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女教师为男友负债110万元:趁我睡着偷拿我手机贷款,如今玩失踪……

2019-06-05 阅读数 377727

特别报道 诈骗 贷款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欧阳婷

一张“男友”亲笔签下的欠条、一段没有正式告别就已结束的恋情……过去一年,对27岁的常德女教师张丽莎来说,显得特别煎熬。自2017年11月频繁接到借贷公司的催款电话起,她平静的生活就被打破——男友“跑”了,爱情没了,剩下的只有一笔“从天而降”的百万债务。

是谁借的钱?

近日,张丽莎带着一张欠条和一叠资料找到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她希望借助媒体的力量来找到“消失”的“男友”,一方面为她澄清这笔欠债,另一方面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张丽莎到底经历了什么?多次报警的她为何依旧进退两难?我们接着往下看!

“趁我睡着,他偷拿我的手机贷款”

2017年11月,一条催款信息打破了张丽莎平静的生活——信息写道:“本月最低还款3000元。”

张丽莎是常德人,在长沙一所小学当教师,平日花钱不多,工资也足够生活,可什么时候多了一笔网络贷款呢?

张丽莎立马想到了男友刘迅。

2017年初,张丽莎在长沙市天心区买了一套房,几乎花光了多年的积蓄,就在她打算开始兼职,好存房子装修的款项时,“一直在朋友圈中默默关注着她”的刘迅主动在微信上找她聊天。

“他比我大两岁,是岳阳汨罗人。”聊天中,张丽莎了解到,刘迅有自己的家装团队,“类似小包工头”,自称“有车有房”,“他每天都给我发信息,请我吃饭,后来就说要追我。”

在刘迅的强烈邀请下,张丽莎答应出来见一面,可没想到,第一次见面两人就发生了关系。

“我不看重你的钱财,我自己有。”张丽莎回忆,当时刘迅向她坦诚了经济状况,希望她放松戒备,好好恋爱。

家里催婚、大龄孤独,突然出现了一个男朋友,让张丽莎瞬间感觉到幸福,之后很快投入到这段感情里。

确定关系的第三天,刘迅以资金周转为由向张丽莎借30000元。

由于存款大部分都买了房,张丽莎的支付宝里只剩下10000元,便全部转给了刘迅。张丽莎说,“他并不满足,又让我在微信红包里转给他6000元。后来趁我午睡,他拿着我的手机通过支付宝转出22000元。”

这笔钱哪儿来的?张丽莎说,后来她查账才知道,这是刘迅用她的支付宝开通“蚂蚁借呗”后贷款而来。

特别报道 诈骗 贷款

“从天而降”的催款信息

每次在一起,刘迅都喜欢“借”张丽莎的手机玩——最初,张丽莎并不知道原因,直到2017年11月,张丽莎突然收到一条催款信息,谜底才慢慢揭晓。

“我没借钱,但借贷公司却催我还一笔3000元的分期贷款。”张丽莎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她立马想到男友总是会使用她手机的习惯。

发信息给刘迅询问借款的事,结果对方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回了一句:“你别管,我来处理。”

接下来的日子,张丽莎就在信贷公司的催款电话中度过——信息越来越多,甚至还不停接到恐吓电话。

到底欠了多少钱?张丽莎查看手机历史记录却找不到借贷账单。无奈之下,她请人通过技术手段恢复了近2个月手机删除的软件与信息。

“原来他根本不是玩我的手机,而是每次都用我的信息贷款。”张丽莎说,仔细查看后,她发现自己的手机下载过20多个网络贷款软件。张丽莎尝试着用自己的电话号码登录,发现这些APP里不仅有自己的身份信息、工作信息以及父母联系方式,还分别绑定了多张自己名下的银行卡。

在张丽莎的逼问下,刘迅终于说出实情——“他用我的真实信息在APP上借了钱,然后转到自己的银行卡里,再将我手机里的APP和相关借贷信息全部删掉。”张丽莎说。

“我是奔着跟他结婚去的,不想因为借钱的事伤了感情。”张丽莎说,当时刘迅向她保证“会处理好借钱的事”,且每月还贷数额尚能承受,她就没有再当回事。

但事情的发展超出了张丽莎的预期。

“2017年12月,他急需用钱,让我用银行卡开通一项10万元的借贷业务。”张丽莎说,没多久,刘迅还给她办了一张信用卡,“卡一直在他手上。后来,他拿我的房产合同作抵押,以共同创业为名,又从一个专门借高利贷的朋友那里借了14万元”。

特别报道 诈骗 贷款

男友已有家室,她却负债百万

时间一天天过去,欠款一天天累积。

面对越来越多的债务,刘迅和张丽莎早已承担不起。张丽莎说,自2018年1月起,每月近万元的还款都是她自己承担,与男友的感情也越来越淡。

2018年4月21日,对张丽莎来说,是个非常糟糕的日子。

“一个朋友偷偷告诉我,其实刘迅早已结婚生子。”张丽莎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当时,朋友发来了一张刘迅与妻子以及3岁女儿的合影,劝她赶紧分手。

多方打听下,张丽莎找到了刘迅妻子李红的联系方式,拨通过去才得知,对方并不知道丈夫在外面的这些事。

张丽莎心如死灰,当日就在朋友的带领下,到开福区芙蓉北路派出所报案,“派出所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刘迅的行为完全构成盗窃,但由于我的居住地不属于他们的辖区,所以报案没有成功”。整理好了相关的证据和资料后,张丽莎在长沙市岳麓区西湖公园派出所成功报案。

骗婚还是骗财?张丽莎说,考虑到自己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负债”,她希望不仅能够追回这笔欠债,“刘迅也一定要受到法律的惩罚”。于是,8月11日,办案民警将刘迅召唤到派出所。

“他说他在网贷平台上贷款只有50万元。”张丽莎说,可除了50万元的本金,高额的利息、信用卡里20多万元欠款以及已经还款的30万元等近110万元都应该算在刘迅账上。

经民警多次调解,刘迅最终只签下了一张50万元的欠条。然而,谁都没想到,这张本该保障张丽莎合法权益的欠条,反倒成了她维权道路上的绊脚石。

“自从打了欠条,他就像消失了一样!”张丽莎告诉记者,刘迅的电话关机了,微信也把她拉黑了,怎么也联系不上。而她再去求助派出所,民警则告知“有欠条就去法院起诉”,“人都找不到,起诉有什么用呢?”

半年过去了,2019年2月,张丽莎咨询了一位从事法律工作的朋友,向他讲述了欠条的事情,“他告诉我,没写欠条前,还可以追究刘迅的刑事责任,可是有了欠条后,就变成了普通的借贷纠纷,只能追究他的民事责任了”。

“最差的情况,大不了把我的房子给抵押了。”如今,面对着越来越多的欠款,张丽莎的眼泪一直流个不停,“因为贷款的事情,我已经换了住所和工作,现在完全依靠父母帮忙生活”。

(为保护隐私,文中当事人皆为化名)

律师说法

可考虑立案侦查,恋爱也要护好“钱包”

5月31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联系上长沙市岳麓区西湖公园派出所负责张丽莎案件的民警潘鹏程。他告诉记者,张丽莎的案子确有立案,但目前详细情况不便透露。

那么,像张丽莎这种情况,到底该追究刘迅怎样的责任呢?

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健表示,依据《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在本事件中,如果刘迅确实存在直接侵害张丽莎的财产权益的主观目的,并且采取感情欺诈手段,则涉嫌诈骗犯罪,公安部门应当考虑予以立案侦查。

“类似的情况并不少见。”李健表示,因为案件涉及到感情,第一很难判断案件是否在情侣间感情良好的情况下发生;第二,案件的侦查很难针对“恶意的主观目的”而取证,所以大部分的案件都做民事案件处理。他提醒,女性在婚恋过程中还得加强自我保护,不要轻易做出重大金融行为,比如借贷、担保、合作等;同时,也要加强对自己财产的保护和管理,否则极其容易因情感因素降低理智判断,最终导致权益受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