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精彩专题 >  正文

卖一个厂再办一个厂 怀化65岁老太真豪气

2016-11-03 09:44:13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0人参与
如今女企业家很常见,但像杨惠兰这样的,还真是不多。65岁的她拥有两家不错的公司,一般人可能会选择守成或退休,她却老当益壮,想要把一家关停6年的老厂重新开起来,甚至为此卖掉了一个新厂。……

最美湘女 杨惠兰

文:今日女报/凤网见习记者 董智齐  图:受访者提供

如今女企业家很常见,但像杨惠兰这样的,还真是不多。65岁的她拥有两家不错的公司,一般人可能会选择守成或退休,她却老当益壮,想要把一家关停6年的老厂重新开起来,甚至为此卖掉了一个新厂。

炊事班长成了销售冠军

杨惠兰给人的第一印象并不像一位事业有成的企业家,更像一个朴实的家庭妇女。10月28日,当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在长沙见到杨惠兰时,个子不高的她,穿着一件很朴素的花纹上衣,手里提着一个看起来有点沉的编织袋。

“我打算办一个新厂,这几天怀化长沙两头跑。”杨惠兰告诉记者,她现在有两家经营不错的公司,但还是想把在2010年关停的纺织印染厂重新开起来,“我小半辈子都花在这个厂上,不愿意就这么放弃了。”

1979年,杨惠兰在家乡湖南怀化的乡下当知青回来后,在安江纺织印染厂分厂当食堂炊事员。该厂是一个解放前创办的老厂。“1993年厂子效益不行了,工资都发不出来。”当时,仓库积压了上千万米的布料卖不出去,厂里便成立了一个销售组。杨惠兰时任食堂炊事班班长,对市场销售一无所知的她也主动要求为厂里跑市场,但谁都不看好她。厂领导最终还是同意让杨惠兰以个体户的身份参与到“消库存”的任务中。

回忆当初,杨惠兰也是一脸唏嘘:“我也没想到自己能吃得下那样的苦,一无所知,就是猛打猛冲。”

杨惠兰先后到过深圳、广州、珠海,以及广西、云南等地,最后在中缅边境口岸云南瑞丽联系到了稳定的销售渠道。从湖南怀化到云南瑞丽有2000公里的路程,而且山路纵横,汽车跑起来就像跳迪斯科,慢吞吞要六七天,这对于一个中年妇女来说,每去一次,都需要多么大的勇气!

“而且那时的路都是解放前修的土路,只能坐货车,一趟来回就要十多天”。就这样奔波了半年后,杨惠兰对两地的气候差异、高原反应、路途中时常会遇到的山体滑坡已是司空见惯。

于是,在接下来的5年时间里,在当时国内纺织市场疲软的情况下,杨惠兰将厂里的3000多万米布销到了缅甸、泰国等市场,交易额达上亿元,“销售组的人的业绩加起来还没我的多”。

杨惠兰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就是因为我的业绩突出,厂里改变了薪酬制度,出去跑市场的人根据业绩发工资,不再是固定工资了。”

“烂摊子也是家”

1997年,安江纺织印染厂在改革的大浪潮下还是倒闭了。厂里400多位职工面临下岗。

这年10月,杨惠兰以私人身份租下安江纺织印染厂的分厂,更名为“安江惠兰印染厂”,每年为厂里交53万元的租赁费。很多人都劝她“没必要冒这个风险”,因为当时整个印染厂已经亏损严重。杨惠兰告诉记者:“我已经在厂里待了近30年,早就把印染厂当家了,现在家出了问题,我怎能不管?”

杨惠兰边改边做,先后投入了800万元,让企业的经营制度跟上市场。她自己更是埋头苦干,每天早上6时就开始工作,工厂、客户两头跑。最终,杨惠兰用7个月的时间让工厂1000多万的闲置设备运转起来,月平均生产133.1万米,实现总产值1865.5万元,产品行销缅甸、泰国,创税利90多万元,并安排了110多名职工就业,职工收入比上年同期提高了56.8%。工厂里一片生机勃勃。

杨惠兰说:“那时候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自己也担心会随时倒下,但争强好胜的性格、强烈的事业心帮助自己挺过来了。”

由于成绩斐然,在1998年怀化撤区设市后,杨惠兰便被选举为怀化市第一届政协委员,也是该市当时唯一的女政协委员。

2009年,杨惠兰随怀化市政协领导到沅陵县考察期间,发现该县灯芯织染厂于1996年遭遇洪水侵袭后已停产三年,厂区荒草丛生,车间机器锈迹斑斑,一千多万元资产闲置,700多个职工生活无着落,她十分难过,更激起了她帮困扭亏的决心。随后,她又以每年33万元的租赁费租赁了该厂。

2000年,她被怀化市评为“巾帼十佳”。“当时很多人都知道我,当地电视台甚至跟踪报道了一个月呢”。

为办旧厂卖新厂

2010年,国家实施淘汰落后产能政策,杨惠兰主动关停了印染厂:“我们这一代就这样,响应国家号召。”

后来,杨惠兰前前后后开办过十几家公司,现在还经营着一家电解锰厂和一家金矿厂。即便是这样,杨惠兰没有安然养老,还是想把印染厂再办起来。

“我就是靠这个起家的,从生产到流通再到销售,我对印染厂的每个环节清清楚楚,这才是我的老本行啊。”杨惠兰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透露,她经营布料印染厂这么多年,深知自己的产品在缅甸、泰国有非常大的市场,“缅甸有我一个最大的客户,我不开印染厂的这些年,他还催我赶紧办,我有多少货他就要多少”。

但是老厂新办,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要办新的纺织印染厂,就需要配置国家最新要求、符合节能环保的生产设备,再加上杨惠兰计划生产有自己企业特色的纺织印染的衍生产品,资金便成了最大的问题。

“在租工厂场地的时候,我卖掉了自己的一个电解锰厂。现在厂地有了,市场也有了,但购买新设备需要很大的一笔资金。”杨惠兰说,现在虽然有两家企业,“但我不能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要确保我的资金链不能断”。

杨惠兰如今每天仍早上6点开始工作,身边的人都曾劝说她退休,让她喝喝茶、打打牌,但杨惠兰闲不下来,“我喜欢亲力亲为,而且我觉得自己有这个精力和时间继续工作很难得,我喜欢目前这种状态,这是吃多少保健品都不能拥有的。”

这些日子,65岁的杨惠兰正为了资金的问题到处跑,虽然为此焦虑但也乐此不疲:“现在厂子已得到审批,我也停不下脚步。这辈子就喜欢干这个!”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标签: 最美湘女 杨惠兰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
娱乐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