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凤网专栏 >  正文

西川《唐诗的读法》:唐诗并不都是佳作

作者:吴迪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8-06-12 16:51:30 0人参与
6月10日晚,著名诗人、译者、学者西川现身长沙梅溪书院,与读者分享新书《唐诗的读法》。……

凤网悦读 西川 唐诗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吴迪

头发些微蓬松,戴着标志性黑框眼镜,两腮浓密的胡须分外显眼,6月10日晚,著名诗人、译者、学者西川就这样现身长沙梅溪书院,与读者分享新书《唐诗的读法》。

资料放在手边,帆布包搁在脚旁,自在从容,西川仿佛在大学里上一堂普通的课。这便是诗人的样子:崇尚自由,散漫中透着对人的尊重。西川谈到如今唐诗“已经被封入神龛”,被国人供起来了一样。针对这种现象,他创作了《唐诗的读法》,他说:“并不是所有唐诗都是佳作。”

凤网悦读 西川 唐诗

书评:毁誉参半

《唐诗的读法》可以说是一本口袋书,开本不大,全书只有五万字。自4月份出版以来,读者对这本书的评价可谓毁誉参半。喜欢的称其“态度鲜明,表述别致”,不喜欢的称其“不知所云”。为什么会这样?可能是因为有的人把它当“工具书”,但其实它是一本“参考书”。

西川在此书开篇即指出,这本书“不是对唐诗的全面论述,而是针对当代唐诗阅读中存在的种种问题,从一个写作者的角度给出看法,同时希望为新诗写作和阅读提供参考”。

西川认为,采用何种态度阅读唐诗,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完全‘回到’唐人的写作现场是不现实的,你只能猜。你对当下的理解,会影响到你对唐代诗歌现场的理解。你究竟是把古人供起来读,还是努力把自己当作古人的同代人来读?这两种态度会导致不同的阅读方法,指向不同的发现。”

唐诗:已经被封入神龛

在书中西川提出一个观点:唐诗已经被封入神龛。

西川说,今天大部分人提起唐诗,差不多说的都是《唐诗三百首》,不是《全唐诗》。据日本学者平冈武夫统计,《全唐诗》收诗49403首,作者共2873人。

即便收诗如此之多,依然遗漏了很多民间佳作。

西川以长沙铜官窑发现唐代诗歌为例,人们在窑址发现了大量中唐以后的陶、瓷器,器身上书有一百余首唐代诗歌,其中只有十首见于《全唐诗》。未被收录的,不乏“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这样的“可爱”之作。

而西川之所以指出唐诗的庞大体量,是为了打破人们心中“唐诗首首都经典”的固有印象,将其请下神龛。西川在书中说,如果你有耐心通读《全唐诗》,或者约略浏览一下,你会发现唐代的作者们也不是都写得那么好,也有平庸之作。“元代还有人敢于批评唐诗,但今天的我们都不敢了”。

参考书:唐人作诗随身备

西川在书提出一个观点,那就是要置身于唐代的社会生活方式、唐人的写作现场,回答“唐人怎样写诗?诗人之间的关系?”等一系列问题。

唐人怎样写诗?提起这个问题,我们会想起唐代诗人杜甫《饮中八仙歌》中的“李白一斗(一作“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或者是唐代诗人卢延让《苦吟》中的“莫话诗中事,诗中难更无。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也就是说,在人们的印象中,唐代诗人作诗,要么靠的是才华横溢,天赋异禀;要么靠的是苦苦思索,精益求精。

但西川在《唐诗的读法》一书中给出了另外一个答案:唐朝人在许多场景下都会写诗,比如赴宴、送别、游览……一个人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灵感,那么一旦没有灵感了怎么办?答案是查找参考书。

为证实自己的观点,西川在书中引用了唐时日本学问僧弘法大师的一段话:“凡作诗之人,皆自抄古今诗语精妙之处,名随身卷子,以防苦思。作文兴若不来,即须看随身卷子,以发兴也。”大意是:作诗的人,都抄写了古今经典诗句,随身带着,以防作诗时要冥思苦想。如果作诗时没有灵感,就拿出来翻一翻,找找灵感。

当时,专业的写作参考书有不少:《古今诗人秀句》、《泉山秀句集》、《文场秀句》……有些类似于今天的作文参考书。对此,西川不客气地评价道:今天的诗人要是靠写作参考书是没法在诗坛上混的!

李白和王维居然是“情敌”

在了解了“唐人如何写诗”的问题之后,我们再随着西川的笔触,看一看“诗人之间的关系”。

送别诗是唐诗中的一个重要部分,许多诗人都曾写送别诗。比如李白的“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王维的“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让人觉得唐朝的每一个诗人都是重情重义的性情中人。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他们之间的关系也许并不和谐”。

西川认为,一旦了解了一个时代诗人们之间的看不惯、较劲、矛盾,这个时代就不再是死一般的铁板一块,就不再是诗选目录里人名的安静排列,这个时代就活转过来,我们也就得以进入古人的当代。

在书中,西川让唐代活起来的钥匙正是上文提到的李白与王维,认为他们二人“关系相当微妙”。

西川指出,王维和李白都想赢得玄宗皇帝的妹妹玉真公主的好感,但二人之间似乎没有往来。不过当时的王维一定不喜欢李白,两个人甚至有可能相互厌烦。因为在安史之乱前,唐代宫廷的趣味把握在王维手里,李白是外来人,野小子。李白的性格、才华成色和精神结构跟王维很不一样。

“我对‘事物的发生’很感兴趣。一首诗,今天可能是文化遗产,但刚写出来时,并不是。它有一个现场,只要有现场,那么一个人和别的人一定是有关系的,不可能只有一个人在宇宙上活着。”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标签: 凤网悦读 西川 唐诗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
娱乐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