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薪金牌月嫂为何没有安全感?

2022-04-07 阅读数 46433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史超

最近,拥有35万家政阿姨的“阿姨来了”信息平台发布《2021年家政阿姨年鉴》。结果显示,家政阿姨就业状况与往年相比有可喜变化:一是家政阿姨薪酬进一步上扬,二是专业技能培训普及率进一步提升,三是职业认同感与就业稳定性进一步增强。

另据2021年全国高校毕业生就业状况调查显示,2021年博士、硕士、本科、专科生的月起薪数平均值分别为14823元、10113元、5825元、3910元。而在“阿姨来了”平台,家政阿姨月平均工资为6972元,相比2020年增长约21.2%。

从直观数据来看,家政阿姨工资比本科毕业生的月起薪平均值高出19.7%。但实际上这是一个假象。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了解到,由于目前家政行业从业者多以灵活就业形式为主,他们的工资不含劳动法赋予劳动者的相关权益,比如五险一金、年假、八小时工作制、双休、病假工资、女职工五期(经期、孕期、产期、哺乳期、更年期)等保护。
家政员工资赶超大学生,高薪背后权益难保障。针对这一关注点,今日女报/凤网采访从业者、家政企业和相关专家,听听她们怎么说。   

金牌月嫂:月薪过万,但没安全感、不踏实

46岁的李霞(化名)是某家政公司的一名金牌月嫂。在进入家政行业以前,她在一家服装工厂工作,企业为她购买了各种社会保险。受疫情影响服装厂倒闭后,她在朋友的推荐下经培训成为一名月嫂。从业两年时间,每年能接至少8个单,虽然月薪过万,但保险没有着落,这让她觉得很不踏实:“工作顺利还好,但就怕万一出什么意外,如果有保险,多少好点。”

“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我们也想给她们提供保障,但实在负担不起。”一家家政中介公司负责人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透露:“买医疗、养老等保险,每月至少得几百元,而公司每成功推荐一名保姆,中介费也只有几百元,根本没办法为‘阿姨’买保险。”

据业内人士分析,既要购买保险又要保障薪资,这对绝大多数家政企业来说运营成本过高,中小企业难以负荷。此外,劳动力流动性大是家政行业的一大痛点,从业人员频繁跳槽也不利于企业为其连续缴纳保险。   

家政企业:诚信金、员工制,多形式给从业者“定心丸”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采访多家家政企业了解到,针对家政行业灵活就业人员,企业虽不能为他们购买社会保险,但也从多方面尽力为从业者权益提供保障。

凤网e家邵阳站服务商——湖南优爱家家政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肖蓉表示,保障家政从业者各项权益的前提是“双向诚信”。

微信图片_20220407225230.jpg

“在没有劳动合同的情况下,我们会和家政员签订一份诚信上岗协议,她们需要缴纳一定的诚信金,金额不多,但这是一种约束和提醒。” 肖蓉介绍,这份诚信协议是双向的,一方面家政公司为服务人员保障每年的订单量,为家政员所获得的劳动报酬提供保障;另一方面在和客户签订雇佣协议时,会标明服务人员所享受的各项权益,比如每月4天假,节假日的加班工资、出省/市的往返交通费用等由客户承担、双胞胎以及早产儿照护收费等。

“企业提前为从业者考虑各项权益,并通过书面合同的形式与客户进行约定,这样可以起到保护服务人员各项权益的作用。”肖蓉说。

此外,肖蓉还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公司还通过为服务人员购买商业保险、提供新人上岗一对一上门指导等服务,多方面让从业者获得安全感。

提供住宿、购买五险、固定休假天数、岗前培训……记者了解到,目前已有部分保洁类家政企业也逐步实行员工制管理模式,“井蛙管家”家政服务平台便是其中之一。该平台负责人文婧介绍,平台采取员工制经营模式,为员工购买社保,包吃包住,健全薪酬体系、绩效福利以及晋升机制。据介绍,井蛙管家平台目前有50多名固定保洁师(包括保洁、家电清洗、除螨、收纳等),“固定员工有5000元/月的保底工资,做6天休1天,每天的订单在2单左右。疫情期间,在单量不足时,则会让员工在公司充电学习,提升技能”。

微信图片_20220407225236.jpg   

专家建议:企业可为灵活就业者补充购买商业保险 

湖南女子学院家政学系博士陈菲分析,家政从业人员的从业方式大体分为两种:一种是员工制家政服务模式,家政服务人员与家政企业签订劳动合同,其劳动权益受我国《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等主要法律法规的调整和保障,合法权益能够得到较为充分的保障;另一种则是中介制模式,他们多为灵活就业人员,与雇主直接签订劳务合同形成劳务关系,这种法律关系主要通过我国《民法典》规范和调整,“但由于他们大多没有依法依规缴纳社会保险,一旦在家政劳动中出现意外伤害、失业等问题,灵活就业人员的合法权益很难得到法律的充分保障。对雇主而言,如造成损失,也难以由家政企业承担责任”。

那么,“灵活就业”的家政员该如何维护和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

陈菲介绍,针对灵活就业人员权益保障的法律依据为《民法典》第1192条:“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后,可以向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提供劳务一方追偿。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提供劳务期间,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提供劳务一方损害的,提供劳务一方有权请求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也有权请求接受劳务一方给予补偿。接受劳务一方补偿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

“该条文明确了中介制服务方式下,家政服务人员与实际雇主之间的关系是劳务关系,而非《劳动合同法》调整下的劳动关系。”陈菲说,对于服务过程中发生的人身伤害、财产损害,建议家政服务人员、雇主、家政企业根据实际情况和需要,签订双方或三方主体协议,明确各自的权利和义务,对服务的内容、责任承担、费用标准、支付方式等进行明确。

“有别于员工制家政服务方式中,相关法律强制要求家政企业为员工缴纳工伤保险,在中介制家政服务方式中,建议家政企业通过协商的方式为从业人员购买商业保险,以此应对上门服务时可能发生的意外。”陈菲介绍,2019年6月16日,国务院办公厅颁布《关于促进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的意见》,其中明确提出要注重发挥商业保险的作用,鼓励家政企业参保雇主责任保险,为员工投保意外伤害保险、职业责任保险;鼓励保险公司开发专门的家政服务责任保险、意外伤害保险产品;鼓励有条件的地区组织家政企业和从业人员统一投保并进行补贴”。   

相关链接:“湘融湘爱·三湘邮情”切实保障农民工权益

今年1月,湖南省人社厅等8部门联合印发《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实施意见》,通过明确权益保障责任,加大权益保障力度,优化权益保障服务,完善权益保障机制,统筹促进湖南平台经济发展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权益。

与此同时,家政服务业作为吸纳城镇下岗失业人员和农村进城务工人员最突出的行业之一,省人社厅等8个部门单位联合主办、今日女报/凤网承办“湘融湘爱·三湘邮情”农民工服务保障活动。该活动围绕农民工服务保障主题,为农民工群体提供更加丰富、便捷、高质量的服务保障,包括春运邮情、家政邮情、暖冬邮情3项专题活动和三湘邮情杯家政技能竞赛、农民工运动会2项赛事活动,为农民工提供返乡返岗、技能提升、就业创业、劳务对接、金融支持等各项服务。

记者从省人社厅获悉,针对疫情常态化防控、农民工外出务工更需要集中关怀的问题,湖南还为农民工提供专属服务。今年春运期间,湖南省共开通点对点农民工返岗复工专车1842趟,共运送4万余人;点对点农民工返岗复工专列12趟,共运送7367人;开通短途送站服务班车1.1万班次,服务40余万人。2021年,“湘融湘爱”活动共服务农民工51.15万人,为困难农民工全额报销车票1.46万张,为留岗农民工优惠寄送包裹3.89万个,补贴资金1063万元,在全省农民工集中的企业、项目点安排56个新冠疫苗移动接种小组,确保企业生产和农民工疫苗接种两不误。


编辑:菜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