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女性新闻 >  正文

从童年起笔 “湖南媳妇”朱迅回湘与粉丝回望拼搏的青春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8-05-22 17:21:30 0人参与
《阿迅》是一本随笔集,历时两年写完,朱迅从自己叫“三儿”的童年起笔,以人生不同阶段的称呼回望自己的来路。不同的名字有不同的记忆,每一段记忆都那么难以忘怀。……

凤网悦读 悦读 朱迅 随笔集 《阿讯》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刘艳

“三儿”“朱大胆儿”“小小”“阿迅”“朱先生”“丫头”“王的女人”……说起这些小名你们肯定不知道是谁,但说起朱迅,你们肯定都认识。“我人生的每个阶段,认识不同的人,就会有新的名字。”5月18日,朱迅带着新书《阿迅》来长沙弘道书店宣传时,聊起了自己的小名。这本新作的名字就是其中一个名字“阿迅”,而书的所有章节小标题,也全是用的这些小名或昵称。朱迅说:“我觉得受宠的孩子名字多,因为别人喜欢你,才会乐意给你取名字。”

《阿迅》是一本随笔集,历时两年写完,朱迅从自己叫“三儿”的童年起笔,以人生不同阶段的称呼回望自己的来路。不同的名字有不同的记忆,每一段记忆都那么难以忘怀。

这本书写到工作的部分很少很少,大部分是写生活写亲人。她说,舞台上她是“朱迅”,而生活中,她往往是“阿迅”。

人物>>

“阿迅”:是自己与自己对话

“有一次我姐姐在街上叫我‘三儿三儿’,好多人回头看谁是‘三’。其实这是我小名,我在家排行第三,现在还叫我‘三儿’的人,都是我的亲人,是很宠我的人。”从自己的小名开始,朱迅畅谈自己的新书。

除了书中列举的外,她还有不少其他小名,比如因总是救场而得的“接盘侠”,因一天最多居然录17档节目而得的“朱十七”等。

从这些小名中,朱迅又挑了“阿迅”作为书名。朱迅说,相对于其他人写传记类书籍,她的写法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她是自己与自己对话,自己对自己采访。“有时深夜写稿子,我就会对‘阿迅’提问,‘阿迅,你还记得那时候吗’,会和她一起回忆过去的事情。”通过“阿迅”,朱迅回望过去三十年的自己,写到情深处,眼泪会不自觉地流下来。“写父亲和姥姥时,真的很扎心,写完后我哇哇大哭。”

为什么要让“阿迅”重新被大家认识呢?朱迅说,她这本书最初是想用自己的经历鼓励留学生。她15岁起成为童星,17岁赴日边打工边读书,经历了很多生活苦楚,但她最终都挺过来了。

“去年,回大学参加校庆,与同窗时隔十八年再聚,多人提到:‘现在中国留日学生约10万,在日华人70万,自杀率、犯罪率、抑郁症的发病率比我们在校时要高太多了。我们那时那么苦,现在条件这么好,孩子们怎么了?’……我把自己出国回国的心路历程和盘托出,希望能陪伴这些留日学生,给他们鼓励。”

但写着写着,朱迅发现,“阿迅”经历过的事情,不止是对留学生有经验性的建议,对别人也能有用。“一个中学生,一个留学生,一个公司职员,一个妻子一个母亲,都能在这本书里看到自己的影子。”

凤网悦读 悦读 朱迅 随笔集 《阿讯》

“王太太”:也是“世上最好的儿媳”

当被问到最喜欢哪个名字时,朱迅笑着回答最喜欢“王太太”,因为“王太太”会跟随她一生。同时,朱迅也很为“湖南媳妇”这个身份而骄傲。在书中,朱迅写了自己与丈夫王志一路相持的故事,他们因她父亲的病而彼此依靠,在谣言四起时相互信任,到现在已经携手走进了“水晶婚”(十五年)。

嫁给王志前,朱迅去了他的湖南衡阳老家,看到只有三面墙的房子,朱迅自问:“是什么样的力量让这个湖南伢子从这间房里走出湖南、走进北京、走进中央台,走进了自己的梦想?”朱迅认为,她从北京到东京的拼搏之路,都没有王志从老家到北京那么难。“跟着这样的男人,心里踏实,因为没有什么他挡不住的风雨,扛不起的担当!我母亲说过,‘要永久牌的姑爷,不要飞歌牌的女婿’。”

嫁给一个湖南伢子,朱迅不太会说湖南话,但很能吃湖南菜,比一般人都能吃辣,朱迅笑称这是因为“湖南美食‘侵蚀’性很强”。“我婚后就和公婆一起住,婆婆是家里的厨房主管,婆婆的湘菜做得非常好,现在我一想到拆骨肉炒辣椒就觉得饿。”和公婆相处的点滴,朱迅在书中也写了不少。

朱迅父亲离世后,她情绪郁结哀伤,而丈夫王志又不得不出差,只剩下婆婆每天每晚陪伴她,用自己的各种经历来开释她。而朱迅对公婆也十分孝顺。公公脑梗偏瘫时,发病后无法控制大小便,刚送进急救室,尿就飙出来。朱迅急着去接,溅了一脸,顾不上擦,忙着帮公公收拾污渍。婆婆看不过:“这些事怎么能让你来做?”朱迅也涨红了脸,不过想起自己毕竟是媳妇,孝顺老人是应该的,就对婆婆说:“您就当我是护士。”

所以,婆媳俩关系非常好,相处十几年亲如母女。她称婆婆是开释她的“活菩萨”,而婆婆在央视直播节目中,称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儿媳”。

凤网悦读 悦读 朱迅 随笔集 《阿讯》

书摘>>

打磨两年,《阿迅》这本书由最开始王志所说的“一锅乱炖”熬成了“佛跳墙”,朱迅说,从最开始的40万字,删减到现在的29万字,她自己还是很满意的。书中不乏有趣的故事和直击心灵的文字。但朱迅说,这本书审稿和最终定搞的不是出版社也不是她,而是她儿子王法。所以,一起来看看她笔下的儿子是怎样一个小男孩吧。

王法三岁,看着妈妈痴情地说:“我长大了也不离开你,爱你就爱一百年。”

明知是洗发水广告,我听着幸福,更得意的是以后有女人要受苦了。

王法八岁,我抱怨文案难写,他在一旁不屑:

“你做不到的是懒,做不成的是笨。”

王法九岁,我问他:“如果困难像堵墙,高高地挡在你面前,你是翻过去还是突破它?”

“不!”王法捏着小拳头:“我顺着墙根绕过去!”

王法十二岁,要跟我玩真心话大冒险。

王法赢了,发问:“你和我爸结婚前,有过男朋友吗?”

我大笑,不答。

“我爸有过。”

我僵在原地。

王法见我炉火中烧,柔声安慰:“如若相爱,便携手到老;如若错过,便护她安好。”

我惊,他开始偷看村上的小说了……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