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9名“保姆”告诉你:为什么她们工作很幸福

2019-11-28 阅读数 20776

e114a6510ef54db4c3963259a698fccc@100Q_680w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张秋盈

无论是此前的热播综艺《我家小两口》里,明星夫妇严屹宽、杜若溪选择“保姆”时的挑剔,还是此前震惊全国的“杭州保姆纵火案”,工资收入、服务标准、工作时长、雇主矛盾、信任危机……围绕家政人员的话题,往往有着争议性。

那么,家政工作真的“悲催”吗?来自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互联网时代家政人员雇佣关系研究”课题组的一项调查报告可能颠覆你的认知。该课题组由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刘林平主持。在今年6月至8月间,他们针对南京、无锡、广州和佛山四个城市的1029名家政人员进行了问卷调查和个案访谈。结果显示,近九成家政人员对家政工作认可度高,并且对工作充满热情;超六成家政人员对雇主关系、职业地位感到满意,有较强的安全感和幸福感——时代向前,从“保姆”到“家政人员”,不仅仅是人们思想观念的转变,也是社会进步、行业发展的证明。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刘林平。.jpg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刘林平

今天,就让我们通过调研数据,来看看家政人员的幸福感都来自哪些方面吧!

薪水多多, 获得感满满

根据主要工作内容,家政人员一般可以划分为月嫂、育儿嫂、养老护理员、家务员和保洁员——但不论工种,薪资始终是衡量工作获得感的重要标准之一。刘林平的调查报告显示,南京、无锡、 广州和佛山四地家政人员的平均月工资接近 4900 元,不论是月工资还是小时工资,均高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

值得注意的是,南京和无锡家政人员的月平均工资分别达到 5160 元和 5604 元,甚至超过当地私营企业就业人员月平均工资水平。

不过,刘林平也指出,虽然家政人员平均工资高,但内部工资水平差异明显,如月嫂月平均收入为10311 元,但养老护理员月平均收入仅有3835元,为月嫂收入的37%。同时,小时工的工资又比住房型家政更高。

吃住顺心, 幸福感满满

按照是否住家,家政人员又可分为住家型、小时工等。大多数育儿嫂、月嫂以及负责家庭照料工作的家政人员都属于住家型。

既然是住家型家政人员,那么“吃住”则是衡量幸福感的重要标准。刘林平说,从调查结果来看,家政人员的物质生活“还算不错”——近八成家政人员在雇主家吃饭,超过95%的家政人员表示“吃得饱”,约 88%的家政人员对饭菜表示“满意”或“非常满意”。在住宿上,有超过一半的家政人员居住在雇主家,其中近三成有单独卧室,与雇主家庭成员同住的比例超过两成,且大多数对居住环境满意。

保险到位,安全感满满

是否参与社会保险是衡量非正规就业的重要指标。通过调研,刘林平发现,有2/3的家政工人享有基本的社会保障(参与职工险、灵活就业人员险或居民险其一),有近3/4的家政工人购买了保险,包括家政意外险及其他商业险。

但另一方面,刘林平也发现了问题:受访者的参保率虽然不低,但几乎完全由个人承担成本,或是退休后再就业。即使那些受雇于组织的工人,由机构购买职工险的比例也仅为10%,但购买家政意外险的比例超过60%。

关系融洽,归属感满满

“现在从事家政工作,和以前当保姆差别很大。”关于家政行业的改变,刘林平感触颇深。

过去,家里忙不过来请保姆,一般是找赋闲在家的亲戚帮忙,保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二者间若有分歧,雇主容易直接和保姆发生冲突。但现在情况却完全不同。“大多数家政人员都是和家政公司签署劳动合同,然后雇主和公司、家政人员再签署三方合同。” 刘林平表示,有了合同规范、公司管理,家政人员的工作就专业了许多。在实际操作中,哪些事由家政人员负责、哪些不负责,也区分得清楚。

“有的家政人员因为烹饪手艺突出很受欢迎,有的育儿嫂特别受小孩子喜欢,还能对产妇进行心理疏导,让客户家人觉得舒心、放心,有的甚至还能调节家庭矛盾。”刘林平总结道,大部分家政人员和雇主的相处都比较融洽。

思路转变,认可度满满

“我是来工作的,不是当仆人的。”通过个案访谈,刘林平发现,因为职业地位的提升和专业程度的改变,越来越多的家政人员对所从事的工作有了更多认同感。在被调查的1029名家政人员中,近九成家政人员认为家政工作是一份正式工作,且对工作充满热情,近八成的人认为自己在工作中找到了真正的乐趣。超过六成的家政人员对雇主关系、职业地位感到满意,超过七成的家政人员认为在工作中有较强的安全感和幸福感。

值得注意的是,调查组着重对“雇主安装摄像头”这一行为进行了详细调查,发现有四分之一的雇主家安装了摄像头,近三成的雇主不会将钥匙给家政人员。

对雇主安装摄像头且不愿意给钥匙的做法,家政人员怎么看呢?

调查显示,近六成的家政人员表示可以接受,仅5%的家政人员表示很难接受或不太接受。一位名叫王红(化名)的家政人员对课题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为什么人家第一次见我就要把钥匙交给我,密码交给我呢?既然选择这份职业,无论人家装不装摄像头,你只要手脚干净,干活利索、认真就行了,装不装都是一样的干活。”

“家政人员对雇主家安装摄像头的看法正向积极,表明家政人员的观念比较开放。”刘林平说。

声音>>

在课题组的调研中,他们发现,虽然家政人员的物质生活水平和工作热情都比较高,但还是存在工作时间长、休闲方式单一、部分存在抑郁等问题,以及培训层次低、内容单一、没有竞争力的“行业瓶颈”。

对此,刘林平认为,家政人员首先要注意心理疏导。“家政人员整天围绕在家庭琐事上,容易产生不良情绪。我所调查的浙江省妇联组织的‘好苏嫂’活动,逢年过节经常举办各种各样的游戏、联欢等,让家政人员通过交流抒发情感、找到认同。”

刘林平还建议,国家和相关部门应当督促组建专门的家政协会,招募专业社工,为家政人员进行心理咨询方面的服务,家政公司更应该注意对员工的心理调解。

此外,因为家政人员还存在以基础性技能培训为主、进阶培训或特色培训的参加比例偏低、工种之间的职业技能化程度高低不齐等情况,所以,提升家政人员的职业化水平、增强家政人员的市场竞争力也迫在眉睫。“目前国家已通过向各级人社机构、家政协会、家政公司发放鼓励基金的方式来提高家政人员的培训参与程度,相信未来会有较大的发展。”刘林平说。

  女性研究 家政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