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精彩专题 >  正文

沈敏:株洲女警孕后仍与艾滋病人朝夕相处

2016-06-15 09:33:36 作者:章清清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0人参与
在很多人谈艾滋病色变的时候,却有一群女子勇敢地拉起艾滋病患者的手话家常,为其分忧解难,她们就是湖南白马垅强制隔离戒毒所的女民警。……

最美湘女 沈敏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章清清

碰到感染艾滋病的患者时,你会怎么办?是绕道走,还是隔得远远的问声好?

在很多人谈艾滋病色变的时候,却有一群女子勇敢地拉起艾滋病患者的手话家常,为其分忧解难。

她们就是湖南白马垅强制隔离戒毒所的女民警。

5月23日,在国际禁毒日即将来临之际,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来到这群女民警中间,采访了她们中的优秀代表——沈敏,了解她们颇有几分神秘色彩的戒毒工作。

曾挑衅她的戒毒学员如今特别感恩她

株洲白马垅是一个特别的地方,因为,湖南白马垅强制隔离戒毒所(以下简称“白马垅强戒所”)就坐落于此的一座青山脚下。这里同时也是湖南省唯一的一所女子戒毒所。今年35岁的女民警沈敏2005年从湖南省公安高等专科学校毕业后就来到了这里。2015年,沈敏被评为“省司法系统最美戒毒警察”之一。

5月23日,记者来到白马垅强戒所,走进了戒毒民警沈敏和她的同事们的日常工作中,近距离感受了对一般人而言颇有几分神秘感的强戒所。

白马垅强戒所对于戒毒人员从入所到出所有不同阶段的戒护管理,因此戒毒所也划分了不同的区域:被强戒的吸毒者入所先在医疗戒护区断瘾,再到康复教育区进行基本的入所规章教育,然后进入常规矫治区分配参加生产劳动,最后到回归适应区进行离所前的社会能力适应,直至离所。管教民警们也因此被分配在不同的区域工作。

沈敏当初刚来女子戒毒所时,被分配在了常规矫治区当管教民警。“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有那么多的女性吸毒人员。”沈敏回忆,当时年龄最大的有五十多岁,最小的才十七八岁;刚被强制断瘾的吸毒人员,饭量通常会剧增,一餐要吃七八个馒头、五六碗饭。这时,沈敏和同事们就要去适时制止,以免暴饮暴食带来不良后果。还有些毒瘾过深的吸毒者,因吸毒导致精神异常,在生产线工作或是晚上休息时,会突然吼叫或是暴力攻击他人,沈敏她们就要立刻前去制止,并护送去服药或者去治疗。更难应对的情形是,这些吸毒人员背景复杂、性格叛逆,有的甚至是几进宫,年龄比她还大一截,刚来时根本不服从她的管教。

5月23日,就在记者采访沈敏期间,一名头发花白的戒毒学员刘晓林(化名)告诉记者,她刚进来时就曾不服沈敏的管教,公然挑衅沈敏,而初来乍到的沈敏几乎被弄得束手无策。但沈敏很快调整心态,向同事领导请教后迅速改变方法策略。沈敏说,作为管教民警,如果要让对方真正服你,就要让她们从内心真正信服你。沈敏连夜翻阅刘晓林的资料,发现她年轻时颇有姿色,因为家庭暴力离异后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吸毒,因为多次吸毒而众叛亲离,她唯一的儿子甚至断绝了和她的母子关系。了解情况后,沈敏多次和刘晓林的家人、儿子联系,向他们传达她的忏悔,描述她的近况。经过多次沟通,刘晓林的儿子终于第一次来到白马垅强戒所看望了母亲。刘晓林非常感动,此后对沈敏特别感恩。

怀孕时,和艾滋病人朝夕相处

由于艾滋病在吸毒人群中传播十分迅速,为了抑制这种趋势,2008年,白马垅强戒所成立了艾滋病专管队。在当时人人“谈艾色变”的环境中,沈敏第一个报名加入艾滋病专管大队。

沈敏坦言,当时父母和远在福建当兵的丈夫都很担忧并劝阻。但沈敏说,我也知道工作会很危险,但是危险的工作更需要人去做,同时也想给自己一个挑战的机会。她最终说服了父母和丈夫,成为当时艾滋病专管队的第一批民警。

在医疗区的二层楼道里,沈敏和5名同事最多时曾管理十多名艾滋病戒毒人员。她们的办公室紧挨着艾滋病人的生活区域,24小时轮班和她们朝夕相处。

沈敏说,虽然清楚地了解了艾滋病的传播途径,但一开始大家几乎都没有管教这种特殊群体的经验,非常诚惶诚恐,“一从监管区出来就不停地洗手”。

最难处理的情况是,一开始被隔离的强戒人员很多都接收不了已经患上艾滋病的事实,情绪时刻处在崩溃的边缘。有一次,一个艾滋病人在房间突然大喊大叫,撕拉自己的头发狂喊着“放我出去,不然我要自杀”。她的一个值班同事看到了,赶紧上去安抚她,因为靠得很近,对方的唾沫都喷到了同事的脸上,但同事在那一刻也只得忍着。事后,同事第一时间赶到医疗室去冲洗眼睛,很多天都忐忑不安。

对沈敏来说,最大的考验是,在进入专管队不久就怀孕了。但她一直挺着大肚子坚持值晚班7个多月。在怀孕快9个月时的一天,沈敏走进监管区,找一位情绪还在波动期的艾滋病人谈心。刚一进门,那个病人就突然指着她的肚子,恶狠狠地诅咒起她肚中的孩子。沈敏说,那一刻她顿时感到血一阵涌,恨不得转身就走,但职业精神还是让她迅速冷静下来。她靠近病人并继续和她聊天做工作。4个小时后,当病人情绪终于稳定时,沈敏感到腹部一阵绞痛。三天后,沈敏的孩子早产出生。所幸,母子平安,孩子也很健康。

5月23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特意来到这个专管区参观,发现活动区域的主房间宽敞明亮,遍布绿植。目前收治着三名20岁-45岁的女性。她们看上去和一般健康人无异。三个人按时吃药,闲时做做手工。她们“最期待的事情是早日出去和亲人团聚”。

据了解,在这个管区,艾滋病强戒人员被要求不能主动靠近看管民警,但记者看到民警们更多的时候主动在和她们亲密接触。“放下歧视,主动靠近她们,才会更有利于她们的治疗管理,她们也能正确地对待自己。”沈敏说,两年后,她调出了艾滋病专管队,但这两年的经历让她成长了许多。

48小时连续加班出车祸

2008年,有一个艾滋病学员血小板急速下降,头晕眼花,走路不稳,所里给她开了一些补铁药吃了,效果并不明显,最后由沈敏带着她转医院治疗。

“可能是艾滋病的原因,那医院并不是太乐意接诊。”沈敏说,医院没有给她们安排在病房里,而是直接在过道里安排了两张病床。

由于是一对一照看,沈敏天天陪护着这个学员,照料着她的吃喝拉撒。学员身体越来越虚弱,生活不能自理,沈敏像对待亲人一样为她端屎端尿。有次学员流鼻血,她也丝毫不顾忌地为她擦洗,弄脏了自己衣服也不在意。“人家鼻血流个不停,没那么多时间担心是否传染,只知道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沈敏说。

在白马垅强戒所,通常是一个大队二十多个民警负责管理二百多个强戒学员,24小时轮班倒。从警十多年来,沈敏平均每年的加班时间都在50天以上,最长的一次,曾在监区连续工作48个小时,以致骑电动车回家时因疲劳过度撞上迎面而来的车辆,身体多处受伤。

2014年,沈敏所在大队与其他大队合并,戒毒学员骤增一倍多,管教压力增加。沈敏通过科学调整民警岗位职责和戒毒学员的帮教措施,稳定了戒毒人员情绪,合并平稳过渡,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肯定。当年,她被评为优秀公务员,所在大队也获得了省局集体三等奖。

因为工作出色,她还多次被评为“业务标兵”、个别谈话教育能手、女工积极分子。

因为是军嫂,沈敏的付出注定要比常人多出许多。由于丈夫工作原因,他们的婚礼被推迟3次,最后无奈之下只能邀请双方父母及家属代表前往丈夫驻地才办成婚礼。为了工作,只休了一周婚假,沈敏就回所上班了。结婚第二年,沈敏丈夫因为承担维稳和奥运安保工作,整整一年未回家,而她家新房正好要交房装修。为了不让丈夫工作分心,沈敏整整两个月利用下班、午休时间,骑着电动车在相隔15公里的单位和新房间来回跑。办贷款、看建材、买油漆、购家具等等都是她一个人独立完成的,但她从没在电话中说声苦叫声累。同事们都形容她是“像牛一样默默耕耘的人”。

沈敏说,从警十多年,对她而言工作最大的肯定不是那些称号和荣誉,而是从她手上出去的强戒人员不再复吸了。她给所有强戒出去的人员建立一个微信群叫“温馨的家”,经常在生活和工作上和她们沟通交流,帮助她们树立信心。群员中,有人已经坚持8年不再复吸。

沈敏说,我是一名戒毒警察,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毒品对人的毒害。虽然我的工作给我带来了荣誉和肯定,但我想劝诫所有人千万不要沾染任何毒品。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标签: 最美湘女 沈敏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
娱乐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