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精彩专题 >  正文

“最美湘女”孙健辉:丈夫走了,她仍是“中国好儿媳”

2015-11-30 15:03:03 出处:凤网 0人参与
全家三口人,户主孙健辉是这个家庭的女主人,85岁的公公刘道敏患阿尔茨海默症多年,几乎就是今年4月热播的电视剧《嘿,老头》里刘二铁原型,而丈夫张人林并不是老人的儿子。从这种复杂的家庭关系里,我们可以窥见这个普通的女人不平凡的人生际遇…………

最美湘女 孙健辉

在娄底梅苑开发区航运公司家属区一座陈旧而整洁的院子里,住着一户特殊的人家。全家三口人,户主孙健辉是这个家庭的女主人,85岁的公公刘道敏患阿尔茨海默症多年,几乎就是今年4月热播的电视剧《嘿,老头》里刘二铁原型,而丈夫张人林并不是老人的儿子。从这种复杂的家庭关系里,我们可以窥见这个普通的女人不平凡的人生际遇……

36岁的丈夫走了,留给她的全部“遗产”是6岁的小儿子和66岁的老父亲

1987年,孙健辉经人介绍与湖南社科院《企业家杂志社》的记者刘钰喜结连理。孙健辉了解到,刘钰的身世非常坎坷,父亲在文革期间被打成“牛鬼蛇神”患上抑郁症,因怕连累家人与其母亲离了婚。刘钰跟随外婆和舅舅长大,这一点让善良的孙健辉顿生怜惜之情,暗地里发誓一定要在以后的人生里补偿他更多的爱。

刘钰收获了幸福的爱情之后更加努力工作,很快调到《华商时报》广州记者站,虽然两口子两地分居,一个在家乡新化县,一个在几千里之外的广州,但距离阻隔不了夫妻情深,刘钰就像一只展翅飞翔的风筝,飞得再高再远,每月总会沿着京广铁路线回到温暖的家。他在外努力奋斗,就是为了全家团圆的那一天。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孙健辉永远不会忘记,1996年11月28日,噩耗从家里那台手摇电话机里传出来,出差深圳的刘钰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当她醒过来时,世界已从春暖花开变换成冰天雪地,她只有一个念头,从资江大桥上跳下去,从此一了百了。但是,6岁的儿子稚嫩的哭声拉住了她的脚步。

孙健辉在娘家人的帮助下,强打精神料理了丈夫的后事,静下心来思考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她想如果丈夫有机会留下遗言,一定会对她说请她照顾好他孤独的父亲。

刘钰的父亲也就是孙健辉的公公自1980年平反后,被安排在武汉中铁四院工作,与婆婆离婚后一直独身,性格越发孤僻。老人退休那年,孙健辉和丈夫亲赴武昌接他回新化老家共同生活,老人坚决不同意,说他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如今,在千里之外的武汉,66岁的公公白发人送黑发人,他该怎么度过这人生路上又一个难关?

孙健辉在心里对丈夫说,老公,你安息吧,我一定会照顾好我们的父亲!

孙健辉再次来到武昌,她心酸地发现,公公老了!头发全白了!他总是呆呆地望着远方。问他话,他前言不搭后语。当时她以为老人是伤心过度,并没有意识到这就是阿尔茨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症。她劝说公公跟她回湖南新化一起生活,老人还是那句话,说他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并叮嘱她带好孩子就行。

孙健辉不放心,继续耐心地做老人的思想工作,说如果他回去,就等于帮了她的大忙,那样她就不用心挂两头,逢年过节也不用千里迢迢跑武昌来看他,她就可以安心在家工作和带孩子。但无论她怎么说,老人就是不为所动,孙健辉只得独自回到新化。

儿子长大了,她迎来了爱情的第二春,公公病危的电话也来了

一晃十多年过去,孙健辉既当爸又当妈,还要当好儿媳妇,同时,她还是新化县上渡办事处的农办主任。让她感到欣慰的是,儿子一直是优秀学生,公公的病十多年间除了几次有惊无险的发病外也没有进一步恶化,她自己也年年被评为单位的先进工作者。终于,儿子刘洋从武汉音乐学院毕业后,在娄底找到了满意的工作。孙健辉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十多年来,有不少好心人劝她再找个男人共同承担生活的重担,也有不少人给她介绍对象,但她总是摇头拒绝。她说她的情况不一样,上有老下有小,这个老人不是别人,是她前夫的父亲,有哪个男人愿意当后爸的同时还要当“后儿子”呢?

2010年,一个叫张人林的男人走进了孙健辉的生活,两个曾经沧海的人没有海誓山盟,直奔现实主题,孙健辉反复强调了她特殊的家庭情况:她要嫁,是要带着公公一起嫁的!她要为公公养老送终!张人林没有退缩,他想一个对前公公都这么好的女人,对自己能差到哪里去呢!不久,这对新人在亲人的见证下走到了一起。

然而,正当孙健辉和张人林享受着难得的二人世界,憧憬着退休后携手江湖的美好生活之时,2013年8月31日凌晨6点,一个电话把孙健辉从睡梦中叫醒,公公武昌住所的邻居王师傅在电话里说:“你公公不行了,你快过来!”

孙健辉和儿子立刻赶往武昌。一进门看到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的公公不禁泪如泉涌,赶紧把他送到武昌医院,医院诊断老人患有阿尔茨海默症、脑梗塞、肺部感染、冠心病等多种疾病,立即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医生后来告诉她,说老人这次的突然发病属于“瀑布效应”,即之前长期缓慢发展和积累的问题,突然爆发。

儿子因初到单位不好多请假,陪了几天就回去上班了,照顾老人的担子落在孙健辉一个人肩上。白天,她要陪老人打针、吃药、买菜、做饭,随时给老人清理大小便,擦洗身子;晚上,她陪在病房里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因老人会突然拔掉输液管,或者推翻氧气筒。他的阿尔茨海默症已经到了很严重的程度,失忆、大小便失禁、莫名地发脾气,每当这个时候,她就握着老人的手,耐心地跟他讲道理,安抚他不安的心。老人病情稍微好转后,她上街买了一些报纸和杂志,一有空就念给他听。渐渐地,老人只有在她的朗读声里才能安然进入梦乡。

老人在武昌医院住了一个多月,病情得到有效控制。无奈孙健辉单位还有一摊子事,好说歹说老人才同意跟她回湖南。可到了火车站老人又变卦了,正是“秋老虎”横行的时节,在号称“四大火炉”之一的武汉火车站,孙健辉身上背着四个大行李包,还要腾出一只手来牵着公公,一松手他就要往回跑。两人在站台上整整僵持了两个小时,最后才在车站民警的帮助下,把公公和那些笨重的行李搬上了回家的列车。

一回到新化,孙健辉就倒下了,因过度劳累导致肾结石发作,痛得她直打滚。她和公公一起住进了县人民医院,公公住7楼,她住11楼。这回多亏了爱人张人林跑上跑下。在武昌那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体内的结石都不敢乱发作啊!

就算忘记了全世界,老人也还认得她,她是这个世界上他永远不会遗忘的那个人

公公正式成了这个家庭的一员。孙健辉让他住在最大的那间卧室,因为这间屋位置最正,一有动静其他房间都听得到。但她很快发现,这场大病已经耗尽了老人的生命能量,他太虚弱了,手脚哆嗦个不停,已无法正常站立和行走,夏天要穿夹衣,戴棉帽子穿棉袜。孙健辉只得在客厅里摆了一只摇椅和一只电烤炉,让他把双脚踏在电烤炉上,身上盖着棉被,他就像一个刚出生的早产婴儿,只有放在恒温箱里才能正常呼吸。

为了让老人恢复元气,孙健辉变着法子做可口的饭菜,熬浓汤给老人滋补身子。有一次,他一顿吃了四个鸡腿。吃饱了有力气了,老人开始对这个新家感到好奇了。有一次趁孙健辉出去买菜,他把家里所有的箱子和柜子翻个底朝天,把存折和钱藏起来。她问他藏在哪里?他笑嘻嘻地说不知道。还有一次他把煤气阀打开,说是要自己煮面条吃。问他面条在哪?他指着摇椅旁边的红色塑料桶说,面条在里面煮着呢!那个红色塑料桶是用来装小便的,他小便失禁经常尿湿裤子,孙健辉就训练他,想小便了就用一次

性杯子接起来。开始他不肯,孙健辉就带了一个小男孩来家里玩,小男孩想尿尿了,孙健辉就拿个一次性杯子让他自己接,老人一看乐了,从此自己也用这种方式小便。大便则由孙健辉用大便壶接,老人习惯性便秘是常事,孙健辉经常把肥皂削成细小的锥形塞到肛门里给老人通便。尽管如此,老人还是常常尿湿裤子或弄脏床单被子,每到出太阳的日子,家属区的院子里就晾满了老人的各种布片片,不知道的还以为谁家新添了宝宝。

最难堪的是擦澡洗澡,为了让老人保持干净清爽没有异味不长褥疮,老人每次大小便完毕后都要给他擦洗下身,一天最少二次,多时达六次。夏天一周洗三次澡,冬天每周一次。

第一次给老人擦澡,孙健辉内心经历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她想起一位医生说过的话:“一个人的下半身跟眼睛鼻子嘴巴也没什么两样,都是人体器官!”何况眼前这个老头儿跟光屁股小孩也没什么两样啊!这样一想孙健辉便能坦然面对公公的裸体了,之后每次把他脱光了抱到浴室,便如同抱着年幼的儿子一样自然。不知是残存的害羞心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老人不喜欢洗澡,每次洗澡都要连哄带骗,给他洗完澡常常累得虚脱。

护理一个阿尔茨海默病重症期病人,是长期、艰难和痛苦的过程,不身在其中,根本无法体会其中的艰辛。孙健辉深感心力交瘁,她太累了,单位事情也很多,但这年头最不好请的就是保姆,要价高还挑三拣四,人家来家里一看老头这种状况都不愿意做,最后总算请了乡下的堂姐来家帮忙照顾老人。但尽管增加了人力,处处小心,老人还是一不留神就调皮捣乱甚至离家出走。

2014年7月24日上午8点多钟,孙健辉跟往常一样伺候老人吃了早餐上班去了,堂姐在阳台上洗衣服,丝毫没有察觉老人悄悄走出了家门。很多新化人至今还记得那场声势浩大的全城大搜寻,整整五天四夜,孙健辉和爱人张人林发动全体亲戚朋友同事,寻遍了新化的大街小巷和乡村小镇,报了110,贴了一千多份寻人启事。第五天的上午9点多钟,她在开往老人的老家吉庆镇方向的班车上接到湖北警方的电话,告知老人已被武昌当地警方收留,她是个有心人,当年离开武昌,她在邻居和居委会、派出所都留了自己的联系电话,仿佛早就料到会有今天这一幕发生。她又马不停蹄地赶到武昌,看到她突然出现在眼前,老人泪流满面地向她扑过来,那情景,就像走失的孩子终于找到了妈妈,就算忘记了全世界,老人也还认得她,她是这个世界上他永远不会遗忘的那个人。

在夕阳的余晖里,让我牵着你的手,慢慢地走,直到夜幕拉下来

2014年9月,堂姐因家里有事离开了孙健辉家,一时半会也请不到新的保姆,孙健辉不得不重新调整作息时间,早晨五点起床锻练身体,然后准备早餐,服侍老人吃完早餐,再检查一遍煤气、电烤炉开关,把剪刀、菜刀、打火机之类的东西藏起来,打开电视调到老人喜欢的动画片频道,然后反锁防盗门去上班。

十二点下班再回家做饭。

她在邻居小游那放了一把钥匙,请她每隔一小时或听到什么动静就过去看看,帮忙及时清理大小便桶,不然老人会把大小便撒得家里到处都是。家属区里几乎每位邻居都帮忙看顾过老人,都慨叹孙健辉的日子不容易。

2015年大年初二,孙健辉回娘家去给父母拜年,刚进门屁服都没坐热,邻居打电话来说家里起火了,她心急如焚赶回家,全体邻居都在奋力灭火,而那个放火的老头儿,正坐在浓烟里嘿嘿地笑。

长期以来,老人已经对孙健辉产生了强烈的依赖性,每顿饭必须她亲手做,并亲自端到他面前,否则他不吃;衣服鞋袜必须她亲自买,亲手给他换上,不然他不穿;洗澡必须她亲自洗,任何人都不能代替她……有一次孙健辉出差娄底,委托爱人张人林照顾老人,结果老人饿了一天,并把房门反锁,不让张人林进屋,气得张人林只得在宾馆住了一晚,第二天喊来开锁师傅换了锁才进门。

在阳光充足的下午,孙健辉有时会带着老人去上班,家里到单位三里路,她牵着他的手,慢慢地走。老人东张西望,对什么都充满好奇心。下班回家的路上,小朋友也放学了,一群小屁孩跟在后面看西湖景,在夕阳的余晖里,这情景就像一幅油画。

孙健辉说,人这一辈子,遇到什么人发生什么事,都是缘分,也许上辈子她欠了老人的,所以这辈子来偿还。好在爱人张人林能够理解她,一直默默地支持她。

孙健辉今年54岁,再过一年就要退休了,她说,退休后就可以一心一意地照顾老人了。

每个人都会老,只是有的老来又变回了小孩。她会尽自己的力量让老人过得好一点,一直到生命的尽头。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
娱乐快讯

48小时亲子关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