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脸谱】 温暖渗入心灵,只需一张笑脸

2017-07-31 阅读数 484783

编者按:

《细说湘女》栏目已经连续推出了近一年时间,暂告一个段落。如果你是这个栏目的铁杆粉丝,首先提醒你,千万不要失落,因为下一个主题的系列文章马上会跟上来,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而且依然会邀请我们一直喜欢、一直追捧的女作家们参与创作。

今天这篇文章,是小编从专栏作家陈晓丹的近作里选出来的,没有特别的女性视角,也没有曲折的故事起伏,但是却适合在这个炎热的季节里细细一读。既能让我们在酷热的时光中体会到一阵清凉,又能让浮躁不安的心找到一丝温暖。当然,如果看完这篇文章你觉得对胃口,可以给小编留言,也许接下来我们会为你量身打造一款适合你心情的文章呢。


/陈晓丹

去年冬天的某个晚上。做完SPA,已经快九点了。会所的女孩子们笑容可掬地送我到门口,嘱咐我多多回店护理,我连声回答是是是。

跟她们道别,我推开门,强劲的寒风迎面吹来,竟是刺骨的疼。

回头看看那道门,门内是二十几度的温暖乡,门外却几近零度,一门之隔,已是两重天地。

打了几通电话,大家似乎都忙,我只能漫无目的地在深冬的街头闲逛。

人民路那家有名的包子铺还在营业,蒸笼上冒着热腾腾的白气,肉包子的醇香满街飘散。这热气和香气在寒夜里显得那么诱人。很多人买了,迫不及待地啃,脸上露出满足的笑。有时候,简单的快乐才是最快乐。

冬夜寒风凛冽,我静默前行,路过的店铺,在身后陆续打烊。这是太寻常的风景,寻常得让人忽视。

一辆142公交车,缓缓地停靠过来。我竟走到了公交站。我跳上车,脑子还游离在一片漫无边际的思绪中。

公交大叔没有表情。只在投币的时候望一眼钱箱。车上的人,大多数没有表情。坐在位子上,窝着脖子,望着窗外,窗外是一棵棵倒退的树,苍白地,死灰地,都是冬天的色彩。

有人误了站,大声埋怨公交大叔不报站。公交大叔瞪着牛眼反唇相讥。夜里的吵闹声特别响亮,孤零零地在车厢回荡。乘客们漠然观望,然后把头扭向窗外,继续看路旁的树。

车到万家丽,车门打开,一个乡下口音响起来:“师傅,等我一下,我还有东西要搬。”说话间,一个矮小的身影跳上公交车。手里拎着一只电钻。他飞快地放下东西,满脸是笑地看着公交大叔:“师傅,你等我一下好啵,我还有东西。”

昏暗的街灯照着他的脸,我看到了一张最动人的笑脸。他诚恳地笑,露出洁白的牙齿。笑容绽放在脸上,像怒放的菊花;又定格在脸上,仿佛不会枯败。我分辨着他的眼神,饱含谦卑、讨好和诚恳。暴躁的公交大叔终于不敌这种诚意,默许了他。

男子飞快地跳下车,跑向车站旁的一个门面。那是一个正在装修的铺面。他是一个装修工。

大约等了三分钟,男子终于夹着一块大木板、提着两只空水泥桶上车了,桶里还搁着刮水泥的铁板。很奇怪,满车的人没有因为冰凉的等待而抱怨,只凝神地看着。

陆离的光线照在男子蓬乱的头发和满身油漆的工作服上。他靠着扶手,从怀里掏出一包槟榔,“胖哥”牌的,两块钱一包。他笑嘻嘻地撕开包装,拿出两口,哈着腰递过去:“师傅,来两口吧。麻烦哒你呀!”

破天荒的,暴躁的司机竟像听话的绵羊,微笑着接过槟榔,开心地扔进嘴里,吧嗒吧嗒嚼起来。

男子又从兜里摸出一张皱皱的钱,扔进钱箱,然后搓着手,一路点头微笑,坐到了后面。满车乘客紧绷的肌肉松弛了,相视会心一笑。

一丝温暖悄悄渗入心灵。

在寂寞的寒夜,在漠然相处的人群,在不易感知快乐的都市,在笑容做作的年代,忽然有种笑天真无邪,令人由然心生快乐。我如此,公交大叔如此,满车乘客皆如此。

我仅仅是看到了一张笑脸,这有多简单。

  陈晓丹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