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凤网专栏 >  正文

“今天”的她丨她索要的巨额“分手费”累倒了徐悲鸿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8-07-18 15:22:33 0人参与
倘若一个女孩在年轻时甘当一枚爱情妞,中年后又争做一个物质姐,到底是她的幸福与圆满,还是沉沦与悲哀呢?……

“今天”的她 蒋碧薇 徐悲鸿 分手费

徐悲鸿与蒋碧薇。图片来源网络

文/夏昕

人的一生就像一条河流,随着时空变化时而清澈见底,时而浑浊不堪。尤其是那些经历丰富之人,有时很难用一个或数个特定的词语概括她。譬如蒋碧薇,纵观其一生,你就很难说清楚,她到底是一名“爱情妞”,还是一个“物质姐”。

徐悲鸿遇见蒋碧薇时,她早在13岁就由父母做主与人订下了婚约。当时徐悲鸿与蒋碧薇的伯父同在宜兴女子学校教书,他常到蒋家玩。蒋碧薇父母对徐悲鸿很是喜爱,她父亲更是感慨:要是自己还有一个女儿该多好!父母的称赞让蒋碧薇越发注意徐悲鸿,并且很快喜欢上了他。徐悲鸿对漂亮的蒋碧薇更是非常迷恋,但因自己早已被父母包办了婚姻,并生了一个孩子,他一时不敢向蒋碧薇示爱。然而,当两人都探知到彼此心底的秘密后,爱情之火一下子就点燃了。徐悲鸿订做了两枚水晶戒指,上面分别刻着“悲鸿”和“碧薇”两个名字。他戴着“碧薇”这个戒指,别人问他是谁,他笑眯眯地说:“我未婚妻。”蒋碧薇当时叫蒋棠珍,“碧薇”是徐悲鸿为她取的名字,别人自然不知。

蒋碧薇18岁那年,她决定与徐悲鸿私奔,于是两人偷偷去了日本。

私奔在当时是件非常可耻的事。蒋家为了掩盖这个伤疤,就对外宣称蒋碧薇生病去世了,然后大张旗鼓为她举行了葬礼。蒋碧薇与徐悲鸿在日本同居一段日子后,带去的钱都花光了,而徐悲鸿当时还没出名,画的画根本就卖不掉。在日本生活不下去,两人就回到了中国。蒋碧薇的父亲很开明,又非常疼爱这个女儿,于是就接受了他俩。

不久,在康有为的帮助下,徐悲鸿弄到了一个法国留学的官费名额。徐悲鸿带着蒋碧薇留学法国,这期间发生了两件影响他一生的事:一件是他画技大进、名气大振,另一件是他俩认识了画家张道藩。张道藩见到蒋碧薇后就喜欢上了,然后开始追她。蒋碧薇给他回了一封长信,理智地拒绝了。

徐悲鸿载誉归来后,在南京中央大学上课。在中央大学的旁听生里,一名叫孙韵君的女生闯进了徐悲鸿的视野。这时蒋碧薇正在外地省亲,已有两个多月没回家。徐悲鸿立即给她写信:“碧薇,你要是还不回来,我就会爱上别人了。”尽管徐悲鸿想克制自己,但最终两人还是相爱了。徐悲鸿跟孙韵君恋爱的桥段是复制品,他同样给孙韵君重新取了一个名字:孙多慈;也订制了两个红豆戒指,上面分别刻着“大慈”和“大悲”。

蒋碧薇看到了徐悲鸿给孙多慈画的肖像,还有一幅《台城月夜》:画中,徐悲鸿席地而坐,孙多慈侍立一旁,围巾飘扬,天际一轮明月朗朗。脾气暴躁的蒋碧薇开始了婚姻保卫战,她跑到学校里吵,将《台城月夜》画像搬走了,发誓永远不会让这幅画面世。她又找到孙多慈,当面警告她不要当“小三”。但世上的情敌多是打不死的小强,孙多慈比蒋碧薇预想的要更勇敢。徐公馆建成,孙多慈送去枫树百棵。蒋碧薇大怒,叫人将枫苗全部折断当柴烧掉。徐悲鸿很是生气,他将公馆改名“无枫堂”,称画室为“无枫堂画室”,并刻“无枫堂”印章一枚,钤盖那段时期的画作上,用以回击。

正在这时,已是政府高官的张道藩乘虚而入。蒋碧薇很快接受了很懂女人的张道藩,并住在了一起。一直在外地画画的徐悲鸿知道后,于81年前的今天(7月19日),登报与蒋碧薇解除同居关系。蒋碧薇也不示弱,将这份声明用镜框装好,高悬于堂。不久抗战爆发,为躲避战火,孙多慈与徐悲鸿分开并失去联系。而蒋碧薇与张道藩却感情日浓,两人书信不断。此后20年间,两人通信竟达2000余封,不仅暂别两地时写信,即使同居一楼也是情书不绝。

徐悲鸿也曾想请蒋碧薇回心转意,但她一口回绝。身心俱疲的徐悲鸿后应邀去印度讲学,一去就是五年。等到回国时,孙多慈在父亲的安排下,嫁给了刚丧妻的时任浙江省教育厅厅长许绍棣,而蒋碧薇已是张道藩公开的情妇。蒋碧薇的做法招致众多非议,她儿子一气之下去参加了远征军。

徐悲鸿回国不久,蒋碧薇向他索要“分手费”:100幅画,40幅古画,100万元钱。当时徐悲鸿的画已是千金难求,但徐悲鸿一一答应,还主动送了她最喜欢的画《琴课》。为了尽快偿还这笔债,徐悲鸿日夜画画,因劳累过度,患上了高血压和肾炎。在蒋碧薇去台湾前,徐悲鸿终于画完了100幅画。操劳成疾的徐悲鸿四年后英年早逝,孙多慈闻讯为他守孝三年。蒋碧薇因有了这笔财富,在台湾的日子过得非常滋润。然而,张道藩一直没与她结婚,蒋碧薇最后孤独地老去。

倘若一个女孩在年轻时甘当一枚爱情妞,中年后又争做一个物质姐,到底是她的幸福与圆满,还是沉沦与悲哀呢?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