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求助:“被出轨丈夫打断两根肋骨!”丈夫的说法却是…

2019-12-25 阅读数 38488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 李立

12月20日,距离新的一年只有11天。辞旧迎新之际,长沙女子吴叶红却躺在长沙市中医医院病床上,怎么都开心不起来——她说过去10天,“像场噩梦”。

微信图片_20191225173057.png

“我跟丈夫发生争执,我的两根肋骨被他打断。”当日,病床上的吴叶红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打来求助电话。她说,2015年,她发现丈夫婚内出轨,此后4年里,由于丈夫的情人多次发短信威胁自己,她与丈夫也多次争执,而这一次,丈夫更是对她“大打出手”。

一方是妻子的控诉,但丈夫孙一平却不这么认为。在他看来,妻子性格偏激强势,结婚20年以来两人一直感情不合,他想离婚而不可得,甚至在这次冲突中,也是妻子先动的手,自己才是家暴的受害者。

这些年,他们究竟经历了什么?近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进行了调查。

女儿打来的求助电话

“20年的婚姻,最终换来的是拳脚相加。”12月21日,在长沙市中医医院病房内,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吴叶红。病床另一头,是照顾了妈妈一整天的女儿孙颖(化名)。吴叶红说,女儿已经照顾了她一整天。

吴叶红告诉记者,这一次住院,身上的伤都是10天前“丈夫家庭暴力所致”。

“12月10日早上,我刚到单位就接到女儿的电话,她说爸爸骂她是‘密探’,要打她。”吴叶红说,听到女儿的尖叫声,她很着急,赶紧往家里赶。

按照吴叶红的说法,她到家后敲开房门,便与丈夫孙一平发生了争执,接着打了起来。“他揪着我的头发,一把将我甩在地上,用拳头打我的胸口。”吴叶红回忆,当时孙一平的母亲也赶到了现场,女儿和婆婆拼命阻止孙一平,“幸亏女儿抱住了他,不然我肯定会被打得更惨。我带着女儿逃出家门,在外住了两天。”

吴叶红说,当天离家后,吴叶红感觉右胸隐隐作痛,但当时并未在意,还照常工作。直至12月12日,她和同事出去工作时痛得大汗淋漓,同事见情况不对,劝她赶紧去医院检查。

12月13日,吴叶红在长沙市中心医院做了CT才知道,有两根肋骨断了。

“我向公司请了假,在家附近的长沙市中医医院住院治疗。”吴叶红向记者出具了她在长沙市中心医院的CT检查报告单,报告单显示:右侧第2、3前肋骨骨折。而12月17日长沙市中医医院出具的影像检查报告单也显示:右胸第2、3前肋不全骨折。

“从检查到住院,都是未成年的女儿在照顾我。”吴叶红说,一直到12月13日她选择报警,在警方干预下,孙一平才转了6000元医药费到女儿的卡上。

国企高管丈夫“变了个人”

吴叶红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她和丈夫孙一平是自由恋爱,于1999年结婚(2000年初登记),2002年生下女儿孙颖,两人结婚已有20年。如今,孙一平是湖南某国企法人代表。

一路走过20年的夫妻,为何会反目成仇?

“1999年底,我们办了酒席结婚,过年后补领的结婚证。”吴叶红说,尽管当时两人“一穷二白”,但孙一平工作勤恳,生活也算有滋有味,“但自从他调到单位管理岗位开始,就常年在灯红酒绿中寻求刺激,好像变了个人”。

“他看不惯我们母女省吃俭用,说我们‘一副穷酸样’‘土得掉渣’。”吴叶红说,考虑到女儿年纪尚小,她不希望家庭破裂,只得忍气吞声。

“几年前,有一个朋友告诉我,孙一平带了一个女人在岳麓山玩。当时我没太在意,以为只是普通朋友一起散步。”吴叶红说,直到2015年年初,一名网名为“兰兰”的用户忽然加了她的QQ好友,“她说她是孙一平的情人宋静(化名),并把她和孙一平的亲密照片发给我,要求我和孙一平离婚”。

吴叶红说,考虑到女儿身体不好,她一直坚持忍让,希望丈夫能够回归家庭,“但是他俩还是保持不正当关系,并以夫妻自居”。

12月24日,记者向孙一平求证他与吴叶红的婚姻感情状况时,他表示,他和吴叶红结婚至今,一直冲突不断,“结婚、生孩子都非我所愿”。但当记者问起,既然觉得两人不合适为何仍然选择结婚生女、甚至20年不离婚时,孙一平表示,是吴叶红一直威胁着她,“一提离婚她就寻死觅活”。

面对“挑衅”,三方各执一词

本以为睁只眼闭只眼就能过去,但吴叶红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点燃家庭矛盾的重要原因还是因为丈夫和情人的不断挑衅,“她让丈夫对我狠点,逼我离婚”。

吴叶红说,10月25日至11月2日,孙一平带着宋静在云南旅游,“他们租了一辆红色跑车在云南浪漫,还故意发照片给我女儿刺激她”。

吴叶红则向记者出示了一段视频——视频中,一名男子和一名女子同时从黄花机场到达层走出,并乘同一辆车离开。吴叶红表示,视频系她的一名朋友在机场所摄,视频中的男子和女子,正是孙一平和宋静。

但宋静告诉记者,去云南旅游并非只有她和孙一平两人,还有几名彼此熟识的朋友。记者请她提供同行者名单,她又以涉及隐私为由拒绝。

在吴叶红看来,云南之行后,她和孙一平以及宋静的矛盾迅速激化。“宋静更加肆无忌惮,11月18日至19日,她在24小时之内连续发送60多条短信对我及我的女儿进行谩骂、威胁、恐吓,甚至扬言要到我读职高的女儿实习的单位和我的单位去闹。”吴叶红向记者出示了相关短信记录,显示11月18日、19日和26日、27日,以及12月2日、16日,她与宋静有多次短信沟通,内容为相互攻击辱骂的对话。

记者注意到,与吴叶红对话的手机号码,和记者此前拨通的宋静的手机号码一致。

12月23日,宋静委托代理律师联系上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律师称,宋静与吴叶红的短信来往记录属实,但她与孙一平只是普通朋友,并非情人关系。此外,吴叶红在微信朋友圈散布宋静的肖像、电话号码等隐私信息,并造谣称“宋静为孙一平生了孩子,还帮他想办法转移婚内财产”等,针对这些情况,宋静已委托其代理维权。

12月24日晚,孙一平在接受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与宋静确实是情人关系。但12月25日上午,孙一平又向记者否认了这一说法,并称,之前他承认与宋静为情人关系是谎言,目的是为了通过媒体把这一信息传递给吴红叶,让她对这段婚姻关系彻底死心,“从云南回来后,她在家里、车里安装了很多监听设备,还请了调查公司的人调查我,这种生活,我已经过不下去了”。

警方:此案是夫妻间的矛盾纠纷

12月13日,在长沙市中医医院办理住院手续的吴叶红被告知,被人打伤的情况属于他人故意伤害,医疗费用无法用医保报销,建议她报警处理。当晚,吴叶红向长沙市天心区书院路派出所报警,并于第二天做了笔录。

吴叶红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针对自己和女儿受到的暴力及威胁,她曾对派出所提出,希望公安机关能保护她们的人身安全,如出具家庭暴力告诫书等,但警方称“此案不属于家庭暴力”。

12月23日,记者向书院路派出所了解该案进展情况。该所一名李姓警官表示,该案不构成家庭暴力,而是夫妻间的矛盾纠纷。

李警官表示,“男方表示他跟女方一直感情不好,十多年来都分床睡,承认在外面有情人,想离婚而女方不同意。男方说,这次是女方先动的手,女方身上的伤,是在推搡过程中摔在地上摔伤所致,并非动手打的,而男方脸上也有被抓挠的痕迹。我们平常没有接到过女方关于家庭暴力的报警,这次她也是隔了三四天才去检查和报警。”

孙一平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表示,12月10日当天早上,他确实骂过女儿,也与紧急赶回家的妻子吴叶红发生了激烈冲突,“她冲上来就挠我,我实在没办法才还手,但也只是用手把她扑倒在地上。”但当记者问起吴叶红的两根肋骨为何骨折时,他又称,“是吴叶红先动手,身上的伤是她摔在地上所导致”。

对此说法,吴叶红并不认可,“他把我摁在地上殴打,女儿和婆婆都亲眼所见。受伤的是我前胸第二根和第三根肋骨,怎么可能是摔伤的呢?”

律师:并非“双方都动手”就不是家暴

“有些人提到只要双方都有动手就不是家庭暴力,这个观点过于片面与狭隘。”湖南省妇联妇女儿童法律援助中心律师万薇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家庭暴力的核心是控制,源于力量的不对等。当事人双方均有受伤情况下,应根据双方施暴动机、受伤部位、受伤程度、体力对比来判断其行为是一方攻击另一方抵抗的家庭暴力,还是双方互殴的普通暴力行为。从双方提供的伤情照片及医院病历记载,吴叶红身体右侧第2、3前肋骨骨折,属攻击伤,而孙一平系被抓伤,符合抵抗伤特征。再对比双方身体和力量,孙一平可能涉嫌对吴叶红实施了暴力殴打行为。

万薇说,家庭暴力告诫书针对的是情节轻微、依法可以不予治安管理处罚的家庭暴力加害人,结合吴叶红目前前肋骨骨折的情况,如果经伤情鉴定人体受伤程度达到轻伤以上的话,那么孙一平的行为可能涉嫌构成故意伤害罪,应当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对于家暴受害人而言,派出所是非常重要的支持力量,但在实际处理过程中,派出所往往没有发挥出法律所赋予的全部职能。”万薇说,她目前跟踪服务的另一起离婚后家暴案件当中,民警也是以“受害人没有找到证人作证”为由不予立案处理。因此,她很希望能有更多民警能够站到家暴受害人前面,成为他们的保护伞,真正终止家庭暴力。

对此,长沙市妇联权益部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将密切关注此事,如果该女性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妇联将为她合法维权提供相关支持和帮助。

  特别报道 家庭纠纷 家庭暴力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