丽倍在治疗中。

为了照顾孩子,哥嫂丢下家中事务,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出租房。之后哥哥向松又回到老家,一是给戴丽倍办低保,四处找亲朋借钱凑医疗费,自己也在找事情做,二是他们自己还有一个上幼儿园的孩子,家里老人年纪大根本照顾不过来。

微信图片_202006191709525.jpg

戴丽倍在病房过12岁生日。

5月25日,戴丽倍在病房里度过了自己12岁生日,成绩一向优异的她,如果不是生了这场病,考上当地重点中学是没有问题的。年纪小小的戴丽倍,强忍着内心的痛苦,有一天她对妈妈向金娥说,是自己拖累了舅舅舅妈,害得小表弟都没有人照顾,外婆几乎每天一个电话,担心自己的病,眼泪都快要哭干了……

微信图片_202006191709526.jpg

戴丽倍每天算着出院日期。

“太难了,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有时走在路上都会偷偷流泪。爸妈七十多岁了,还为我操心,天天电话问钱筹够了吗?孩子怎么样?我也不敢说实话。离婚后,我一直没再嫁,原本想着自己苦点没什么,孩子们长大了就好了,可现在拖累了年迈的父母、亲哥嫂,自己连一个诉苦的地方,一个诉苦的人都没有,所有的一切只能默默承受,唯一的希望就是女儿能早日康复。”向金娥说。

扫一扫,为戴丽倍小助力!

微信图片_20200619154729.jpg

  凤网公益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