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妈手记丨首富家庭,父亲是个“孩子王”,却养出一个文学家儿子

2022-06-27 阅读数 11583

说起汪曾祺,在很多人眼里,他的文章大多关乎吃吃喝喝,是个把美食写到极致的作家。

比如他写高邮的咸鸭蛋:我走的地方不少,所食鸭蛋多矣,但和我家乡的完全不能相比!曾经沧海难为水,他乡咸鸭蛋,我实在瞧不上。高邮咸蛋的特点是质细而油多。蛋白柔嫩,不似别处的发干、发粉,入口如嚼石灰。油多尤为别处所不及。筷子头一扎下去,吱——红油就冒出来了。高邮咸蛋的黄是通红的。苏北有一道名菜,叫做“朱砂豆腐”,就是用高邮鸭蛋黄炒的豆腐。

写得着实让人垂涎欲滴,但他可不是所谓的“美食作家”。

他的文学成就,主要还是来自小说。

在离开故乡之前,汪曾祺可是个不折不扣的“潇洒大少爷”。

家里有2000多亩地、房屋上千间,称得上当地首富。

大门大户的按理说应该礼数甚严,偏偏汪曾祺的父亲与众不同。

汪曾祺曾写过一篇《多年父子成兄弟》的文章。

看得人心里直痒痒,他笔下的父亲,谁会不想要个同款呢?不信,你自己看。

汪曾祺的父亲叫汪菊生,是江苏高邮一户地主家庭的少爷。

父亲热爱生活。

平日里,父亲爱养蟋蟀、养金铃子,都是些孩子们喜欢的小动物。他也爱孩子,爱跟孩子玩,愿意带着孩子们感受生活的美好。

父亲擅长手工。春天领着一群孩子到麦田里放风筝,硕大的“蜈蚣”,“是自己用染了色的绢糊的”。放风筝的线,则是用的轻巧而结实的胡琴老弦,这样,风筝就可以笔直飞上天。

用胡琴弦放风筝,汪曾祺说,他还没见过第二个人。

夏天,父亲在小西瓜上开个小口,挖净瓜瓤,再在瓜皮上雕镂出极细的花纹,做成西瓜灯。孩子们在灯里点上蜡烛,穿街过巷,惹来邻居孩子的围观,个个羡慕不已。可以想象,这样的西瓜灯,应该比冰心笔下的小橘灯,更加精美。

除了西瓜灯,父亲还会做各种灯。比如:用浅绿透明的“鱼鳞纸”,扎一只栩栩如生的纺织娘灯;用西洋红染出上深下浅的颜色,再用通草做花瓣,做出一盏美轮美奂的重瓣荷花灯……

还“用钻石刀把玻璃裁成不同形状的小块,再一块一块逗拢,接缝处用胶水粘牢,做成小桥、小亭子、八角玲珑水晶球。桥、亭、球是中空的,里面养了金铃子。从外面可以看到金铃子在里面自在爬行,振翅鸣叫。” 
父亲讲究情趣。

在汪曾祺眼里,父亲多才多艺,“是个绝顶聪明的人。

“他是画家,会刻图章,画写意花卉。”“他会摆弄各种乐器,弹琵琶,拉胡琴,笙箫管笛,无一不通。”总之,琴棋书画、吹拉弹唱几乎样样精通。

关键是,父亲十分乐意用自己的这些兴趣爱好,陪孩子们一起玩。

汪曾祺嗓子好,高亮甜润,初中时爱上了唱青衣。于是,家里常能见到父亲拉胡琴,儿子唱戏,其乐融融的场面。

汪曾祺的同学中,也有几个能唱戏的,学校开同乐会,他便邀请父亲去伴奏。

几个初中生能捣鼓出什么名堂来?无非是清唱做做样子。但汪菊生这个大人,硬是陪着几个半大孩子玩了一下午,孩子开心,他也跟着乐呵。

父亲没有封建习气。

汪曾祺记忆中的父亲,是个很随和的人。“我很少见他发过脾气,对待子女,从无疾言厉色。”

身处封建社会,却未曾沾染半点封建大家长的作风,这在那个年代尤其难能可贵。在汪曾祺的文章里,父亲与他,就像朋友般相处融洽。

对于学业,父亲关心但不强求。

儿子国文成绩一直是全班第一,作文更是“时得佳评”,父亲就“拿出去到处给人看”。

但儿子数学不好,父亲也不责怪,只要能及格就行。

汪曾祺儿时也喜欢画画,身为画家的父亲却从不指点,只在自己画画时,让儿子在旁边看。

儿子不太会欣赏自己擅长的写意花卉,父亲也不以为意,任由儿子“乱翻画谱,瞎抹”。

父亲只对儿子的字给过一些建议。在汪曾祺写过一阵“圭峰碑”和“多宝塔”后,建议儿子写写“张猛龙”。

汪曾祺认为:这建议是很好的,到现在,我写的字还有“张猛龙”的影响。

儿子17岁初恋,暑假在家写情书,父亲不仅不阻止,还“在一旁瞎出主意” 。

在封建大家长盛行的年代,这样平等的父子关系,实属难得。面对周遭异样的目光,汪菊生却坦然解释,自己和儿子是“多年父子成兄弟”。

和儿子处成兄弟,不要说早在80几年前,哪怕放到现在,在以“爱你在心口难开”为准则的中国爸爸中,也十分罕见。

汪曾祺完美地继承了父亲这一特质,当他自己有孩子之后,便也顺理成章地和儿子处成了兄弟。

汪曾琪

譬如,他从不干涉儿子的婚恋。儿子几次恋爱,他的态度都是“闻而不问”,相信儿子自己的选择和决定。儿子后来娶了小学女同学,他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他有三个孩子,一儿两女。他允许儿女、甚至孙辈们叫自己“老头儿”,外人看不惯,他倒开心得很。他主张:一个现代化的、充满人情味的家庭,首先必须做到“没大没小”。父母叫人敬畏,儿女“笔管条直”,最没有意思。
可见,父亲的这些特质,深深地影响了汪曾祺,他的文字,大多透着一种恬淡和闲适,如他父亲一般,把平淡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他在《慢煮生活》中写到:我以为,最美的日子,当是晨起侍花,闲来煮茶,阳光下打盹,细雨中漫步,夜灯下读书,在这清浅时光里,一手烟火一手诗意,任窗外花开花落,云来云往,自是余味无尽,万般惬意。

他写《五味》:一个人口味最好杂一点,耳音要好一些,能多听懂几种方言。口味单调一点,耳音差一点,也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对生活的兴趣要广一点。更在《人间草木》中强调:一定要爱着点什么,恰似草木对光阴的钟情。

汪曾祺笔触温暖、有趣,被誉为“抒情的人道主义者”。 

看过这篇《多年父子成兄弟》才明白,原来他的写作密码,就藏在承袭自父亲的“没大没小”的家庭生活里。

今日女报融媒体中心

重磅推出

《辣妈研习院》专栏 

我们将邀请金牌亲子专家

通过科学方法助爸妈探寻问题根源

缓解育儿焦虑

每周欢迎做客本栏目

育儿先愈已

你的困惑,我来解答 

参与方式

长按或扫描下方二维码

提交您的育儿困惑

投稿有奖

精彩问题一经采用 将在

今日女报融媒体平台推出

并获得相应稿费

观照、洞察、觉知、改变

我们等你


编辑:章清清、王静

二审:吴雯倩

三审:邓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