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是“古树医生”,用现代技术抢救700岁“高龄”樟树

2024-06-13 阅读数 40061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欧阳婷

走进常德市鼎城区花岩溪国家森林公园,一棵树龄约920年的古樟树树冠如伞,枝繁叶茂,村民们坐在树荫下,一边聊着家常,一边为家人准备餐食,间或有孩童奔跑其中,留下一串笑声。

作为中国古树名木资源最多的省份之一,湖南树种丰富、分布广泛,古树与传统村落、文物古建筑成为不少人的乡愁记忆。据统计,截至2023年底,不包括生长在禁止和限制人为活动的自然保护区内的古树,湖南共认定登记古树名木近24万株,分布在全省122个县(市、区)中的120个。

近日,湖南省多个部门联合发布了《湖南省古树名木保护两年行动方案(2024~2025年)》,提出要充分挖掘古树名木承载的历史文化内涵,留住乡愁记忆,讲好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古树名木故事。

那么,是谁在守护古树平安、救治濒危古树、传播护树知识? 

湖南成立研究中心保护古树  

吴琴香是一名“古树医生”,专门负责治疗古树的根系问题。

今年42岁的吴琴香是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古树名木保护工程研究中心的一名老师。

3.jpg

为“古树名木”撑起“保护伞”,中南林科大成立古树名木保护工程研究中心,吴琴香(前排右二)成为了中心的一名老师。

吴琴香介绍,湖南省是我国古树名木资源最多的省份之一,有着近24万株古树名木,“这些古树中,品种最多的是枫香树,随后是樟、马尾松、柏木等树种。目前,登记在册的树龄最大的古树是位于永州市新田县的一棵古银杏,树龄为3000年。”

吴琴香说,湖南古树还有树龄2000余年的“杨溪云树”;有安化万里茶道上的“树王”梓叶槭;有毛泽东亲手栽种的板栗树,彭德怀“抢救”的重阳木……它们历经岁月磨砺,见证沧桑变化,与人类共生长。

吴琴香参加到一些古树名木保护宣传活动中,在2022年、2023年古树名木保护科普宣传活动中,她担任讲解教师,向大众宣传古树名木保护措施。

2016年,湖南在全国率先启动全省古树名木资源普查,不断完善古树名木基础信息,核对校准古树名木坐标位置和树木编号,做到“一树一档”。

2022年,为了让古树名木“有医可寻、有药可治”,湖南省首个针对古树名木保护开展科研和实践的基地——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古树名木保护工程研究中心成立,该平台致力于突破“古树名木养护和复壮技术”等领域的共性科学问题和关键技术,积极开展古树名木数据动态更新、濒危古树巡查会诊等工作。

4.jpg

吴琴香为学生们讲解古树名木保护措施。

吴琴香加入了该研究中心。2023年,她和同事们在永州市双牌县考察时,发现一棵数百年的古银杏树出现了危险症状:提早落叶,树叶数量明显比往年少。经过调查诊断,大家判断这大概率是古树的大部分根系腐烂造成的。团队最终决定采取清除腐烂根系、杀菌消毒、修建排水井和更换基质土的复杂方案为古树“养根”,“整个过程预计将持续5年”。

也正是因为这一次经历,吴琴香着手古树名木根系保护方面的探索,“古树的根系发达,分布范围广且深,但和年轻树木相比,古树根系的生长能力没有幼树那么强”。

为180岁古树“动手术”

古树往往与周围的传统村落、文物古建筑等相伴相生、融为一体。一次,吴琴香带领学生在怀化市会同县的一村庄调研时,发现村部附近的三株古枫香树长势不好,得知吴琴香等人身份的树主人来了,他向吴琴香求助:“这几棵树,在我小的时候就在,它们就跟我的亲人一样,我真怕它死掉了。”

经过仔细的观察,吴琴香发现,古树冠幅巨大,在炎热的夏天可以为村民们提供纳凉的好去处,为了方便村民活动,当地就把大树根部附近的地面硬化了,导致树的生长受到了影响。为此,吴琴香等人指导村民为古树“松了绑”,破除了古树周边的硬化地面、松土、施肥,“今年,树主人告诉我们,古树的生长情况好多了”。

5.jpg

邵阳市绥宁县,吴琴香正在查看这棵树龄1000年的古树生长环境。

在古树的保护和救治过程中,吴琴香和同事们往往会带着敬重之心和科学之法来细心呵护,“在我们看来,古树就是老者和尊者”。

而因为古树的树种不同、生长环境不同和实际情况不同,研究人员给出的保护和救治措施就会不同,吴琴香说,“我们在现场勘察的过程中,会按照地上部分、底下部分来查看古树的问题。”据介绍,在地上部分,研究人员会仔细观察树干、树枝、树叶的生长和病虫害情况,地下部分则主要集中在根系的生长环境。

勘察的手段在进步,与此同时,古树保护与救治的工具和仪器也在不断进步和丰富,吴琴香说,过去针对古树名木的养护复壮大部分只能依靠经验而为,但现在检查古树根系,不仅可以依靠勘察情况和经验判断,还可以借助雷达根系检测分析仪和树木无损检测探伤仪,分别检查古树根系和树干的情况,还有树木无损检测探伤仪,无人机、智能监控和智能设施也都被应用到古树保护与救治中。

去年,吴琴香和研究中心的同事们成功救治了一棵位于岳阳市云溪区的180岁翅荚香槐——这棵古树悬在水渠边上,下部分的树皮已经与木质完全剥离。“相当于人的颈动脉严重受损”。

吴琴香和同事为这株翅荚香槐制定了“根系牵引”的手术方案:在离地1.5米的伤口处,用灌满营养土的PU管将新长出的不定根导入地下,同时进行护坡支撑和枝叶重修。3个月后,翅荚香槐的根系直径从2毫米长到12毫米,成功脱离险境。

如今,越来越多的村民和机构加入保护古树的队列中,吴琴香也在致力于古树保护的科普教育,“要让大家都知道保护古树的正确方法,哪些是对古树不利,不能做的,哪些又是应该主动做的”。

抢救古树要心怀敬畏  

吴琴香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林业本身就是一个艰苦的行业,从事这一行业的女性并不多,吴琴香说:“但其实女性心思细腻,在古树会诊中,也常常能发现一些细微之处。”

常德市鼎城区林业局的龚明霞就是当地从事古树保护和救治的一位女性。

2.jpg

龚明霞(右二)和同事们在为古树挂牌。

1999年,毕业后的龚明霞被分配到常德市鼎城区林业局工作,除了植树和日常的管护,古树名木保护也是龚明霞所在的绿化办公室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目前,鼎城区内共有古树名木233棵,龚明霞介绍,这些古树多在偏僻的村庄和深山老林中,给日常的寻访增加了不少难题。

一次,龚明霞和同事们前往一处较远的山区里,查看古树的生长情况,在搭乘小船到达古树生长的山坡下时,当地的林长建议龚明霞在下面等候,“里面有蛇,你不要去了”。但龚明霞牵挂着古树的生长,“我想亲眼看看它是不是还健康”。

好在功夫不负苦心人,龚明霞牵挂的那棵古树生长情况良好。

龚明霞说,在古树的抢救过程中,他们往往心怀敬畏,“没有100%的把握,但要尽100%的努力”。

在救治工作开展过程中,龚明霞发现,古树和人一样,也面临过度治疗和错误治疗的风险。比如给古树输液就是常见的过度治疗手段,如果古树没有生命危险,都不建议输液,并且在树干打孔扎针本身就是一种伤害;同时,人们还喜欢用设计园林景观的方法来治疗古树,但救治古树,就要从树的“感受”出发,遵循自然环境,“一些村民为了保护古树,往往会建立树池,但这非常不利于古树的生长”。

“但他们想要保护古树的心是好的。”在对古树的巡访勘察中,龚明霞深深感受到了当地老百姓对于古树的敬仰,“当地人都把古树奉为‘神灵’”。她告诉记者,鼎城区内目前登记在册的树龄最大的一棵树为樟树,估测树龄达到了920岁,在这棵胸径达到2.4米、树高28米、冠幅20米的古树旁,曾经立着一块清朝时的石碑,“如今已经被树根包围住了”。为了表示对古树的尊敬,当地群众在古树的附近重新修建了石碑,并建了一个亭子,供村民们歇息。“看着村民们在树下怡然自得的样子,仿佛让我看到了小时候的场景。”

6.jpg

挂牌结束后,龚明霞(左)和同事们与古树来了一个“大合影”。

因此,当龚明霞和同事们想要对古树进行救治和保护时,“村民们的信仰和古树抢救工作往往会产生冲突”。因此,龚明霞每年都会开展一次巡回讲座,不仅宣传古树救治的重要性,也要告诉大家科学的保护方式。

古树的救治,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一棵树的救治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一次,辖区内有一棵700年的古樟树出现了健康问题:不断掉落枯叶,有好几根树枝彻底停止了生长。经过勘察,龚明霞和同事推断是病虫害的问题,赶紧对其“对症下药”。经过一系列的治疗,缓解古树的衰老和病变。“前不久,当地的林长告诉我们,新的树枝和树叶已经长出来了。”但龚明霞的心并未完全放下,“还有3年的观察期”。

“古树救治是一件需要投入感情的事情,不能带有功利心。”如今,龚明霞依旧没有停下自己巡访古树脚步,对她来说,发现登记新的古树、确保古树健康生长,是她将一直坚持做下去的事。


编辑:罗雅洁

二审:吴雯倩

三审:陈寒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