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焦点新闻 >  正文

英雄恋歌——中共第一位女党员缪伯英与丈夫何孟雄的催泪故事

作者:王杏芬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7-06-21 17:57:15 0人参与
作为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位女党员——缪伯英用生命践行了老师李大钊和她一起所坚持的信仰。她去世时,不足30周岁,永远定格在了青春岁月里。她的丈夫何孟雄也倒在追求真理的路上,是为著名的龙华24烈士之一。“英雄”恋歌,让我们欷歔不已,但亦感动不止。……

缪伯英 毛泽东 李大钊 第一个女共产党员

缪伯英

文:王杏芬

编者按: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李大钊说:“以青年之我,创建青春之家庭,青春之国家,青春之民族,青春之人类,青春之地球,青春之宇宙,资以乐其无涯之生。”风雨百年,这话仍如黄钟大吕,启迪并激励我们。

作为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位女党员——缪伯英用生命践行了老师李大钊和她一起所坚持的信仰。她去世时,不足30周岁,永远定格在了青春岁月里。她的丈夫何孟雄也倒在追求真理的路上,是为著名的龙华24烈士之一。“英雄”恋歌,让我们欷歔不已,但亦感动不止。

在中国共产党建党96年之际,今日女报/凤网特邀湖南知名作家、长篇报告文学《青春·缪伯英》作者——王杏芳撰写此文,在历史的长卷里,截取一节,描述了中共第一个女党员缪伯英与丈夫何孟雄不为人知的爱情故事,也展现了在那白色恐怖的岁月里红心跃动的力量与激情。

追求光明

1919年秋季,长沙火车站站台。行色匆匆的人流中,一对父女正在告别。穿着灰布长衫的父亲,将自己在日本留学时带回的一面蓝色闹钟递到女儿手里,郑重道:“玉桃,你是我的女儿,却有男儿般的豪气。今日赴京求学,请将此钟带去陪你左右,为父希望你以此警醒自己,勿荒废大好时光,爱时惜时。求学路上,读有字之书时,不忘求无字之真理。无论身处何地,都需向着光明的路上走。”

列车员吹响了哨子,女儿玉桃怀揣蓝色闹钟,一步三回头登上列车。轰鸣声响起,火车“哐当哐当”开始启动。蒸汽机的白雾中,父亲缪芸可的身影急速向后退去。

这位扎着两条长辫,被父亲昵称为玉桃的姑娘,大名缪伯英。车轮向着北方滚滚前进,秀美的湖湘大地在窗外一闪而逝。伯英将头用力地点了两下,似乎爹爹还在面前。爹爹放心,黑夜再深,我也会不懈追求光明!缪伯英在心底对父亲、也对自己立下誓言。

石驸马大街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门口,缪伯英等来了接她的杨开慧。12月下旬的北京,阳光甚好,气温却不高。穿着棉袍的缪伯英坐在来接她的开慧自行车后座上,依然感到风如刀割。

她不禁更紧地搂住在奋力蹬着车轮的开慧,说:“妹妹,风都对着你吹,肯定很冷呀!”

杨开慧在前大声道:“你别担心我了!我都已经出一身汗了,踩自行车不会冷的!”

豆腐池胡同9号一块挂着“板仓杨宅”的院子里,早早候着她俩的向振熙,对着伯英热情地伸开了双臂。伯英扑进她的怀里,如见到母亲般高兴。一阵寒暄过后,伯英问道:“我家昌济叔呢?”

向振熙对着南房一努嘴:“在那。有几个学生来了,又在谈时事呢!”

“我最喜欢昌济叔叔这样,不为书斋所囿,心怀天下。真正的读书人便应如此。”缪伯英接过杨开慧端来的茶,还没喝便忍不住发表自己的意见。

“平民都囚在治者和资本家的铁锁之下,太不合理,必须改造。”南房的门没有合上,里面传出一个年轻的湖南口音。

“孟雄,你觉得应如何改造呢?”是杨昌济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和亲切。

“我觉得无须武力,也不用议会,只用平民的直接行动,把手里为资本家创造财富的工具一齐丢掉,进行总同盟罢工!”一个山西口音插话道,声音同样年轻。

“嗯,有自己的想法,不错。”杨昌济似乎在微笑点头,语调饶有兴致。然后又似乎望向了前一位发言的男生:“你说说,看看你的改造方法与高君宇的有何不同!”

“我认为当前社会不平等的来源,主要就是一部分人劳心,一部分人劳力。要想消灭不平等,就得人人读书,人人劳动。我们可以根据勤工俭学的宗旨,于通都大邑的地方,组织一个模范公司作为青年们共同生活的大本营。无论什么人,可以去做工,一面做工,一面读书,工作学习兼可。这样既可以使青年自食其力,取得自由,又可开始改造社会的运动,使智识阶级变为劳动阶级,劳动阶级变为智识阶级,具互助思想,改良现在社会上物质之现象。”叫何孟雄的男生声音沉稳有力。他继续说道:“日本的武者小路实笃,在九州办了个‘第一新村’,我们不妨借鉴一下,建一个中国的新村……”

“非常好!”又一个湖南口音带头鼓起掌来,杨昌济问道:“润之,你觉得好在哪里呢?”

毛泽东大声道:“好在以这种大团体大联合的方式,逐步扩大,推行到全国,就可以改造整个中国;推行到全世界,就可以实现世界大同。”

“毛润之!”院墙外一声大呼,进来一位面部轮廓分明、短发浓密的高个子青年,他的左眉心上还有一粒显眼的黑痣。他恭敬地朝向振熙行了一个礼,大踏步往传来毛泽东回应的南房走去。伯英悄悄对向振熙道:“振熙婶婶,我能进去听听吗?”

向振熙眼神充满鼓励:“能!进去吧,你昌济叔就喜欢有见识又勇敢的女孩子!”

刚进来的邓中夏背后竟然还立着一位陌生的漂亮女学生,好几个男生的眼睛都被胶着了。伯英大方地冲他们笑笑,嘴里喊着“昌济叔”,径直朝杨昌济走去。杨昌济突然见到伯英,十分开心,问了几句缪芸可的情况后,便牵着她的手对着学生们道:“来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女才子缪伯英,今年,她以全长沙地区考分第一的佳绩,考入了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

“哇,杨先生,你们湖南不仅出男才子,还出女才子呀,佩服佩服!”刚进来的邓中夏由衷地赞叹道,然后不忘捶毛泽东一拳,“我刚去北大图书馆没找到你,想必你在杨先生这,果不其然。”

“你就是缪伯英?!”毛泽东躲避着邓中夏的拳头,站到缪伯英面前,由衷道,“开慧不止一次在我面前提起过你们小时的趣事,她说你们那块都叫你为‘桃哥’。不错,与我一样,从小就不服输,有反抗意识!现时的中国就需要你这种敢于硬碰硬的精神,我要为你竖大拇指!”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上一页 1 2 3 4 5 ... 6 下一页 > 共6页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
娱乐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