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精彩专题 >  正文

他开了湖南基层法律工作者成功申请调查令的先河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9-05-15 17:01:18 0人参与
说起瞿红福,认识他的人都点赞。今年46岁的他是怀化市鹤城区星光法律服务所主任,也是怀化市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协会副秘书长。此外,瞿红福还有一个特别让人信服的“标签”——湖南首个取得法院调查令的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

基层法律服务在身边 瞿红福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欧阳婷

离婚打官司、债务惹纠纷……遇上“麻纱事”,找谁说理去?

在怀化市鹤城区生活的很多群众为他们有一个共同且公正的“评理人”而充满幸福感——他的名字叫瞿红福。

说起瞿红福,认识他的人都点赞。今年46岁的他是怀化市鹤城区星光法律服务所主任,也是怀化市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协会副秘书长。此外,瞿红福还有一个特别让人信服的“标签”——湖南首个取得法院调查令的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

执业18年,瞿红福每年要负责100多起诉讼案件和非诉讼案件,并协助辖区司法所调解矛盾纠纷,是老百姓交口称赞的“和事佬”。2018年,他被评为“湖南省优秀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

基层法律服务在身边 瞿红福

对法律“上瘾”的治安队员

义正言辞、秉公执法;刚正不阿,能言善辩——不久前,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来到怀化市鹤城区星光法律服务所,周边居民便对瞿红福展开了“花式表扬”。但谁能想到,一个这么专业的“法律人”,之前曾是一名“治安队员”。

“都说公检法不分家,我以前在派出所时就对法律工作很感兴趣。”瞿红福想当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这个消息可让他的家人十分震惊。

1997年,还在当地派出所当治安队员的瞿红福本想着利用闲暇时间多读点书、学点知识,便买了几本法律相关的书籍。谁知,越看就越“上瘾”了!

就这样,瞿红福干脆报名参加了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考试。2001年,他被调到鹤城区迎丰街道星光法律服务所,正式成为了一名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

“星光法律服务所的前身是迎丰街道司法所,归迎丰街道办事处管理,现在接受迎丰街道司法所的监管。”瞿红福说,服务所经常会接到迎丰街道司法所移送的案件——尽管大多都是辖区内邻里间的小矛盾,但处理起来并不简单,“评理人如果没有足够的说服力,反而更容易激发矛盾”。

回顾18年的法律之路,瞿红福印象最深的当属2016年的一起工伤纠纷。

在超市打工,眼见银发老人从电梯上往下翻到,超市员工易果红立即上前搀扶。没想到,她反被老人压倒,一起滚下电梯,最终老人平安无事,她却摔成左侧股骨及腓骨头骨折……易果红向超市老板提出工伤要求,却遭到老板拒绝——理由是“无法证明受伤是因为扶老人导致的”。

“易果红到劳动部门申报工伤并进行劳动仲裁,我接手了这个案子。”瞿红福说,他了解了事情始末,首先便针对关键问题做了调查。

事发地在超市一楼电梯口,是监控死角。超市老板因视频无法取证,怎么都不肯承认工伤。为了客观公正取证,瞿红福只能在超市“蹲点”,挨个寻找当时出现在超市的“目击者”,最终,在数日的询问取证后,两名员工道出了实情——易果红的确扶了老人。

“我说服了这两名员工作证,打了一场良心官司。”瞿红福说,一年时间两次上诉,最终,易果红得到了4.8万元的工伤赔偿款。

基层法律服务在身边 瞿红福

“第一张调查令”

除了迎丰街道司法所移送的案件,瞿红福每天还得接待一批慕名而来的“忠实粉”。他们认可瞿红福的法律专业知识,更重要的是相信他的人品。

“很感谢群众的信任,让我拿到了‘第一张调查令’。”瞿红福说,这一段经历很艰难,但对于一名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而言,却很有意义。

2018年10月,吴娜与吴杰姐弟慕名找到了瞿红福。

“他们的母亲吴晓燕生前向原告冯坤龙借了5万元。吴晓燕去世后,冯坤龙向法院提出诉讼,向法定继承人吴娜、吴杰两人讨要债款和利息。”瞿红福说,当时冯坤龙认定,姐弟俩继承了吴晓燕的所有财产,包括在重庆的两套房子,所以,他们应该在继承前先将吴晓燕的债务还清。

是否能继承重庆的房产,成为了本案的关键。可是,要到重庆市不动产管理中心调查吴娜和吴杰的房产情况,首先需要一张怀化市鹤城区基层人民法院开具的调查令。

“在我的印象里,从来没有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取得过这张调查令。”瞿红福说,在很多人看来,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与律师相比,是专业素质不扎实的“野路子”。为了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法院在开具调查令时,审批程序十分严谨。

然而,这张调查令对瞿红福的案子太重要了,他不想放弃。为了说服承办法官,他深夜研究《民事诉讼法》和《行政诉讼法》的相关法条,并到网上搜索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基层法律工作者开具调查令的司法解释和其他省份的实践。

瞿红福找到承办法官,可最终对方还是以“湖南省没有给基层法律工作者开调查令的先例”为由,拒绝了他。

瞿红福又想了个办法。他直接找到了鹤城区法院院长,表明自己的来意和请求,并再次将调查令对该案的重要性复述了一遍。最终,鹤城区法院为瞿红福开具了调查令,开辟了湖南基层法律工作者成功申请调查令的先河。

“没多久,株洲的一位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用我的经历拿到了第二张调查令。”瞿红福说。

基层法律服务在身边 瞿红福

法院的“好帮手”

“这些年,人们的手头越来越宽裕,债务纠纷也越来越多。”瞿红福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除了缓解居民矛盾与打官司,更多时候还需要当好法院的“助手”。

2018年5月,鹤城区居民李科言突然找到瞿红福,希望追回借给前任嫂子杨骏的5万元。可是,自从哥哥嫂子离婚后,杨骏就离开了怀化,怎么都找不到人了。

“当时法院已经判定杨骏在判决生效后的10天内还款,但杨骏还是选择了逃避。”瞿红福说,为了帮李科言追回债务,他开始到处寻找杨骏,“后来终于了解到她的住处,我们就跟法院工作人员一起找到她,反复做工作促使她偿还了全部债务。”。

这些年,瞿红福有多努力?他给记者分享了一组数据——自2017年起,星光法律服务所共代理诉讼案件318件,非诉讼案件35件,办理法律援助案件28件,调解纠纷300多件。2018年,该所被评为“基层法律服务所规范诚信建设AAA所”。同时,瞿红福也成为迎丰社区和长湾星社区及16个行政村的免费法律顾问,同时还担任了多家公司的法律顾问。2018年,瞿红福当选怀化市鹤城区第五届政协委员。

(除瞿红福外,其余均为化名)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