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有80岁老母,下有2岁孙儿……退休之后,她们过上了更累的生活

2021-11-17 阅读数 45900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张秋盈

相信大家都见过各种调侃中年人的段子,“上有老,下有小”是中年人的生活状态,加上工作和赚钱的压力,日子不可谓不紧张。但是你知道吗?其实,在我们的生活中,还有这么一群人:她们年近花甲,刚刚退休,工作压力没有了,但这个时候她们突然发现好像更辛苦了,因为她们的“上有老,下有小”更加具体,也更加棘手。

上面的老人,年纪大了,一刻都离不开人;下面的孙儿,父母工作忙没时间照顾,也需要奶奶的看护——这正是许多“年轻娭毑”的生活写照。一边当着50多岁的妈妈、奶奶,一边要照顾80岁的父母。

第七次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我国目前人均寿命达到了77.4岁,上海更是达到了88.66岁。在人均寿命更长,二孩、三孩政策出台的当下,“年轻娭毑”的处境值得关注。


儿子妈妈同时生病,她成“风箱里的老鼠”

50多岁退了休,本该享福,却过上了大半辈子最累的生活。54岁的刘薇站在病房外,终于绷不住颤抖的身体,眼泪一股脑地滚下来。十分钟前,当她从几十公里外赶到这间病房时,以为迎来的将是儿子的拥抱,然而儿子却把脸一拉——儿子做手术,妈妈竟然不来看一眼。可刘薇也很委屈,80岁的老母亲在乡下也病倒了,她就是再能干也不能把自己劈成两半啊!

刘薇前半辈子过得不错,在家时是备受宠爱的女儿,结婚后,她和老公工作体面,收入不错,儿子也孝顺,顺利读完书工作结婚了。2019年初,幸福的一家人准备迎来一个新生命。然而就在儿子儿媳备孕过程中,儿子李君却体检查出腿部静脉曲张,要做一个小手术。

手术周期原本也并不长,住院一两周基本可以康复。但儿媳要上班,没办法每天在医院照顾儿子,刘薇就和儿媳约好,轮流照顾住院的儿子。

结果,就在儿子进手术室的那一刻,刘薇的电话突然响了——80岁的老母亲也要从株洲赶来河西看病。刘薇一下慌了神,看儿媳在手术室外,急匆匆去了河西陪妈妈。6个小时的漫长手术结束,李君从手术室出来,看到病房里只有妻子一脸疲惫在照顾,心里自然有些不高兴,觉得老妈不在乎自己。

实际上,母亲刘薇这头也并不轻松,好不容易将老母亲安置在医院,但母亲年纪大了,不能接受陌生人,还脾气执拗,大声吼叫训斥医生,不愿意接受医生的检查结果,甚至一边摔打拐杖,一边手不停地拍床拍墙。刘薇没办法,只好守在医院——本来约好第二天早上来替儿媳照顾儿子,只好改到了下午两点。

因为儿媳已经熬了一个通宵,第二天又是她汇报项目进展的日子,没办法请假。当刘薇从另一家医院匆匆赶来时,儿子彻底火了,冲妈妈大发脾气,刘薇又累又急又气,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么累,还两头不讨好呢? 


进城照顾孙子,老公却在乡下出轨了

比刘薇更觉得委屈的,还有唐英。她原本拥有一个丈夫体贴、儿子儿媳孝顺的幸福家庭,还在两年内有了一对可爱的孙子孙女。然而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让外人羡慕不已的家庭,却在四世同堂的时候遭遇了危机。

唐英和丈夫是湘阴人,丈夫作为县里修农机的技术工人,收入不错,一个月工资5000到9000,日子颇为殷实。夫妻两人的感情,多年以来也一直不错。

所以,当她在老公的手机里发现“她”时,简直不敢置信。

时间倒回到2018年,那时,儿媳刚生育了大宝,唐英第一天就赶到了长沙帮忙带孩子,照顾坐月子的儿媳。老公却留在了乡下,照顾80多岁的老父亲。从此,开启了长达几年的两地分居生活。

儿子在长沙的家才50平米,只有一室一厅。唐英在帮忙带孩子的时间里,只好睡在客厅。当奶奶并不轻松,她必须每天早起做好家人的早餐,白天一个人在家带孩子,晚上又要帮忙哄孩子睡觉,还要分担家务。不过,看着可爱的小孙子,唐英忙碌并且快乐着。

好不容易孙子长大了一些,又传来了喜讯:儿媳怀上了二宝。唐英当然很开心,不过这也意味着,她将更加忙碌。儿子和儿媳都要上班,儿子更是常年出差,儿媳怀着身孕,又要上班还要照顾一岁多的大儿子,就算请了保姆,也有些力不从心。唐英便选择继续留在长沙儿子家里帮忙,直到那件事情出现。

一个偶然的周末,唐英回到家中和老公团聚。翻开他的手机,竟然发现,他经常给一个微信名备注为“她”的人发几十元到一百元的红包,她在左邻右舍一打听,不少风言风语传到了耳朵里。唐英怒火攻心,和老伴大吵了一架。老伴坚决不承认,让她安心回长沙帮忙。

虽然心里七上八下,为了照顾即将临盆的儿媳,唐英还是坐上了大巴车回到长沙,只是这次她没那么安心了,待在儿子家里,没事就打电话给老伴查岗。甚至好几次,唐英都趁着周末儿子休息在家的时间,连夜坐黑车回家,蹲在家门口抓人,还在家里装监控,一直折腾了七八个月。

为了改变两地分居的情况,唐英让儿媳找个理由——即将临盆了,怕到时候缺人,请公公到长沙来。好不容易两人终于在一起了,唐英却因此事跟老公天天半夜吵架,好几次连怀孕的儿媳也吵醒了,家里乱作一团。

儿媳生完孩子回到家的第一天中午,唐英正想找个理由把老公留下来,没想到90岁的公公突然中风,刚送到医院,唐英的老公只能赶紧回到湘阴照顾自己的老父亲。

如今,唐英只好家里和长沙两头跑。她说:大半辈子过来了,从来没有这么累,这么担惊受怕过。   


给90岁的妈喂饭,2岁的外孙玩斧头受伤

和唐英一样担惊受怕的,还有常德桃源县人王红。

王红59岁,夫妻俩在桃源县城修了一栋2层楼房。一套房子出租,一套房子开麻将馆,日子过得很舒服。有一个娇宠的独生女在长沙工作,一直未婚。

2019年,独生女和女婿认识不到两个月后闪婚,婚后生下了一个小男孩。本来家里喜事连连,王红很开心。但小夫妻两个人都要上班,且都玩心未减,王红就从老家来到了长沙,给女儿女婿带孩子。

王红90岁的母亲,在老家农村独自生活。和刘薇一样,王红不能放下老母亲不管,每个星期,她都会从长沙坐3个小时大巴车到桃源县城,又从县城转车到村里看看老妈,再坐车回到县城,按租户要求打理水、电、燃气,忙得像陀螺一样。

更要命的是,王红忙碌的生活在2021年开始加码——不到一年,独生女离婚了,孩子判给妈妈;90岁的母亲摔了一跤,行动不便。王红只好一个人带着2岁多的外孙,住到村里照顾老人,有时忙得饭也顾不上吃。

一次,王红正在给妈妈喂饭,这边正慢悠悠地嚼着,那边2岁的小外孙突然传出一声尖叫,原来,他拿着屋前的斧头在地上敲板凳,斧头掉了,把手砸到外孙的脚上。

王红冲出来,一把抱起小外孙,她的肾脏有肿瘤,做过几回大手术,身体不好,这一下急火攻心,也觉得要晕倒。与刘薇的两难和唐英的痛苦不同,王红的艰难生活已经在身体上敲响了警钟。

(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低龄老人照养高龄老人

长寿社会养老困境值得重视

刘薇、唐英、王红的经历,是不少“50+”老人的缩影。

湖南省养老服务技术标准化委员会秘书长李黎峰告诉记者,低龄老人照顾高龄老人,是老龄化趋势的一个侧影。对于一些身体比较好的低龄老人来说,这样的照养方式可以减轻子女的压力,也可使高龄老人不离开家庭,营造一家三世同堂或四世同堂的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但同时弊端也很突出。

“低龄老人需要两头顾,既要照顾高龄老人,又要照顾孙子孙女,往往又不在一个小区或一套大房子里面,容易身心俱疲,时间久了,又可能产生家庭矛盾。” 李黎峰说,他建议,全社会都应该关注这个问题,在社区周边大力发展社会化专业养老机构和服务,如日间照料等,方便居民选择距离家里比较近的专业养老机构或养老中心进行托养。家人可以经常去养老机构看看,和老人唠唠家常,也可以选择养老居家上门购买服务。

高龄老人的增加代表了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医疗水平的进步,但与此同时,全社会也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照养考验。与长寿伴随而来的,还有令人措手不及的照护困境,二孩、三孩家庭的增多,或许会使这样的困境更加激烈。而所有的家庭负重,几乎都压在了“50+”的老人身上。除了社会养老机构的普及,更重要的是,全社会各阶层应该重视这一抹常被忽视的身影,还他们一个更加精彩的晚年生活。




编辑:罗雅洁

审核:吴雯倩


  特别报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