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女性新闻 >  正文

不止是打人!这些“小动作”都算家暴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8-05-16 15:36:04 0人参与
不久前,浙江省杭州市妇联发布的一份《杭州市反家庭暴力工作调研报告》显示,妻子每月只给丈夫500元生活费,也属于家庭暴力。对于这样的说法,咱湖南的专家怎么看?……

女性与法 家庭暴力

图片来源:全景网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章清清

说起家庭暴力,不少人还停留在电视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里男主角对女主角的殴打情节中。在众多涉及身体伤害的家暴案例中,女性往往是受害者。随着近年来反对家庭暴力的呼声越来越高,《反家庭暴力法》的出台……家庭成员间对身体实施暴力的现象逐渐减少。

可是,除了殴打辱骂,你知道家庭暴力还包括哪些吗?不久前,浙江省杭州市妇联发布的一份《杭州市反家庭暴力工作调研报告》引发热议——报告显示,妻子每月只给丈夫500元生活费,也属于家庭暴力。

对于这样的说法,咱湖南的专家怎么看?5月13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走访了长沙市多家反家暴机构,用小故事告诉你,还有哪些行为也叫家暴……

关键词:脾气不好

丈夫情绪反复无常?涉嫌家暴

“结婚前,丈夫除了脾气暴躁了点,其他都好;结婚后,他一言不合就生闷气,然后试图控制妻子。”5月13日,长沙市天心区反家暴基地负责人、婚姻家庭调解专家邹美红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分享了一例涉嫌家庭暴力的案件——没有殴打辱骂,但妻子控诉丈夫性格古怪要求离婚。

邹美红说,这对夫妻恋爱一年就结婚了,对彼此的了解并不充分。结婚后,丈夫的缺点逐渐暴露,比如性格喜怒无常——他给妻子打电话,铃声超过3声对方没接听,或是微信超过5分钟没回,亦或是生活中让自己多等了几分钟,丈夫就会生气。他还偷偷查看妻子的通话记录与聊天信息,甚至设置各种家庭条例,禁止妻子外出交友。

为此,夫妻俩隔三差五就要吵架。丈夫脾气不好,会对妻子吼叫,但每次事后都会送花、下跪、哭着道歉,甚至不惜写下一封又一封的“保证书”。持续两年的婚姻里,丈夫与妻子似乎是“相依为命”,他们没有外出交友,只是吵架吵到疲惫不堪。

最后,妻子受不了了。“她上网看到精神家暴的一些信息,怀疑自己被家暴了,所以找到我们,希望得到答案。”邹美红说,“我让他们夫妻各自填写了一份心理测试表,后来发现丈夫存在严重的抑郁倾向,涉嫌对妻子进行精神暴力”。

“精神暴力往往是很难被当事人发现的。”邹美红告诉记者,如今,遭受“冷言冷语”的家暴案例十分常见。面对这样的当事人,她会根据“家庭暴力案件危险性评估表”来判断对方受威胁性恐吓或者其他暴力行径等的危险程度,来评估是否为她申请“人身保护令”。

关键词:工资我管

退休金全归妻子?涉嫌家暴

“除了言语威胁,最易被忽视的家暴行为应该是经济控制。”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陈宁远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讲述了一个因经济控制导致对方患抑郁症的涉嫌家庭暴力的心理治疗案例。

李大爷今年82岁,因为突患抑郁症被女儿送到湖南省脑科医院接受心理治疗。至于李大爷抑郁的原因,竟是每个月3500元的退休工资被老伴“没收”了3000元。

原来,李大爷兄弟姐妹多,家境都不好。考虑到自己是家中老大,退休后工资还比较充裕的他总是偷偷接济兄妹。对此,老伴很不理解,索性定下“家规”,要求他将退休工资上缴,每个月只留500元零花钱。

为此,老两口经常吵架。有一次,老伴气到住院,态度坚决地告诉李大爷:“你的退休金归我管,不行我就搬出去住,不过了。”李大爷感到很无奈,考虑到这么大年龄离婚对子女影响不好,只得忍耐。压抑久了,李大爷抑郁了。

陈宁远说,通过经济控制给对方的精神造成侵害,同样构成家暴。我国《反家庭暴力法》从行为扩展到心灵层面,体现了人们心理需求的提高和社会的进步。她说:“夫妻之间在经济管控方面的冲突,是影响夫妻感情的重要因素之一。现在有一些观念,认为好男人就应该把工资全部交给妻子,男人有私房钱就会被取笑。但男性的收入全部被妻子所控制,手头常年紧张,这会让他们在人际交往中觉得丢面子,万般委屈,甚至产生心理问题。”

陈宁远表示:“解决办法除了法律层面的制约外,彼此的沟通与信任非常重要。可以按照当地的经济条件和丈夫的基本需要来划定每月的基本费用,同时也应因每月特殊的支出有灵活的变动。”

关键词:性冷淡

丈夫经常“没兴趣”?涉嫌家暴

最近半年,家住长沙县星沙的罗女士很痛苦,结婚七年的丈夫对她的态度越来越冷淡,常常十天半月不说一句话。其实刚结婚时两人很相爱,身边人也认为他们很相配。

可是,生完孩子一两年后,丈夫对罗女士的感情就有了180度的大转弯。下班后,丈夫宁可在办公室加班,回到家也总是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罗女士无数次试图跟丈夫沟通,可丈夫往往以“很累”、“不想说话”等作为理由,与她分房睡。

2年时间里,罗女士与丈夫的夫妻生活不超过5次。也正因如此,丈夫的态度更加冷漠。直至今年3月,罗女士向丈夫提出离婚,丈夫却拒绝了,“他认为我们并没有问题,只是工作压力太大而已,过了这段时间就会好”。

离不了婚,又享受不到婚姻生活,罗女士很无助,便来到长沙金州律师事务所,请求律师帮助离婚。

“这是典型的家庭冷暴力离婚案。”长沙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卓凡告诉记者,尽管《反家庭暴力法》第二条明确增加了“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将精神冷暴力纳入了家庭暴力保护的范畴,但实际取证却很难。如果到法院以遭受“冷暴力”为由提出离婚,将会遇到举证困难等难题。

吴卓凡说,希望司法部门能尽快出台相关的法律解释,尽可能详细、具体列举精神暴力的表现形式及其达到违法犯罪的客观标准,以便执法、司法部门在处理此类案件时有所遵循,这样既方便维护精神家暴受害方的权益,在法律诉讼中也能据此为当事方争取到更多的经济利益。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标签: 女性与法 家庭暴力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