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女性新闻 >  正文

扶贫干部日记:村民夸我“好干部” 妈妈骂我“不孝女”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9-01-23 14:36:39 0人参与
快过年了,邵阳市新邵县龙溪铺镇新禾村和大湾村的扶贫工作队队长孙胜兰仍忙个不停。扶贫将满一年,孙胜兰成了村民交口称赞的对象,但在自己家里,她却被母亲N次说成“不孝女”。……

扶贫干部 乡村相见 乡村振兴

孙胜兰在走访村民家的路上。

文:孙胜兰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欧阳婷 供图:受访者

“他家拉水管,都占到我家的田了,那我不干!”新禾村两户人家闹起了矛盾,嚷嚷着要领导给解决问题;

1月下旬,村里还要举行一场文艺汇演,让全村老少都热闹一番,同时要表彰优秀村民、进行公德教育。对了,还要捐小课桌给学校……

快过年了,邵阳市新邵县龙溪铺镇新禾村和大湾村的扶贫工作队队长孙胜兰仍忙个不停。扶贫将满一年,孙胜兰成了村民交口称赞的对象,但在自己家里,她却被母亲N次说成“不孝女”。在孙胜兰的日记里,她有点小自豪地讲述了自己下乡扶贫的这一年,有点小委屈的吐槽了因为父亲的六十大寿而被妈妈咆哮的“遭遇”——美丽乡村、幸福生活,需要大家的努力奋斗,也需要太多人的无悔付出。

“先斩后奏”去扶贫,妈妈骂她“不孝女”

“爸,今年单位安排我担任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趁着老妈在厨房张罗晚饭,我小声跟爸爸说。

“你怎么会接下这个工作呢?扶贫可不是轻松的活。那可是得吃住在村里,责任重、压力大呢!”可能是过于惊讶,爸爸的音量没能如我所愿的低,成功地引起了妈妈的注意。

“什么?你要去扶贫?”老妈拎着菜刀就走出厨房,“你去扶贫,哪个帮你带崽?我跟你爸都有心脏病、糖尿病,我们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你不管我们两个老的,总得管小的吧?反正我是不会帮你带崽的!”老妈不知道是不是还在更年期,脾气火爆得很,有时一点芝麻大的事都能将她的情绪激发到极致。

“不许去!”老妈“砰”的一声把菜刀拍在桌上,成功打断了我的话,也成功阻断了我向爸爸递去的求救眼神,然而更成功的激起了我这个“80后”独生女的臭脾气。

“我已经决定了,而且明天就要下村了,这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咽下所有请求谅解的话,我倔强地丢下这么一句,就躲进了自己房间,没管妈妈在客厅里的咆哮:“你这个不孝女!”

(孙胜兰日记节选)

“他们是怕我吃不了苦,心疼我。”1月14日,孙胜兰在和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策起这段“惊心动魄”的经历时,距离她当初义无反顾前往邵阳市新邵县大湾村和新禾村扶贫已经快满一年。

这一年的工作非常充实,但孙胜兰心中始终有遗憾,“因为忙于村里的工作,我没有按计划给我爸办一个热闹的六十大寿”。

今年34岁的孙胜兰此前在新邵县道路运输管理所担任工会主席。2018年年初,孙胜兰的所在单位要派出一名同志担任驻村扶贫队队长,而根据县里的要求,她是极少数符合条件的人之一。而在确定是由自己去扶贫后,孙胜兰默默地估算了一下父母同意的几率,得出了结论——几乎为零。

“我是独生女,父母身体都不好;我又是个单亲妈妈,我去扶贫,照顾女儿的任务就全落在父母身上了。”孙胜兰不是不知道此间的难处,思来想去都没找到能说服父母的理由,这一拖就拖到了出发的前一天。

没办法,孙胜兰本打算先和相对温和的父亲孙美程“通气”,没成想,父亲一嗓子就把“脾气急、爱发火”的母亲刘鲜英给引来了,也就有了孙胜兰日记里被母亲骂“不孝女”的一幕。

2018年3月11日,没来得及和母亲好好解释,孙胜兰整理了几件衣服,便奔赴新邵县龙溪铺镇新禾村和大湾村——她期待母亲能慢慢接受自己下村扶贫的事实,可谁知道这只是开始。

扶贫干部 乡村相见 乡村振兴

因为工作繁忙,这是孙胜兰和爸爸为数不多的合影之一。

“动用关系”助脱贫,村民赞她“好干部”

“山高路险,坡陡弯急。”第一天开展扶贫工作,“个性十足”的山路就给了孙胜兰一个下马威。新禾村和大湾村都位于新邵县下原山区,平均海拔在700米以上。新禾村有299户,其中80户为建档立卡贫困户,而大湾村262户中有52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很多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剩下了老人和孩子。两个村虽然在2017年底完成了水电路等基础工程建设,但还有许多细节需要进一步完善。

在深入走访、摸清情况后,孙胜兰便带领扶贫队的队员开始工作。“我们修建了村活动中心,让老百姓喝上了干净卫生的饮用水,还修缮了道路,进行了农网改造。”孙胜兰还不忘招商引资,卯起劲为村里的山泉水鱼和土鸭吆喝,还跑去贵州、广东等地考察特色农产品。

“从村子的产业发展到村民的衣食住行,我们都要负责。”让村子富起来,孙胜兰获得了村民的“点赞”,同时她也没有落下那些有困难的家庭。

“之前走访过的邓益平一家,让我印象十分深刻。”孙胜兰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邓益平是新禾村的已脱贫户,家里建起了漂亮的小洋房。但好景不长,邓益平被查出罹患癌症,他的妻子身体本就不好,儿子又高考失利,如今家中唯一的劳动力倒下了,眼看家庭就要再次陷入困境,孙胜兰决定帮他们一把。

“该怎么办?怎样才能帮助到这个家庭?”我与村干部、工作队员反复讨论,却在这时接到了妈妈的来电,并不出意料地听到了电话那头老妈的咆哮。自我下村工作以来,她因为身体原因、家庭琐事,还有我女儿的教育时不时找我抱怨。“你有这么忙吗?接电话的时间都没有?”眼见又是一番“暴风骤雨”,我果断将电话放置到安全距离,“我告诉你,下周五是你爸爸六十岁生日,他做过心脏搭桥手术,身体一直不好,六十大寿一定要热闹点……”

对了!邓益平的儿子如今一心外出务工,我可以将他介绍到我大学同学的物流公司就业。同学常跟我说想物色栽培一个分公司经理,要找一个机灵刻苦的小伙子,由他这个总经理亲自指导,半年后就可任职。邓益平的儿子完全符合条件!这样不仅能保障他家的收入,还能给年轻人一个可期待的未来,我得马上去沟通落实这个事情。

“妈,我知道了!我哪年不记得我爸爸跟你的生日啊,你就别啰嗦了。我现在还有事,晚点给你回电话。”

“你这个不孝女,你爸可是六十大寿,到底怎么安排啊?”

好不容易想到一个可行的办法,我急不可耐地挂断妈妈的电话,马上与那位经营物流公司的同学联系,在得到肯定答复后,我又飞奔至邓益平家,完全将给妈妈回电话的事抛之脑后……

2018年4月底,邓益平的儿子顺利在物流公司工作,这个家庭又慢慢回到正轨啦!

(孙胜兰日记节选)

盼这份“不孝”能让家人“不怨”村民“不苦”

“你爸把预定的酒席全退了,你是不是真的要这么不孝!”接到妈妈这个电话的时候,我正在所负责的另一个贫困村——龙溪铺镇大湾村开村民代表大会。大湾村地处高寒山区,自然环境恶劣,因为移民资金、村组道路、安全饮水等问题一直存在矛盾,群众满意度不高。我多次组织召开村委、工作队会议商议解决办法,都收效甚微。这次,我干脆将镇领导、党员组长、意见户、信访户全部请到会场,将所有问题一次性暴露出来,准备进行一场“大手术”……

“崽啊!爸爸不是对你有想法才退的酒席,我也当过多年的乡镇干部,能理解你。何况你爸是这么多年的老党员,不能违反党规党纪,要响应党的号召,大事简办、小事不办。今天是周末,爸爸等你回来吃个晚饭就行了。”爸爸抢过电话,如是对我说。

“爸,祝您生日快乐!等我把这个会开完,一定回来陪您吃饭。我很忙,不多说了!”挂断电话,我继续投入到工作中。

等我终于踏上回家之路,已是夜色深浓;点开妈妈的微信留言时,我离家还有50公里。“你还记不记得你爸爸做完心脏手术后,医生是怎么跟你说的?心脏搭桥手术后十年的存活率只有百分之三十。你爸爸已经术后六年了,他还有没有七十大寿可以过?难说啊!你这个不孝女!”妈妈的声音愤怒又悲怆。这些话,是我跟妈妈想起就心如刀绞、谁都不忍讲出口的“秘密”。

山中人家稀散的灯光混着泪水瞬间模糊了我的视线,我不由责备自己:你真是一个不孝女啊!

(孙胜兰日记节选)

2018年4月20日,是孙胜兰父亲的六十岁生日,而她正忙着给大湾村的村民开村民大会。

关于如何庆祝父亲的生日,孙胜兰的妈妈曾经很多次打电话、发微信想和她商量,但忙得停不下来的孙胜兰基本都是三言两语打发了。

“我妈预订了10桌酒席,原本想请亲戚们一起聚聚。”孙胜兰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因为自己没法出席导致寿宴取消,一些亲戚对此颇为不满,“他们觉得我是独生女,更应该热热闹闹给我爸办一个寿宴,而不是这样冷冷清清。”

满怀愧疚,孙胜兰只能朝前看,寻思着今年有没有时间“帮爸爸补办一个”。

而面对老是指责自己的母亲,孙胜兰更多的是心疼。“我爸身体不好,我妈既要照顾他,还要照顾我的孩子,只有我能听她说说烦心事。”抱怨归抱怨,母亲刘鲜英还是用实际行动支持着女儿的工作,甚至有一次告诉孙胜兰,“你安心工作,我也会全力以赴”。

“我的母亲是一位觉悟很高的党员,她爱我们。”孙胜兰其实十分感激嘴硬心软的母亲。

在大家的努力下,如今新禾村和大湾村的情况都在慢慢变好,特色农业观光采摘项目也已启动。“有不少村里的年轻人表示想要回来,就在家门口工作。”孙胜兰想着,新的一年再多努把力,让更多人能够不用背井离乡,而是温暖团圆。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